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宇韶:自由與尊嚴 才是人和鹹魚的差別

來自香港的台灣籍中國政協委員凌友詩在兩會上。(視頻截圖)

先前在政協發表高見的“台灣女孩”,近日又在台灣某統媒大放厥詞,宣稱“民以食為天”,同時指出“中華民國”是政權的代稱,但民進黨政府偷換概念,把政權政府的代稱置換成國家,已不再以中華傳統文化立國,因此中共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道統與法統上都是正朔。

這就是典型的“制度套利者”,以為頂著政協委員的高級光環,透過此番言行展現政治正確“高級黑”,但對於民主人權薄弱認知以及邏輯的謬誤,反造就了野人獻曝的“低級紅”。所謂“制度套利者”,是指這些人明知道共產黨政權剝奪人民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等權利,卻利用自己特殊身份與內場優勢,透過民主國家政治保障的言論自由的制度,幫助宣傳紅色極權政治,以此建立聲望並獲得政治資本或經濟利益。這位台灣女孩正是此種套路的最佳詮釋,按照中共鬥爭邏輯,這叫“扛著民主砍民主”。

直白說,台灣是民主國家,每個人都享有言論自由的保障,不會因為意見與執政黨相左,或是批評國家領導人導致社會信用評比分數低落,從此不能搭乘飛機高鐵,或是被送入學習營進行勞動改造;當然無須下載如學習強國此類政治軟體歌頌黨國,或高八度的腔調證明自己政治多正確,這是自由國度與威權社會最大的差異。

在多元開放社會中,任何言行也存在被理性批評的可能,特別是公民社會下,始終存有一群自主獨立於國家政權公共知識分子,捍衛著憲政主義的基本精神,一方面主張限制政府權力,同時強調保障人權的至高原則。然而對於那些信奉“民族”高於“民主”,或是“國族”先於“人權”的人而言,所謂天賦人權以及主權在民的價值簡直是洪水猛獸,因為這些理念必然是挑戰黨國正當性的絕佳來源。諷刺的是,所謂中華文化傳統早在文革期間在“破四舊、立四新”的口號下摧毀殆盡,馬列主義不僅是煽動奪權的舶來品,“階級鬥爭為綱”的思維更與“以人為本”的價值格格不入;說穿了,這位大姐高舉的不過是中共官方意識形態的大旗,與倫理常綱或對人尊重其實毫無瓜葛。

人類之所以異於其他動物,就是在覓食或尋求生存之際,仍有自由的靈魂與人格尊嚴,同時包括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力。在這位女士口中的祖國,富可敵國的資本家及其財富,即有可能在黨國的認定干涉下,隨時面臨被退休、被失蹤、被刑求、被充公、被歸零的下場,這是阿里巴巴馬雲的遭遇,也是百度李彥宏或是騰訊馬化騰的未來。在民主國家,私人的財產與商業契約絕對受到法律的保障,這也是台灣某些政治人物能夠宣稱“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或是“發大財”的前提,也是郭董可以成就鴻海王國的基礎。究竟誰享有人進貨出的權利、享受民以食為天的自由,答案實在不言而喻。

韋伯認為人的理性可區分成“價值理性”與“工具理性”兩層面,然而有人寧可把威權體制下被國家箝制的人身自由與創造財富的可能,解讀為“厲害了我的國”或是“人類基本的需求”,再把這種扭曲套上經濟需求之名貶抑價值理念的意義,面對這種本質性的思想異化,我著實感嘆,如果失去了自由與理想,人與鹹魚也沒什麼不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