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中國人活的越來越戰戰兢兢

美國聯手各國對中共圍堵反擊,中國人民需要大量真實自由信息。(大紀元合成圖片)

如今的中國人,活的越來越沒有安全感,一個個都戰戰兢兢的。一不留神,就可能因為這樣那樣意想不到的原因被警察請去喝茶,或受到官方的處罰。

這不,蘇州市廣播電視總台全媒體編輯中心節目有個叫朱誠卓的副總監,在推特上註冊了一個賬號,並通過這個賬號長期瀏覽、關注境外網站的信息。這種事,若在別的國家,不用說警察不會管,也不可能管,因為一個人上網瀏覽什麼信息,完全是他的合法權利。可朱誠卓卻因此遭到了公安機關的傳喚問訊。他所在單位也隨即給於其免職、降級、扣除今年績效工資和調離采編崗位的處罰,理由是他“嚴重違反了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你說這叫什麼事?!

類似的事情不止這一例,最近就有好幾起:

3月28日,河南駐馬店一家理髮店在廣告彩頁印製“我要的是桂綸鎂,出來的是劉胡蘭”的廣告語,引發社會關注。理髮店工作人員回應稱,廣告為自行設計,“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段子,只是宣傳一下”。不料時隔一天,這家理髮店竟遭到了當地政府部門的處罰,理由是:“侮辱英烈”。

四川省仁壽縣人唐某某(女),2018年以來在農田中拍攝穿著鮮艷暴露、佩戴紅領巾的捕魚視頻,以“宜賓盈盈”賬號在快手平台先後上傳剪輯後的四段視頻,被各地網民紛紛觀看轉發,視頻播放量高達300餘萬次。但唐某某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視頻卻給自己惹禍了。3月28日,警方指她“涉嫌尋釁滋事”,將她行政拘留十二日,並罰款一千元,責令其刪除相關視頻。幫助唐某某錄製視頻的吳某某也遭到了警方的訓誡。

3月20日,浙江海寧市司法局下發通報文件,指浙江康恆律師事務所律師竺修遠和浙江海翔律師事務所律師平易觸犯了“律師應該把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法治作為從業的基本要求”的行為規範。帽子好嚇人,怎麼回事?原來,竺修遠是由於在推特上對多條“侮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有害信息”進行了點贊,而平易則是因為註冊了所謂國外反華軟體“郭媒體”,儘管並沒有使用它。

竺修遠4月10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過去在推特上看過一段有關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視頻,就隨手點了個贊,那段視頻沒多大問題,但是標題不好,說是“讀過很多書的包子”。竺修遠說:“但我們看視頻,誰會仔細看標題呢?”(在推特上)“我一共有5000條回復,300多個點贊,他們(國保)找啊找啊找,就給我找了這麼兩條出來。”竺修遠覺得這是小題大做,“比較恐怖”。在對方要求下,他寫下保證書。心有餘悸的竺修遠表示,今後不敢再用推特了。“我們生活壓力很大,上有老,下有小,······嚇得膽戰心驚。”

我相信,這類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在今後一段時期內很可能會越來越多。

眼下的中國,管控可謂越來越嚴,人們的嘴被封住了,手腳也被捆住了,這不能說那也不能說,這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更惡劣的還在於,什麼是能說的什麼是不能說的,什麼是能做的什麼是不能做的,當權者並沒有一個明確具體的標準,完全隨他們的意志為轉移。昨天說了沒人管的話做了沒人管的事,今天再說再做就要惹禍。幾年前,你在推特上註冊個賬號,想看外網站的信息儘管看,警察不會找上門,今天就不行了。幾年前,你拍個戴紅領巾捕魚的視頻發到網上會有事?不會有事。今天你發這樣的視頻你就“尋釁滋事了”!

文革時流行一句口號:只許地富反壞右規規矩矩,不許他們亂說亂動!時隔四十年後,那個時代的許多惡習又回潮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