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報導(2):被碰底線 華人家長感到火燒眉毛

民主黨一黨獨大的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將於今年5月份在全加州的公立學校里全面執行一套新版性教育教材。最近才有所知情的家長們對於新教材中很激進的內容憂心忡忡並憤起抗議。有華人家長表示這簡直是「性教唆」教材,完全不可接受。本期報導介紹幾位華人家長的反饋。

3月28日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抗議新版性教材的家長和孩子們。

民主黨一黨獨大的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將於今年5月份在全加州的公立學校里全面執行一套新版性教育教材。最近才有所知情的家長們對於新教材中很激進的內容憂心忡忡並憤起抗議。有華人家長表示這簡直是“性教唆”教材,完全不可接受。本期報導介紹幾位華人家長的反饋。

加州政府2015年通過一個法案叫《加州健康青年法案》(California Health Youth Act),又稱AB329法案,2016年1月1號正式生效。根據該法案,加州所有的公立學校都要從7年級(註:相當於中國大陸初中一年級)開始給孩子普及“全面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 education)。

到今年5月份加州教育部就會把新的教學大綱最後決定出來,各個學區也都必須執行新版性教材。對這個新大綱和新教材有所了解的家長們頓時憂心忡忡,或者憤怒不已。

其實很多家長可能還沒有注意到,加州政府去年又通過了一個新法案,AB2601,這個法案要求在AB329法案的基礎上,繼續擴大影響範圍,也就是除了公立學校之外,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的7到12年級也必須執行“全面性教育”。

特許學校原本是除了達到州政府要求的教學目標之外,實際應該有很多靈活空間,但是現在也不能免於“全面性教育”的這個要求了。

本系列報導的上一集里,我們採訪了加州的一個草根家長組織,“加州知情家長”(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簡稱IPOC)的共同創辦人艾琳·布萊曉夫斯基(Aileen Blachowski)女士。這個組織是一個以白人為主的家長團體,已經有一萬多名成員了,可見非常非常多的家長在關注這件事情。艾琳女士也提到說,他們發現不僅是美國白人家長,還有西班牙裔家長,不同族裔的家長都在關心這個事情。

在那一期的電台節目里,我們也收到幾位華人家長打進電話來表達他們的看法,在這裡為您呈現一下整理後的文字。

王先生:加州民主黨法律偷梁換柱反科學反自然反憲法

加州王先生認為加州的很多法律都是偷梁換柱的,題目好聽,實際是違反科學、違反自然的,也是違反美國憲法原則的,用社會主義手段來強制規定,這也是對家長權利的嚴重侵犯。他還建議通過法律手段起訴加州政府以廢掉AB329法案。下面是王先生的看法:

“我覺得這是不好的,因為加州現在很多法律都是偷梁換柱的,題目很好聽,但實際上是民主黨的議題(agenda)。這是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的這個法律,我們覺得是很不好的。

“第二個問題是,他們所做的那些都是違反科學、違反自然的。他們這樣對小孩的教育,就是整個把小孩的科學觀、自然觀全給顛倒了。因為你的性取向、性行為並不代表你是天生帶來的(born with that),因為從生物學上說(biologically),你原來生出來是男孩、女孩,你就是男孩、女孩。你自己以後要喜歡什麼,你要什麼愉悅(pleasure),要什麼性取向,那是你今後的事,並不能改變你原來的生物學自然屬性(biological nature)。

“根據家長們的話,(民主黨)他們編的就以社會主義手段來規定你應該相信這個、相信那個,這是第三點,就是違反美國的憲法原則。

“我建議能不能通過法律手段來起訴加州政府,把那個法律(指AB329法案)給去掉。記得2008年的時候,他們通過加州的左派法院把Property Act給否定掉了。

“總之,第一,這對孩子有很深遠的影響,把孩子的科學觀、自然觀全給弄毀了、弄亂了。第二,這是對家長自由權利的嚴重的侵犯。這是我的觀點。”

吳先生:呼籲大家投票、捐款給共和黨不要再讓民主黨有錢有權制定這類法案

加州吳先生認為,民主黨一直在做財產再分配的社會主義道路。他呼籲大家,特別亞裔,都來投共和黨的票,給共和黨捐錢。他注意到很多人反對民主黨的法案,但是卻在給民主黨捐錢,這樣讓民主黨有了錢就會做很多宣傳,民主黨得了選票就會增加手中權力制定更多這類法案,但實際上民主黨所做的是在扼殺美國夢。下面是吳先生的看法:

“我個人觀點覺得,現在民主黨人提出了這麼多的這種法案,其實一直都是在做財產再分配,就是走社會主義的道路。

“我覺得最主要的一點是,現在的加州是一個特別特別藍的州(指民主黨強勢),我希望在以後的所有投票中,大家都投紅色的共和黨的票。還有,亞裔的人,尤其是中國來的人,我呼籲大家,要多捐錢給共和黨人。

“大家都很反對民主黨人的各種各樣的法案,但實際上很多人在給民主黨人捐錢。民主黨有了錢之後,它就會做很多的宣傳。有一些大眾,他不知道這些真實的東西,他就會投票給民主黨,民主黨人得到了這些選票之後,他們就會不斷地增加自己手上的權力,就會制定出更多的(這類)法案。

“最近這些年,奧巴馬上台以後這些年推動的全民醫保這個東西,你看過去在奧巴馬之前,醫保才200多塊錢一個月。一般身體健康的家庭的保險才200多塊錢。現在保險要1,000多塊錢。這就讓很多人把自己的收入報得很低,來成為低收入的人,才能減輕醫療保險的費用。

“我覺得,民主黨也在做這些東西,實際上是扼殺了所有美國夢的。所以我呼籲大家有錢之後,一定要捐錢給共和黨,把加州變成(共和黨)紅州。”

關先生:希望大家關心公眾事務去投票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加州關先生認為,一些利益團體發出的聲音很大,他們影響到加州政府制定法律的議員,導致不論多麼弱智、腦殘的東西都能通過成為法律。因此他呼籲大家都要出來投票,發揮自己的影響力,不要只是嘆個氣就算了,而是要負起自己對社會公眾事務的責任。下面是關先生的看法:

“這個事情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一般正常的家庭,也不會考慮到性教育教材裡面會加一些什麼內容,因為我們都默認,學區選教材一定會選好的。

“但是這幾年出現LGBT(只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這些群體,他們為了自己的群體利益,還有一些商業機構為了自己的商業利益,就非要把這些超齡的學習內容加到正規的公立學校的教材裡面去。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的聲音大,另外他們也有金錢利益去影響現在加州州政府的議員。

“所以這個事情是沒有經過投票的,沒有經過全州的老百姓投票,他們自己議員就決定了,要把這個作為法律(指AB329法案)。一旦成為州法,這就象那個庇護州(sanctuary state)法律一樣,強行推出來一個法律,然後所有其它地方就必須遵守這個法律,否則就成了違法的了。所以公立學校一不小心就會違法,現在搞得學區也很被動。家長反對,加州每一個學區的家長都反對,有孩子的家長自然就反對。

“但是學區也沒辦法,他們說,這是州法。所以從根本上我還是號召大家能投票的就投票,投給跟你的理念,跟你的價值觀一致的候選人。防止這樣的事情一旦再發生,我們需要一再地抗議,然後不停地抗議、不停地組織示威活動,但是最終還是無濟於事,因為人家不管它多麼弱智、多麼腦殘,在州議會通過了它就是法律。

“那裡是制定法律的地方,我們也沒辦法。所以我希望大家還需要在繁忙的工作和生活中,抽出一點點時間,去關心公眾事務,去投票,去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我們應該是為這個社會盡一點責任,而不是嘆個氣、罵個人就算了。每個人都應該負起自己應該負的一點責任。這是我要說的。”

李女士:簡直是“性教唆”震碎三觀完全挑戰家長底線不可接受!

在我們的直播節目結束之後,還有打進電話來的朋友掛在線上,馨恬和其中的一位李女士交談了一會兒,發現她是從南加州打來的電話,她對於沒有能夠在節目中發表她的看法感到非常遺憾。

於是在我們當天所有的直播節目結束之後,馨恬又給李女士撥回了電話。

李女士對於加州新版性教材的內容感到非常震驚,以前很多人以為是謠言,沒有想到這是真的,孩子在學校上過課後回到家裡來講,讓家長們都有“崩潰”的感覺。她認為那些都是性學專家級別的內容,連普通人都不需要知道的,竟然教給孩子,這簡直是“性教唆”!完全在挑戰家長底線,完全不能接受!

李女士表示根本就不知道AB329法案在3年多前就通過了,她認為這太不透明了,連簡單的中文介紹都沒有,就這樣偷偷摸摸就要執行了,無視他們作為父母的知情權和對自己小孩的教育權;小孩在學校被“洗腦“,家長還不能干涉,卻還要為此付賬單,這太荒唐、太過分了!也是不能接受的!

李女士也希望所有家長都來關心這個事情,不要做鴕鳥,希望媒體多提供透明的信息,提醒大家多關心時政,多發表意見,現在是火燒眉毛了,太讓人生氣了!

下面是李女士的看法:

“這個消息我們知道之後,都非常的震驚,因為我們開始都覺得不會是真的。我們很多家長互通信息的時候,以為是謠傳,說美國是比較開放,好象很正常吧。但是到教育局官網去查看時,就發現很多關鍵字,再加上一些消息來源,進去看的時候確實非常挑戰。我覺得時間好象完全不對,也就是說,很多內容不應該是讓很小的孩子了解的,應該到中學或者高中,或者更之後,現在講得太詳細了,真的是不能接受。

“到現在為止,還有很多人都認為是謠傳。我們很多華人家長都很注重孩子的教學,有課後班,各種群,比如爬山群、活動群,在群里說起來,大多數人都認為是謠傳。

“我們比較認真地去看了一些信息,包括上網去看,發現確實不是謠傳,而且都已經鐵板釘釘了。我們去問教區,說確實是今年、明年都會換教材,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了。

“透明度實在是不夠。很多華人家長英文也不好,一看全是英文(資料)也就不怎麼看了。沒有中文信息啊。

“我們後來才看到,其實去年北加州就已經有抗議,聖地亞哥也有抗議,其實去年就已經是大新聞了,只是很多(華人)家長不知道。

“現在才發現好象是火燒眉毛了,有些學區已經在教了,尤其是4年級(註:相當於大陸的小學4年級)的孩子,上了一個星期的課,天天回來講,媽媽聽了都崩潰了,我們簡直嚇壞了。都到處去看,要換學校了。

“我覺得透明度實在是不夠。因為象這些資料讓我們去看的時候,全英文。英文好一點的還能勉強看一下,普通人根本看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的。怎麼就沒有簡單的,哪怕是中文的、西班牙語的、韓語的簡單介紹,手冊也應該有啊。我們完全就是一頭蒙,我覺得這個透明度太不夠了,普通的家長根本就想不到怎麼可能這樣子。

“看那些網站的圖片,都是性學專家級別的,怎麼可能讓6年級、7年級的孩子上課上到專家級別了呢?真的可以說是專家級別的,普通的人根本都不需要知道的。我覺得這完全超越了預防艾滋病,我覺得這是提前喚醒孩子。

“我的孩子有在小學,有在中學的。對我來講,都是很小心翼翼地去讓他們去接受那些信息,什麼都會很小心,怎麼可能去上課的時候已經完全是以“科學”的態度在教導他們多少種避孕方法、多少種性交方法,我就覺得這不可思議的!6年級的孩子就學這些,7年級是現場示範,我們看的真是不是謠傳,看的全是教材上的指引,講這些要做什麼,還要回答問題。

“這個課程量太大了,這簡直是性學專家級別的教育。怎麼可能說只是為了預防艾滋病。我覺得簡直就是震碎三觀啊!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不可接受!

“(我們了解的信息)非常少。在朋友圈或者微信,我們用得比較多的是微信,在一些家長群裡邊轉的文章也是各式各樣,有說很害怕的,也有說,哎呀,美國都這樣子,提前學不是壞事啊。很多家長有說,提前學沒有什麼不好啊?我們也不會教,難道想像國內那樣子不教嗎?

“但是問題是他們沒有想到,現在害怕的是新教材啊,如果是老教材,幾年前,就是2016年之前的,我們覺得問題也不大。問題是2016年之後的新法案就很過分了。很多內容提前了,中學的搬到小學來學,中學的10歲、11、12歲的孩子,就已經學到非常的……,已經絕對是教唆了。

“大家看,如果12歲,教他各種避孕方法,各種性交方法,你讓他忍個6年嗎?18歲才可以吧?那個好奇心怎麼能蓋得住?而且最讓人氣憤的是,那教材上寫的口交、肛交不會懷孕,然後我們還有這麼多預防方法可以讓你不得艾滋病。

“你說,這簡直就是教唆嘛!它的意思就是說,這個很安全的,你就去試吧。這個潛台詞不就這樣嗎?!我們又不是傻子,看著都嚇死了。這個教材上寫著的,一條條的,我們看著眼都花了,畢竟還能看英文,怎麼可以這樣子?!完全沒有中文指引,那你拿中文指引給華人家長,這個不是官方語言嗎?中文不也是官方語言嗎?這麼大件事情,要換這個教材,大幅度的換,歷史課都穿插進去了,那就不僅僅是一個月四周的課了,有20堂課,這是性教育。那其它課呢?穿插在文學課里的,歷史課、科學課,都穿插進去了,那更是防不勝防的,全面洗腦了。

“我覺得這對華人家長真的不可接受!因為這好象是不可能,他們不相信。我覺得,我們應該讓,起碼媒體應該透明的,讓大家來知道,目前這種情況,你是否有反對意見,那起碼讓大家知道現實有這麼嚴峻啊。大不了,我們就不去公立學校,就去教會學校,或者是家庭學校(home school),總有選擇啊。如果上公立學校,我們這麼放心地(把孩子)交給政府,回來之後,那個孩子覺得我們很無知啊。‘你怎麼就只知道這一種方法?我們有4、5種方法。’你說嚇不嚇人?!那才中學孩子啊。

“父母的知情權在哪裡?我們還得付賬單吧?(是我們)自己的孩子好吧?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父母權利的問題,沒有教育權,那我們還得養到他18歲對吧?我覺得這件事非常讓人不可以接受!

“是要趕緊打(電話)了,起碼知道不想跟別人去爭論,我們知道現實很累,身邊的朋友跟他們說,很多人不太相信。或者有人覺得,哦,都成了法案了,沒辦法了。沒辦法怎麼辦呢?能搬家嗎?已經都在加州落戶了,大多數新移民都很不容易,怎麼可能隨便搬啊?做‘孟母三遷’,你轉眼就搬嗎?到時候全美國都這樣了怎麼辦?

“我們很希望家長重視,因為大家都忙著滑雪啊、溜冰啊,各種課後班啊,積極得不得了。那件事情聽起來,很多都說,哎呀,消息說的沒問題啊,不會教了,沒那麼快啊,就覺得沒問題了。我覺得這簡直就是駝鳥一樣。那回頭,今年不教明年教啊,後年教啊,這事情是很嚴峻的。而且很多家庭都是兩三個孩子,大的長大了,小的還在幼兒園,還在小學呢。小孩被洗腦洗到12歲,要變性啊,爹媽還不能干涉。我覺得這太荒唐了!

“就是不尊重我們普通人的正常思維,這是作為我們傳統概念的家長,我覺得必須知情,必須保護自己的孩子!這已經是非常非常的過分了!不僅僅是說要認同,還要我們接受,還要我們去學(變成)一樣。那我的權利在哪?不能強迫我跟我的孩子去學。我覺得這是太過分了(go too far)!

“我先生開始也是不相信,發鏈接給他之後,他嚇得蹦起來了。他說,你趕緊問問別的家長是怎麼回事。所以我們才會趕緊去通消息,才知道今天可以打電話。還有加州有這個活動,就是沙加緬度(Sacramento)的活動,還有也可以寫信給議員,就是希望有另外一個法案,673法案,讓我們家長是知情的,能夠知道,可以有權退出(opt out),起碼我們要能夠有一些選擇的權利吧。

“不能一頭矇著,讓孩子就去被教了。(從學校)回來的結果就是我們家長很無知。不知道這些孩子被洗(腦)成什麼樣了。

“我們不能說害怕到就不讓孩子上學、上學校了嘛。這麼大一個公共教育系統,這個環境,他還有他的朋友呢,那他以後上大學、工作,他周圍的環境呢?

“我覺得其實不能光看著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就趕緊送孩子去私立學校,或者教會學校,大多數人還是在公立學校,這樣一下子,整個社會就已經是無所謂了。

“這本書還叫‘完全正常’(perfectly normal),我一聽,按名字一查,在網上都能賣,以前是給十幾歲,13歲以上,19歲的孩子推薦看的,現在都成為是小學孩子要看的,3年級的孩子要看的書,它提前了多少年啊!

“我就覺得我們家的小孩,怎麼可以讓他去學這些。這完全就是挑戰底線,不可接受!

“不光是華人,有的事很多人不關心,因為加州本來也是比較一黨專政,象我們這些媽媽們都很忙很忙,真得是從來也不是很關心時事,但現在加州的各種奇葩法案出來了,什麼950塊,搶1000找給你50,還有那麼多監獄的人放出來,治安那麼差,成天砸車,才感覺到加州真得是不一樣了,不能不關心時事啦。

“這些法案什麼時候通過的,我們真的不知道。你說2016年1月1日通過的,問過我們嗎?或者我們有什麼途徑知道這件事情啊?根本都不是新聞啦。我們是太不知情了。這個透明度實在是不夠。如果真得是問我們,嗨,這種情況你同不同意啊?我們可能也不會不關心,壓根就是不知情嘛。

“現在才說要執行了,才嚇死了。那3年前幹嘛去了?我們根本沒有途徑知道。也許是公開放學校什麼地方的,但是沒人通知我們去看,或者是沒有去注重,(政府)就偷偷的實行了嗎?

“透明度實在是太不夠了。如果透明度夠,90%多的家長,我相信都會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妥,起碼得有個度的問題。

“再說華人來講,可能也需要更加關心一下時事,因為這些事情真得涉及到教育才這麼緊張。其它的象治安啊、其它東西,我們可能都不是那麼關心,但是真得是從這次開始,真得是踩到底線了。

“如果說有足夠的通知,讓我們知道,我相信,大多數家長只要知道它不是謠傳,一定會提出自己的意見。不管是反對還是贊成,那我們都尊重,起碼有個數量嘛。多少人反對和多少人贊成,有個贊成率嘛。你不能強迫大多數90%多人非要去學習少數人的權利,誰的權利是不是都要有保障啊?

“希望對這件事情,媒體能夠更透明一些,也起碼多(提供)一些信息讓大家知道,最起碼不要讓別人以為是謠傳。他們說,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美國不一直這麼教嗎?根本就不知道這是這3年來的事情。已經是實施了,到了非實施不可了,到了這種程度了。

“希望媒體能夠多做一些宣傳,起碼提醒大家關心時政、多發表意見,就是多開通一些渠道,讓我們打電話進來,讓其他人的電話進來,一起交換(意見)嘛,不怕透明嘛。透明才公平嘛。我們覺得是被偷偷摸摸地實施了,現在要反對都無從下手。學校把它變成一切都是正常的,我覺得這個趨勢實在是非常讓人擔憂。

“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也借這個機會,讓我代表家長們,起碼我能代表很多跟我一樣想法的家長說說話,實在是太生氣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