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揭秘中南海舞會 毛澤東糟蹋女子數以千計

中共高官權貴私生活荒淫糜爛,這一淫亂“傳統”早在中共建政時起的中南海舞會就有。近日曾任中國舞蹈家協會副主席的陳愛蓮揭秘中南海舞會,她稱曾和毛澤東跳舞,又獲習近平握手。

舞蹈家揭秘:在中南海舞會和毛跳舞

由中共人民日報社主管、主辦的《環球人物》雜誌,在2019年第6期刊登《70年看中國丨陳愛蓮,足尖上的70年》一文,曾任中國舞蹈家協會副主席的陳愛蓮揭秘中南海舞會。

1939年出生的陳愛蓮,是中國歌劇舞劇院舞蹈家兼編導、教員。她還是中共第六屆、第七屆、第八屆、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曾任中國舞蹈家協會副主席等。據悉,陳愛蓮曾受到過中共多位領導人的會見。

《環球人物》文章介紹,陳愛蓮表示自己大概是在1957年、1958年的時候進入中南海,給“中央領導人”表演節目。陳愛蓮還表示在某次中南海舞會上,自己和曾和毛澤東跳舞。她提到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毅等中共建政領導人,稱在跳完舞休息的時候,“大家都零散地坐在那兒,完全沒有領導人的架子。”還說朱德,“在跳舞的時候經常穿著一雙非常普通的布鞋”,“老是笑眯眯地看著我們。”

另外,陳愛蓮還曬出一張與習近平握手的照片。她介紹稱,2014年,習近平召開第一次中共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當時自己坐在了非常靠前的位置。

公開資料顯示,中共領導機關內組織舞會,在延安時期就開始了。中共領導人難以忍受單調的戰爭年代生活,就靠跳舞來“調劑一下生活”。中共建政後,中南海舞會則是中共頂層官員的最大“娛樂項目”。這類舞會不分場地,往往是領導人走到哪就在哪辦。

此前,《新京報》2016年9月17日也曾報導,時年82歲的中共少將、國家一級演員王曉棠在接受採訪時,也自曝年輕時代,就與那些中共領導人相識,曾與周恩來跳舞。

王曉棠並稱周恩來一般是跳三步(華爾茲)、四步舞曲(快四、慢四)。這類舞曲節奏比較慢,方便他和大家講話。

中南海舞會涉黃內情曝光黨媒:熱烈至過頭、隨便到越軌

關於中共建政領導人的跳舞“傳統”,以及中南海舞會涉黃秘聞,早已被知情者曝光。

中共人民日報出版社2010年曾出版由權延赤編寫的《走進周恩來》一書介紹說,這個打著讓中共領導人放鬆、鍛煉身體的“活動”:有領導幹部熱烈至過頭、隨便到越軌。

作者這樣描繪在北京飯店舉行的一次高層舞會:一位相當一級的負責幹部,他的跳舞,用我們當時的話講,叫做“很不嚴肅”。

“他與那個年輕的女文工團員,即便說不到磨肚皮,也摟得夠緊,貼上去了”。“隨著舞會漸漸熱烈,他跟那個年輕女團員也漸漸熾烈,他的手也開始不老實……”。

書中描寫中共前領導人高崗在跳舞中“加上了‘按摩’動作,並且也要享受舞伴的‘按摩’,”“調情的話多起來,有些甚至講得很粗俗”。

據悉,當年只有15歲的舞蹈演員孟錦雲,因為陪毛澤東跳舞,成為毛的“專職舞伴”。1975年更是調到中南海工作,照顧毛澤東的日常起居,獲得毛澤東的特別恩寵。

周恩來進入舞廳女舞蹈演員一擁而上

香港《鳳凰網》署名崔維聰的文章,曾介紹上世紀50年代參加中南海舞會經歷的場面。作者曾為中共軍隊戰友歌舞團作曲家。

文章稱,1955年元旦過後,中國新年來臨。作者一干人下車後,被領進了神秘的春藕齋舞廳,據說是毛澤東居住的地方,他們當晚的任務,就是為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中共中央頂級首長們服務。還是周恩來親自推薦的。

演奏人員從晚上17點到凌晨4點,不停地演奏了長達10個小時。大約晚上10點多鐘,周恩來突然從側門進入舞廳。鄧穎超不喜歡跳舞,所以沒有跟來,歌舞團選來伴舞的幾位女舞蹈演員便一擁而上,爭著和周恩來跳舞。

作者發現,江青雖然是個跳舞高手,但在跳舞中很少笑容,很少說話。毛澤東和江青的舞跳得並不是很協調。毛和江青跳了一曲之後,就與文工團舞蹈隊和歌唱隊的女隊員跳。但毛澤東與女兵跳舞很協調,而且不斷地交談和詢問著什麼。

毛澤東跳到累了就領一個喜歡的女舞伴到旁邊房間“休息”

給毛澤東做過22年專屬醫生的李志綏,在《毛澤東的私生活》一書中披露,毛澤東有很多女人,他最有興趣的是“周六舞會”。這種舞會幾乎專門為毛準備的,因為舞會上除了毛,大都是女性,他們的特點是年輕、漂亮,政治上忠誠可靠,而且文化水平不高,多是文藝團體的演員。

她們依次邀請毛澤東跳舞,毛跳到累了就會領其中自己喜歡的一個,到旁邊房間“休息”一到一個半小時。

掌控中共大權41年的毛澤東,在女人面前出了名的壞。毛澤東權力極大,又性慾極強,且用情極濫,這三者相加的結果是:見色思淫,每思必逞,逞後棄之,至死方休,毫無責任感和性道德可言。據說,毛澤東利用中南海舞會之便糟蹋的女文工團員數以千計,事後把她們秘密送到遠離人煙的大山或海島,以免壞了毛澤東的名聲。

彭德懷不好色炮轟中南海舞會

《中時電子報》曾報導,中共元帥彭德懷不好色,誰都要轟。彭曾批評中南海每周為毛澤東舉辦舞會,1958年,時任國防部長彭德懷自朝鮮歸國後,發現公安部統轄的公安軍有個文工團,團內女兵都是從各大軍區選拔出來的,品貌端正、能歌善舞。她們每周六都要到中南海陪中央首長跳舞,已經跳了幾年了。彭德懷知道她們的工作不僅僅是跳舞,還有其他“任務”,便大罵主持遴選女兵的蕭華、羅瑞卿,特別給中央軍委寫了一封信,對此提出異議。

中共中央當時被迫解散該文工團。但這一個性也為彭德懷後來文革受害埋下了伏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