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當代要飯與歷險 必須有證明 否則…

——文革記憶:要飯兒的

「要飯兒的」一般都來自安徽阜陽、山東聊城或者河北唐山一代,要知道,那個時代出來乞討是需要有證明的,如果你沒有證明,民兵就會把你當「盲流」抓起來,送去勞動幾個月,然後遣送回原籍。不開明的地方,比如說河南信陽,會派民兵守著路口,寧可讓農民餓死也不許他們出去討飯。那時,「要飯兒的」必須有證明,至於這個證明怎麼能開出來,那就要看他們個人的本事了,要麼給幹部送禮,要麼陪幹部睡覺。除了要走門子才能開出證明,他們每年還必須交隊里多少錢,不然,不會讓他們出來「要飯兒」

東北人管乞丐叫“要飯兒的”,打我記事兒起,家裡就經常來“要飯兒的”。他們一般都是穿著破襖,女的頭上包著破毛巾,樣子就像是地道戰和地雷戰里的那些女人一樣的打扮;男人一般戴著破草帽或者是洗得發白的人民帽,人民帽的樣子很像是趙本山戴的那個樣子。“要飯兒的”總是背著一個有很多格子的褡褳,要到不同品種的糧食就放在不同的格子里。東北人一般都給他們一碗米,偶爾也會給幾分錢,幾分錢現在大家看著不多,那時可是真不少。要知道,當時在東北,一個二兩的白面饅頭才賣三分錢啊!

“要飯兒的”一般都來自安徽阜陽、山東聊城或者河北唐山一代,為什麼這裡“要飯兒”的多我不知道,估計跟當地政府比較開明有關係。要知道,那個時代出來乞討是需要有證明的,如果你沒有證明,民兵就會把你當“盲流”抓起來,送去勞動幾個月,然後遣送回原籍。不開明的地方,比如說河南信陽,會派民兵守著路口,寧可讓農民餓死也不許他們出去討飯。那時,“要飯兒的”必須有證明,至於這個證明怎麼能開出來,那就要看他們個人的本事了,要麼給幹部送禮,要麼陪幹部睡覺。除了要走門子才能開出證明,他們每年還必須交隊里多少錢,不然,不會讓他們出來“要飯兒”。

“要飯兒的”一般都是三五家一起出來,租個東北當地人的房子,每天早上四散開去各屯子乞討,傍晚回去。吃過飯後,他們把要來的米分門歸類,存起來,然後賣給村裡缺糧戶或者是去縣城裡偷偷賣掉。不過,他們很少去縣城裡,因為去縣城裡很可能會被當做“投機倒把分子”給抓起來。東北農村人很喜歡買“要飯兒的”賣的米,便宜嘛。一般人家都買過,不過貌似我家沒買過,不是我家米多,而是我媽覺得那米不吉利。說到這裡,不禁有人問了,東北人為什麼自己不出去要飯?我覺得可能跟東北人好面子有關係,東北人寧可餓著也不出去要飯。而別人來要,他寧可自己不吃也要給別人一些。

“要飯兒的”偶爾也有落單的,如果是男的或者是年紀大的還好點,如果是女的而且稍微年輕點的,十有八九要被民兵睡了,或者被迫嫁給當地的“咕嚕棒子”(單身漢),而這些“咕嚕棒子”一般都窮得尿血或者是懶的要命,在當地找不到媳婦,如果不是討個“要飯兒的”,他就等著“絕戶”吧。一般來說,嫁給“咕嚕棒子”的女人下場都不怎麼好,很多後來都跑回了“關里家”(東北人管山東河北那一帶叫關里家,因為東北人大多數也是從那裡逃荒過來的,在潛意識裡,關里才是家),或者是過早地枯萎了。不過,也有特殊情況,有個女人嫁了一個木匠,不知道咋調教的,那木匠後來賺了大錢,倆人蓋了四間磚房,還生了仨孩子。

“要飯兒的”一般都很老實,謹小慎微,不敢跟當地人發生衝突。受了欺負也是忍氣吞聲,打碎牙往肚子里吞。但是,也有特殊情況,有次,大隊民兵連長強行睡了一個年輕的“要飯兒”的,人家丈夫知道後,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十幾個“要飯兒”的,砸了民兵連長家玻璃,還讓民兵連長下跪,似乎後來還賠了錢才了事。不過,這種事很少,一兩年也遇不到一次。

“要飯兒”的一般到春節前後就回老家了,但是,也有留在東北“過年”的,這時候的他們也會吃餃子、喝酒,但是,不會穿新衣服,我想應該是怕當地人膈應(東北話:反感)吧?“要飯兒的”留在東北過春節一般都很有規矩,他們不會在正月十五之前出來要飯,這時候,你能看到男的會幫房東干點兒活兒,女的則縫補些舊衣服。這時的他們跟普通的東北農民沒啥區別。大部分“要飯兒”的後來都回了原籍,但是,也有少數腦子靈活的,跟當地幹部搞好了關係,在東北扎了根,蓋了房子,生了孩子,成了東北人。

文革時期,“要飯兒”的太多了,幾乎你到哪個屯子都會遇到“要飯兒”的,現在想想,他們應該都是大規模出來的。毛粉總說那個時代好,那個時代這麼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要飯兒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