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辛杯:殘忍謀殺竟「英雄」 以假亂真官媒洶

一九六七時嚴冬,甘肅永登刺骨風。

驟然爆發一巨響,震醒人們暗夜中。

大通河橋留守處,快快穿衣向橋沖。

一個男人倒在地,血肉模糊左手紅。

副班長,劉學保,林場守軍痛身弓。

“我斗炸橋反革命,不要管我快尋蹤!

橋上是否有炸藥?”來人驚此真英雄!

血肉模糊果找到,此人倒在路橋東。

倒者名為李世白,他是連城林場工。

蔣黨憲兵曾連副,四九起義投共擁。

歷史污點抹不掉,林場監督審查凶。

顯然炸橋他正是,兩人送醫醫不同。

精心切腕劉命保,疏醫又侮李命終。

劉名迅速全國傳,報道文章數百篇。

一九六八,四,廿四,驚心長篇上報端。

《解放軍報》頭條激,英雄戰士劉事迹:

《心中唯有紅太陽,一切獻給毛主席》。

《人民日報》次日援,同樣頭版更廣傳。

小學課本“革”事進,殊死搏鬥橋保全。

劉遂走上康莊道,軍區英雄授稱號。

後來又授一等功,軍區黨委委員冒。

人生登上最高峰,天安門上見毛腦。

李死家人受害厲,逐出林場流浪妻。

草草再嫁瘋老頭,兒子坐牢又挨飢。

長女批、侮忍屈辱,直到毛死文革離。

文革過去人清醒,人們反思當年奇。

林工寫信遞縣委,許多環節存懷疑。

所謂大橋太普通,長度不到二十米。

處在荒涼山溝中,反者冒險無意義。

所謂炸藥一雷管,威力小小,炸橋豈?

其它”炸“證未發現,炸斷劉臂尚可以。

公安本意“掛起來”,群眾來信疑早起。

非反革命非英雄,造神運動時難抵。

市委、軍方終手聯,複查開始八三年。

同年結論終得出,子虛烏有乃判然。

榮譽、前途想騙取,精心策劃謀殺前。

劉把李騙到場後,斧子、石頭殺害膻。

雷管炸斷己手臂,勇斗“反”犯假象編。

劉學保終被逮捕,無期徒刑終身監。

平反昭雪李世白,十八載後洗沉冤。

狂熱荒誕毛時代,黑白混淆是非顛。

上面大殺又大騙,下面仿殺又仿騙。

全國一片殺、騙風,善良百姓怎從善?

誰斗好人誰英雄,誰露求真誰壞蛋。

罪有“歷史反革命”,君去世界查個遍!

越是善良越被殺。越是邪惡越高竄。

毛造冤魂多多少?罄竹難書血債濫。

爭相頌為“紅太陽”,古今奇醜世未見。

毛死雖已數十年,但是遺毒仍肆奸。

臭屍依然廣場挺,魔像猶在宮門懸。

一黨獨裁沒有變,愚民、洗腦狡詐添。

堅護核心乃首要,個人獨斷似毛前。

不名運動實運動,不叫鬥爭實罰賢。

口唱“新話”實舊調,“改革開放”假語翻。

“前後互不否定”唱,人們絕望憎重談。

自詡都是“正能量”,“自信”即是毛騙玩。

君見齊奧塞斯庫,自信滿滿赴黃泉。

《炎黃春秋》被關閉,《毛旗網》等揚毒幡。

“毛病不改”人譏諷,“惡習難除”國運艱。

億萬良民焦急望,言論自由何時還?

民主法制何時實?何時頭上有藍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