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至死未能公開的尋人啟事 有著怎樣的凄美故事

父親去世兩個月後,蘭亞新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突然發現一張黑白老照片,是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高鼻樑,大眼睛,梳著時髦的長髮。

她是誰?

這張照片被鎖在一個小木匣里,就放在父親的床頭。在世的時候,父親從來不會允許別人翻他的木匣。

蘭亞新的父親名叫蘭榮,是雲南省保山監獄的一名退休職工,今年6月,在位於施甸縣的家中與世長辭,享年96歲。

讓蘭亞新記憶深刻的是,在父親去世前一個月,他已經有些痴呆了,每天會不停地重複說一句話:‌‌“九連的同志,你們吃飯了沒有?‌‌”

對於父親的過去,蘭亞新從小就覺得是一個謎,他曾問父親,但是父親不願意講,總說:‌‌“等政策穩定了再說‌‌”。

直到22年前,母親去世後,父親才向孩子們說出了自己的經歷,那年正值抗戰勝利50周年。

父親將自己的簡歷刻在了與母親的合葬碑上:

四川省青神縣南門外上牛市人,生於1921年10月30日,1937年畢業於四川省簡師,時值國難當頭,遂棄文從戎,在軍政部化學兵團工作,後在昆明黑林鋪美軍西南干訓團任助教,1943年參加滇南戰役,1945年抗戰勝利後隨軍至寮國、越南等地接受日本投降,後回國駐芒市畹町,此後退役經商。

國難當頭之際,從軍者有三種情況,一是被抓壯丁,大多是沒有文化,二是為討口飯吃,為生計所迫,三是出於報國理想,多為學生。

而後者,能供讀師範或大學者,多是大戶人家。

家屬提供的一頁檔案材料顯示,1939年至1948年,蘭榮在93師當排長副官。

93師曾分別隸屬第六軍和第26軍,其在1942年2月進入緬甸景東,參加對日作戰,抗戰勝利後駐防滇西南一帶,而在解放後,部分93師官兵逃往金三角,成了泰國孤軍的起源力量。

對於參加抗戰的經歷,除了刻在墓碑上的寥寥數語,蘭榮從來不願意給孩子們提起。甚至當地很少有人知道他是抗戰老兵,致力於尋訪和關懷抗戰老兵的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亦從未獲得這位老兵的任何信息。

‌‌“他害怕。‌‌”蘭榮的兒子蘭亞新說。蘭亞新從小在勞改農場長大。

檔案資料顯示,1950年10月5日,蘭榮被捕,於保山水銀廠勞改,1955年10月4日留隊工作。有無帽子一欄,寫著‌‌“摘反中毛‌‌”,成份為‌‌“舊軍人‌‌”。

雲南省人民法院保山分院1954年6月的判決書顯示,蘭榮在1950年販賣槍一支,並窩藏匪首李某、毆某於其岳母家住宿一夜,‌‌“該犯解放前參加國民黨反動部隊,進行危害人民‌‌”。

保山水銀廠是勞改農場,1952年成立灣甸農場,又名雲南省第十五勞改支隊,2004年更名為雲南省保山監獄。

搜索發現,在2015年,有一則尋親信息,一位名叫王宗美的四川內江籍國軍老兵,解放後先在保山水銀廠工作,後來在保山糧站工作,之後便失去消息。

有一位在此被勞改的犯人寫的回憶錄稱:

當時的水銀廠是用土方法提取,嚴重損害人的身體,親眼看見一個個年輕人,頭髮牙齒慢慢脫落,最後死於水銀中毒。據說水銀是為了給蘇聯造衛星,用量很大,需要日日夜夜幹活,有許多人支持不住,倒在地上,第二天就沒了蹤影。

每年春節,蘭榮都會收到保山監獄寄來的賀卡,曾為囚犯,亦是職工。

在中國的每一個勞改農場,上個世紀50年代開始,都曾關押大量的抗戰老兵,有的刑滿後無處可去,或在農場里謀份職,或在農場旁邊尋個住所棲身。

從1949年後至今,中國一共實施過八次特赦,最近一次是在2015年8月,為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對不具有現實社會危險性的四類罪犯實行特赦,其中第一條即是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服刑罪犯。

對於關押時間較長的老兵,因為身份特殊,以及沒有積蓄和生活來源,且性格孤僻,有很多一生孤寡,甚至街頭乞討或撿垃圾為生。2014年我曾對湖南省的倖存抗戰老兵做過一次數據統計,孤寡比例高達5%,基本都是這種情況。

她是誰?

帶著這個疑問,蘭亞新繼續整理父親的遺物,他又發現了兩張黑白照片。

一張為穿著西裝的父親和她的合影,她穿一身淺藍色的旗袍,挽著父親的胳膊。

另一張是一個四個人的合影,穿著軍裝的父親和她坐在前排,她的雙手叉在一起,搭在父親的肩膀上,頭斜靠在一起,顯得非常親昵。

蘭亞新想起來,父親在世時,曾隱約說過,他曾有過一個妻子,是一位土司家的女兒,1949年之後,她隨家人遷往台灣,說在台灣等父親相聚,而父親卻身陷牢獄。

在父親的遺物里,蘭亞新還發現一張手寫的尋親啟事:

蘭榮,男現年84歲,四川省青神縣人,原國民黨第六軍九十三師二七七團三營九連連長,現居住雲南省保山市施甸縣姚關鎮,尋找以下親人:

唐玉山(姐夫),現年88歲,國民黨二十一或二十四師等師師長,第一批從大陸撤到台灣;

蘭葉冰(姐姐),隨唐玉山一起到台灣;

桑秀珍,後改名李秀珍(前妻),芒市土司桑克勝之女兒,青年時留學仰光,全家於解放前移居台灣或國外。

按照年齡推算,這份尋人啟事寫於2005年,抗戰勝利60周年之際。

看到這些資料,作為兒子的蘭亞新有些愧疚,在母親去世後,父親前曾念叨過四川的家人,也說過這個前妻,但是沒有引起家人的重視。

查閱芒市土司資料,發現有一位名叫方克勝的土司。

抗日期間,方克勝在山區組織游擊隊與日軍抗衡。1950年,解放軍進軍德宏,與方克勝談判,允諾繼續保留其縣長職務,可以養兵收租,但要與共產黨保持緊密的上下級關係。而談判者無意中稱其為‌‌“偽縣長‌‌”,方克勝不免多心,最終在國民黨特務的慫恿下,方克勝出走緬甸,後跟隨李彌打游擊,之後撤往台灣,於1983年去世,榮升將官。

根據德宏州史料,1950年5月6日,潞西縣人民政府正式成立時,身在緬甸的方克勝還被任命為縣長,另有一人被任命為代縣長。

蘭榮所說的桑克勝,是不是方克勝?

潞西縣政府成立時,遠逃緬甸的方克勝依然被任命為縣長,可見共產黨依然對其抱有期待。如果他是蘭榮的岳父,那麼到當年10月蘭榮被抓前,都發生了什麼?蘭榮為什麼沒有一起離開?

土司將女兒許配給國軍軍官,這在1949年之前並不鮮見,居留緬甸的中國遠征軍老兵林峰,也是娶了雲南遮放土司多英培的女兒為妻。

不同的是,1949年後,林峰帶著妻子逃往緬甸,而其岳父多英培在共產黨的勸說下,積极參与穩邊工作,並成為新中國的潞西縣副縣長、德宏州政協副主席、省人大代表等,受到過毛澤東、劉少奇等國家領導的接見,但最終未能逃脫‌‌“文革‌‌”的迫害,於1969年1月18日被批鬥致死。

蘭榮曾告訴兒子蘭亞新,他和前妻有一個孩子,出生幾個月就因得了水痘夭折,她在出逃前,曾告訴他,他們會去台灣,她會在台灣等他前往團聚。

這一等,一生都沒消息。

五年的牢獄,以及多年的浩劫,他是如何保留下這些照片的?在他84歲那年,又是什麼驅使他寫下這封尋人啟事?

或許只有找到更多的當事人,才能揭開謎底。

如果你有以下線索,請給我留言,或者加我的微信號sunchunlong1976:

1、尋找四川省青神縣南門外上牛市的蘭姓後代,你們是否知道蘭榮或者蘭葉冰;

2、尋找撤往台灣的唐玉山,他曾擔任國軍師長職務;

3、尋找方克勝在台灣或者雲南芒市的後人,他是否有一位名叫秀珍的女兒。

讓我們一起,幫助這位抗戰老兵尋親。如果她還在世,告訴她,他將她的照片珍藏一生,而且一直試圖得到她的消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孫春龍和平工作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