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沒有孟宏偉的國際刑警組織仍遭「公平審判」指控

位於倫敦的「公平審判」(Fair Trials)指控國際刑警組織被一些獨裁國家利用向本國政治反對派發紅通令。這些國家包括:埃及,亞塞拜然,阿聯酋,委內瑞拉,伊朗,印尼,巴林,俄羅斯,中國和土耳其。

國際刑警組織

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被指成為一些專制國家追捕異見人士的工具。但該組織已修改“紅通令”發布的程序,使之更加透明,不想為專制者所用。但遺憾的是,仍然不能完全保護“持不同政見者”在庇護國不受追捕。

法新社4月3日發自國際刑警組織總部所在地里昂的報道,國際刑警組織每年發布13000多個紅通令,其中有些被指是某國政府出於“政治動機”或“濫用”紅通令,來追捕本國逃亡海外的反對派人士。國際刑警組織有194個成員國,其中某一國對嫌疑人發出的逮捕令都可通過該組織向其他成員國通告。

位於倫敦的“公平審判”(Fair Trials)指控國際刑警組織被一些獨裁國家利用向本國政治反對派發紅通令。這些國家包括:埃及,亞塞拜然,阿聯酋,委內瑞拉,伊朗,印尼,巴林,俄羅斯,中國和土耳其。

據該組織介紹,由於政治原因被紅通令追緝的案例包括已加入德籍的維吾爾族異議領袖多里坤-艾沙(Dolun Isa)。此人曾長期受到中國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的紅通令的困擾。

土耳其裔德國作家阿克翰里(Doğan Akhanlı)也是因政治被土耳其通過國際刑警通緝的人,他在2017年因安卡拉要求國際刑警發布引渡紅通令,在西班牙被困數月。

埃及人阿卜戴拉提夫(Sayed Abdellatif)曾在本國受到酷刑迫害,他於2012年流亡澳洲,要求避難。但開羅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對發出紅通令,導致他被關難民營5年,直到國際刑警取消對他的通緝令。

玻利維亞律師Mauricio Ochoa Urioste在本國被判處9年徒刑逃亡烏拉圭的案例開啟了國際刑警組織內部的質疑。

2014年德國人秘書長Jurgen Stock啟動了名為“流亡者政治”的改革,建立新的檢查機制。然後國際刑警組織重新審視控制紅通令的機制,使之更加透明。但繼續有政治流亡人士受到國際刑警的通緝。

去年在中國前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令人震驚的失蹤和辭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後,國際刑警組織為避免克林姆林宮的控制,否決了俄羅斯候選人普羅科楚克(Alexandre Prokoptchouk)。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