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殺死托洛茨基的人獲得蘇聯英雄稱號

托洛茨基,一個快被人們淡忘的名字。然而,上世紀初,這個名字響遍全球,他的畫像曾經和列寧的畫像並列懸掛在蘇聯的各大會場。

提到俄國十月革命,人們立刻會想到列寧。其實,這段歷史的有些章節被刻意掩蓋了,實際情況是,當列寧還在瑞士沒有回國的時候,托洛茨基充當了十月革命的策劃者和總指揮。斯大林曾在文章中寫道:“起義的一切實際組織工作是在彼得格勒蘇維埃主席托洛茨基同志直接指揮之下完成的。我們可以確切地說,衛戍部隊之所以迅速站在蘇維埃方面來,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工作之所以搞得這樣好,黨認為這首先要歸功於托洛茨基同志。”斯大林的忠實追隨者雅克·沙杜爾也記述到:“托洛茨基在十月起義中居支配地位,是起義的鋼鐵靈魂。”然而,幾年後,托洛茨基成了斯大林的“敵人”,這些話就都從文章中刪掉了。

托洛茨基是位理論家,一生撰寫了幾百萬字的理論著作。同時也是一位卓越的軍事家,他組建了蘇聯紅軍,並親臨前線指揮,被稱為紅軍之父、紅色拿破崙。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沒有托洛茨基,能否有十月革命甚至蘇聯,都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沒有人懷疑他將是列寧的接班人。——只有一個人除外,這個人在列寧卧床不起的時候,已經通過矇騙、高壓、殘暴等手段攫取了蘇共中央總書記的職務,因此在列寧死後,順理成章地接過了列寧的權柄。這個人就是斯大林。

托洛茨基的威望太高,中國有句老話叫功高蓋主。雖然斯大林已經大權在握,但是托洛茨基這個人們心目中的“列寧的接班人”的存在,依然讓他感受到一種威脅。他不能容忍這種威脅。

於是,1926年,斯大林編織了一頂“反列寧主義”的帽子扣在“列寧的接班人”的頭上,將托洛茨基踢出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而將所有跟托洛茨基有瓜葛的人通通以“托派”的罪名予以殘酷鎮壓。

以往乃至以後,斯大林在清除對手的時候,人們生怕惹上干係,洗刷自己都猶恐不及,唯有在清除托洛茨基的時候,出現了令斯大林心驚的一幕:全國各地爆發了大規模的捍衛托洛茨基的遊行示威。這使斯大林越發感覺到,托洛茨基就像是按放在自己身邊的一顆炸彈,如果不徹底清除,不定什麼時候會炸掉自己的寶座。不過,顧忌於托洛茨基的威望,斯大林沒敢像對待其他人那樣直接消滅肉身,而是徐徐圖之,從剝奪一切職務、再到開除黨籍、最後於1928年流放到哈薩克的阿拉木圖。

托洛茨基的妻子記述了他們被流放時的情景:“1928年1月16日從清晨起來就包裝東西……他被‘自己人’掃地出門,處境十分狼狽。本來這一天,我們夫婦將被強行押解走,但是在車站,發生了支持托洛茨基的騷亂和示威,人們一邊等待,一邊高呼:‘托洛茨基萬歲!’……在指定給我們乘坐的車廂旁邊人如潮湧。年輕的朋友們在車廂頂上豎起一幅列·達(托洛茨基姓名簡稱)的巨幅肖像,人們對著他激動地高呼‘烏拉’。列車動了一下,又動了一下,開始向前方行駛,突然又停了下來。示威的人們跑到火車頭前,有的人抓住了車廂,攔住了火車……示威者與警察和格別烏(即後來的克格勃)發生衝突,雙方都有損失。這天,托洛茨基沒有走成,行李被從車站運回,通知兩天後出發。可是第二天清早,托洛茨基的房間里擠滿了穿制服和便服的格別烏人員,他們向列·達出示了逮捕證並宣布立即押往阿拉木圖。他們不準托洛茨基接電話,不准他向過去的朋友和同志告別,要把他秘密押解走,並想在群眾中造成他自願流放的假象,以便欺騙輿論。托洛茨基把房門反鎖,格別烏人員請示上級後,打碎門上的玻璃,破門而入,把他拖了出去。他們把他強行押解到火車上,托洛茨基只好接受現實,安靜下來……”

26年前,托洛茨基曾經被沙皇政府流放,那次他從流放地逃出,組建和領導布爾什維克推翻了沙皇政府。而這次,他是被自己參與創建的政權、被自己的戰友流放,他還能東山再起嗎?

他在做著東山再起的夢,兩個很大的夢:一個是回到權力中心,取代斯大林;另一個是消滅資本主義,在全世界實現社會主義。

托洛茨基被押解到距離莫斯科4000多公里的天山腳下的阿拉木圖,儘管城裡沒有自來水、電燈和馬路,還經常爆發瘧疾、鼠疫和水災,但是被夢想支撐的他並沒有被這些所困擾,一安頓下來,立刻就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打字機的敲打聲從凌晨響到深夜,對第三共產國際的批判、抨擊斯大林的政策、對未來的構想,甚至對中國和印度等國共產黨的指導建議,他的論說涉及到世界共運的所有方面。他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處境,依然以世界革命領袖自居。可是,他的聲音有誰能夠聽到呢?

他被拋在一個僻涼之地,幾乎被割斷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他的論述只是隨他一起流放的妻子和大兒子廖瓦以及還保持著通信的一些人能夠看到,而那些人也很快就遭到鎮壓,因此他不過是自說自話。

即便如此,也為斯大林所不容,因為專制強權的特徵之一就是決不允許反對者存在。

1928年12月16日,格別烏一名官員向托洛茨基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他停止一切政治活動,否則將改變他的生活條件和居住地點。對此,托洛茨基非常憤怒,給全俄蘇維埃中央委員會和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寫信表示抗議。他的抗議招來了一紙驅逐令。1929年1月20日,一群全副武裝的秘密警察來到托洛茨基的住所,向他宣讀了法院判決,將他驅逐出蘇聯國境,放逐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

土耳其對托洛茨基來說,陌生而落後,於是他向德國、英國、法國等提出避難申請。然而這些國家都拒絕了。德國社會民主黨發表社論,提問托洛茨基:你是主張革命專政的人,為什麼要到敵對國家避難?是因為改變立場了嗎?托洛茨基對此發表聲明,一面呼籲西方國家遵照宗教原則給予他避難權,一面對民主制度冷嘲熱諷,堅稱自己的立場永遠也不會改變,自己的奮鬥目標就是推翻這些國家的資本主義政權。

他所痛罵並立志要推翻的政權,在他眼裡又是最安全的避難所——從這份聲明中可以窺見托洛茨基內心的矛盾和痛苦。

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那座民宅,顯然不適宜建立世界革命的司令部。於是托洛茨基輾轉來到挪威首都奧斯陸,不料蘇聯政府對他窮追猛打,向挪威施加壓力,他只好遠渡重洋投奔墨西哥。

遠在南美洲的墨西哥不懼怕蘇聯的威脅,總統卡德南斯派專列去迎接托洛茨基,並在港口為他舉行盛大的歡迎儀式,宣布他為政府的貴賓,隨後為他在墨西哥城郊外安排了一座別墅居住。這使得托洛茨基倍感欣慰,心中的那兩個夢想之火重又熊熊燃燒起來。

1938年,他和一些支持者成立了第四國際,幻想以此領導世界革命。第四國際的兩大目標,就是他的兩大夢想:顛覆斯大林主義和資本主義。這是在向兩大陣營、也就是全世界宣戰。

此時,他的身邊只有妻子和一個8歲的外孫。其他家庭成員都死了:前妻生下的兩個女兒和她們的丈夫、他的妹妹和妻妹都死於斯大林的集中營。現任妻子生下的大女兒被驅逐出蘇聯,後在德國自殺;二女兒在他流放阿拉木圖時死於肺病;二兒子厭惡政治,拒絕和父親一起流放,結果和妻子一起死在集中營;大兒子廖瓦一直跟隨著他,但在一次做闌尾炎手術時,被格別烏藉機暗殺。

可以說,托洛茨基的“革命”,給家庭帶來了滅頂之災,而且這種災難全都出自於他所創建的政權。這是足以摧毀任何人意志的災難。就這點而言,托洛茨基可謂是“超人”,他的意志沒有被摧毀,而是撫一撫傷口,繼續在夢想的路上狂奔。

他一如既往地著述,猛烈抨擊斯大林主義和資本主義,堅信自己每寫一個字,就離自己的夢想更近了一步。然而,莫斯科不耐煩了,追殺令已經發出。

托洛茨基居住的墨西哥城外的別墅有持槍的保鏢把守,外人不經允許不得入內。儘管戒備嚴密,然而死神還是一步步逼近。1940年5月20日凌晨,大約20多名身穿軍裝和警服的人悄悄潛入別墅,向屋內瘋狂掃射,托洛茨基和妻子滾下床,趴在地板上,才幸免於難。這次襲擊是斯大林的忠實信徒、墨西哥著名畫家西凱羅斯受命啟動的第一暗殺方案。第一方案失敗,第二方案立即啟動。

拉蒙·梅爾卡德爾,半年前持南斯拉夫護照來到墨西哥。他聽命於莫斯科專門為消滅托洛茨基成立的特別處。首先,他施展美男計,勾引托洛茨基的女秘書,進而假裝對托洛茨基主義充滿理解和同情,還寫過一篇論述第四國際的文章,讓被他搞得顛三倒四的女秘書交給托洛茨基閱讀。托洛茨基閱讀後,對拉蒙大為讚賞,特許他可以自由出入別墅。

畫家西凱羅斯的第一方案失敗後,第二方案就是由拉蒙最終解決托洛茨基。

1940年8月20日,拉蒙大搖大擺地進入別墅。托洛茨基正在書房裡看書。拉蒙走到托洛茨基身後,從搭在手臂上的斗篷下取出一把登山的冰鎬,用鎬尖朝托洛茨基的腦袋狠狠砸去。托洛茨基發出一聲慘叫。警衛聞聲衝進屋內,將拉蒙放倒制服。托洛茨基立刻被送進醫院救治,然而由於顱骨破碎,傷勢過重,第二天在醫院死去。

心腹大患終於被除去,斯大林仰天大笑。

所有策劃和參與這次行動的人員都受到了獎賞。拉蒙的母親艾烏斯塔西婭獲得了列寧勳章,由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加里寧親自授勛。

拉蒙因為從事恐怖活動被判入獄20年,在墨西哥監獄服刑。服刑期間,蘇聯特工幾次策劃越獄,但他都拒絕實施,因為他清楚,出去後最大的可能就是被滅口。20年刑滿後,斯大林死了,他也安全了。1961年,蘇聯政府秘密授予他“蘇聯英雄”稱號,分給他一套住房,每月享受400盧布的養老金。拉蒙死後被埋葬在莫斯科的一處公墓里,墓碑上的銘文是“蘇聯英雄佩洛斯·拉蒙·伊萬諾維奇”。

在這裡,筆者無意褒貶托洛茨基。他是被自己的夢殺死的。他的夢,其實殺死了很多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文朽速的蘭陋2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