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掃黑除惡」鬧烏龍 醫生名列黑心榜首

中共當局近期在各地鼓噪「掃黑除惡」運動,而蘇州渭塘鎮政府更將醫生列入「中國10大黑心行業」,引發公眾輿論質疑。

一幅中國“掃黑除惡”的宣傳畫(Public Domain)

蘇州渭塘鎮掃黑除惡領導小組印發的《掃黑除惡進企業》(Public Domain)

中共蘇州市相城區委員會的“情況通報”(Public Domain)

中共當局近期在各地鼓噪“掃黑除惡”運動,而蘇州渭塘鎮政府更將醫生列入“中國10大黑心行業”,引發公眾輿論質疑。

本周二(4月9日),一本由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渭塘鎮掃黑除惡領導小組印發的《掃黑除惡進企業》宣傳冊第21頁,“中國10大黑心企業都有哪些”部分中,將醫生行業放在首位,並提出醫生是全國範圍內將收費項目細化得最極端的行業。

蘇州中學前教師潘露周三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渭塘鎮的官員將醫生列為“十黑”之首,試圖轉移民眾對中國醫療體系不滿的視線:“渭塘鎮將醫生列為黑惡勢力之首,企圖轉移國內看病難、看病貴的矛盾,掩蓋中國醫療制度的弊病和缺乏全民醫療保障的事實。”

該宣傳冊圖片引髮網民質疑的同時,也引來醫護人員指責。網民質疑,渭塘鎮政府將醫生列為“中國十大黑心行業之首”究竟由誰認定。

次日凌晨,中共蘇州市相城區委發通報澄清。該通報指,因相關負責人對宣傳資料未有審核把關,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已責成渭塘鎮黨委向區委做出深刻書面檢查,並且切實整改。對鎮相關責任領導黨委副書記、黨委委員及副主任科員予以免職處分。

中央為“掃黑除惡”定調列具體針對目標

2018年1月起,中國國務院在全國範圍內發起“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為期三年。去年以來,無論是一線還是三、四線城市,城鎮還是農村,“掃黑除惡”的標語隨處可見。

周二,中國掃黑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公布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及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的《關於掃黑除惡鬥爭所涉刑事案件的四個意見》,當天起施行。

官方新華社報道,四個部門聯合印發的四個意見,涉及掃黑除惡鬥爭中四個方面的問題,具體包括“惡勢力”刑事案件、“套路貸”刑事案件、“黑惡勢力”刑事案件中的財產處置、以及“軟暴力”刑事案件。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在發布會披露,截至今年3月底,中國起訴涉黑涉惡犯罪案件達一萬四千多件,涉及近八萬人。

不過,網民對於當局大規模抓人入罪,感到疑惑。安徽省前檢察官沈良慶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地方官員為了確保政治正確,往往把無辜者也當成“罪犯”處置:“有沒有這麼多的黑社會是個問題,即使有黑社會,它有保護傘,未必真正能打倒黑社會,他們為了完成任務就不惜一切手段,維穩也好,什麼都跟它(掃黑)掛鉤。運動式處理問題,必然會出現問題。當年我在司法機關工作的時候就有這樣的口號。”

北京律師莫少平對本台表示,在他代理的涉黑案件中,有基層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確實存在對掃黑除惡相關法律規定有把握不準、不到位的情況:“把正常的民營企業經營活動,甚至把一些普通的治安案件,都作為掃黑除惡的內容。如果不盡全力去糾正,確實非常容易造成對民營企業和個人合法權益的侵害。”

潘露認為,本次“兩高兩部聯合印發四個關於辦理掃黑除惡案件的意見”跟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所推行的“唱紅打黑運動”並無本質上的區別,只有名稱上的差異。

他說:“第一,這體現了中共運動式治國的‘優良傳統’。毛澤東時代全國有56次大規模政治運動,而十八大以來有回歸文革的趨勢。我認為,可以把此番運動看成‘重慶薄式唱紅打黑’的全國擴大版本;第二,我認為,這是中共為了轉移社會關注視線,緩解內部矛盾,挑動群眾斗群眾。利用群眾仇富心理,司法刑偵機關坐收漁翁之利。”

早年重慶市委書記薄熙推行的所謂唱紅打黑,即重慶打黑除惡專項行動,當年眾多無辜商人、律師遭到刑訊逼供,最終被迫認罪。重慶市公安局前局長王立軍事件,導致薄熙來下台後,“唱紅打黑”運動才告終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