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時事大家談:林培瑞、宋永毅:許章潤事件與中國學術自由之憂

中國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因為批評時政,遭到校方撤職停課並被調查,海內外支持許章潤的聲音不斷湧現。最近多位國際學者聯名致函清華,呼籲校方恢復許章潤教職,停止對其進一步的懲罰。在中國學界因當局打壓無法奮力發聲之際,國際學者的呼籲具有什麼樣的作用和意義?教授因言獲罪,學生告密成風,國際學者如何看待當前各界對中國學術自由之憂以及文革回潮之慮?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漢學家林培瑞;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

林培瑞:清華懲罰許章潤,壓力來自最高層

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漢學家林培瑞說,那封聲援被習近平政府整肅的清華教授許章潤的聯署信,並不是我首先發起的,而是由我的好朋友們,澳洲學者白傑明和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黎安友教授發起。他們開始請我幫忙,於是我四處找人聯署。

我認為,這封信既然是公開信,它的主要對象應該是廣大聽眾,而不是清華大學的校長邱勇。如果是一封給邱勇的信,肯定不會以公開的方式發出。至於這封信所能夠起到的作用,我想,直接經辦許章潤的邱勇校長不會因此而改變對事件的態度,因為懲罰許章潤的壓力並不是來自他,而是來自於中共上層;而中共上層也不會因為我們的信而改變立場。許教授的批評針對的是習近平,後者肯定不可能高興,更不可能因為幾個外國人的一封信而改變態度。

林培瑞:校長言不由衷心裡虛,中共妄想控制全球

林培瑞說,清華校長邱勇在不久前的清華校慶致辭中說,“自信的清華更加開放”。在這方面,我有點同情邱勇先生,因為他不得不說這種話。我的經驗是,一個真正自信的人不會出來說“我自信”。一個人需要說這句話,就說明他心裡發虛,不自信。

清華百年校慶時出過一部宣傳電影,叫《無問西東》,我覺得很不錯。這部片子儘管技術上不見得多麼突出,但是內容上是要弘揚清華1911年以來的強大人文精神。它也特別提到當前中國社會的不正之風,包括假奶粉和彼此說謊等現象,以此與清華原本的追求相對比。回到許章潤事件和現在的清華,無論如何,清華是一個有潛力的、重要的國際學府,但是不必要出來說“我們自信”。

總之,清華整治許章潤的所有措施都是從上而下的;從小學一直到研究所,包括海外的孔子學院,都是習近平和中共大計劃的一部分,說穿了就是要盡量控制全球人腦。

宋永毅:保持國際壓力,國際學者應堅守底線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說,我在這封聲援許章潤教授的公開信上簽名責無旁貸。記得我1999年到中國搜集從事文革研究的材料時,被國安逮捕並被強扣“間諜”罪名,當時就是林培瑞教授和黎安友教授等參與大規模聲援簽名。第一批就有157個國際知名學者參與。那封信被直接發給江澤民,因為安全部也認為,他們是在貫徹江澤民的有關指示,要禁止文革敏感信息的收集;不過,江的指示並不是專門針對我一個人。當時,那封不被大家看好會發生作用的信,竟然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就是在這封信和世界學界、新聞界以及美國政府的努力下,被中共無罪釋放的。所以,保持國際壓力是非常重要的因素。這麼做,一是對許章潤和很多堅守學術自由的同道知識分子的支持;二是目前國內學者面臨的處境和二十年前已經截然不同,國際學者更要說出“不”。

國際學者都要長期堅持工作,要堅守學術底線,和國內同行一起支持正義的行動。我們不期待形勢會立刻改變,因為清華校長邱勇先生也是上層操縱的木偶。但是,我們要通過“發動公眾”來給當政者造成長期的壓力。

宋永毅:國際學術自由性命攸關,一己之利將致鴉雀無聲

宋永毅說,我覺得,無論是《人權觀察》的評論,還是網友的發言,都非常到位。大家認識到,中共鑽了國際貿易的空子而變得財大氣粗。如果是慈善家變得財大氣粗,會支持學術自由,而惡棍變得財大氣粗就是限制學術自由。

毛當時發動文革就是要“實現世界一片紅”。當時還年輕的紅二代,就是習近平這波人,都唱一首歌曲,“要血染白宮光復紅場”。現在,中共的軍事力量還沒有強大到這種程度,但是,在意識形態上卻試圖限制世界範圍的學術自由,就是所謂的大外宣。他們對這部分的投資到底多大,外界不得而知。這是個有關學術自由性命攸關的大問題。

如果我們僅僅擔心個人研究項目受影響而不敢對中共直言,最後結果就是國際學界只能鴉雀無聲。所以,現在抵抗中共,對它說不、堅守底線非常重要。

我們這些海外學者參加簽名,走上媒體、發表講話,就是堅守的一部分。我1999年如果被中共判刑五年,對文革研究來說就是非常大的阻礙。正是因為國際學界和美國政府的努力,判刑才沒有成功。所以,現在進如大陸研究文革還有一點點自由。如果當年不反抗的話,情況就不會是現在的樣子。

宋永毅:共產主義內部潰敗,歷史契機可能一觸即發

宋永毅說,我覺得,剛才的網友講得都很好,但是稍微悲觀。從國際形勢看,中共現在的強大還不及當年的前蘇聯。

50年代初,美國的共產黨勢力也一度非常強大,很多知識分子真心支持蘇共,甚至主動輸送機密。今天,冷戰情況不復存在,美國社會對共產主義的理解完全改觀。這也是美國知識分子的覺醒和長期努力的結果。

美國在對華政策方面雖然走了彎路,但是現在,政界和學界看法一致,即便是幼稚的知識分子也認為,中共是威脅。

此外,網友給美國之音發來的這些郵件讓我感到欣慰。我看到,歷史和人心在我們這邊。文革時,這種做法不可想像,當時即便收聽美國之音都是殺頭罪。隨著歷史的進步和人心的變化,某個契機很可能發生作用。

我要說的是,教育界發生的事情常常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信號。變革的契機常常會在高校和文藝界顯現。共產主義從來不是從外部打垮的,而是在內部潰敗的。毛劉之斗,毛林之爭,獨裁專制體制勢必會爭權奪利,而且你死我活。從人民的力量上看,我們有機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