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海濤:劉強東喜歡「共產主義將在我們這一代實現‌‌」這樣的大詞兒被打臉

——劉強東「被打臉」的隱秘邏輯

劉強東為何給人留下了這麼多打臉的案例?我覺得可能有這樣兩個原因—— 一個是自去年東哥在美國出的那點事兒後,他的所謂人設崩塌,公司股價一路下跌。圍觀一個成功人士‌‌「出醜‌‌」,讓公眾有某種快感。挖掘他過去那些不靠譜的言論,也是一種圍觀方式。一個是東哥極可能是一個‌‌「表演型‌‌」人格——他愛在公開場合發聲,而且一發聲就有種崇高感、使命感,然後就把自己演成了兄弟們的大哥、善良的老闆、嚴格守法的商人、很有道德感的男人。

最近幾天,網上關於劉強東的文章比較多。也不怪大家‌‌“黑‌‌”東哥,翻看他的過往言論,過去里的一系列flag,確實給人留下了太多的‌‌“臉‌‌”可以打。

比如,他曾經公開向員工保證,‌‌“你們的薪水待遇,永遠比我們宿豫縣的縣長要好,只要縣長的工資漲了,我一定給你們漲工資。‌‌”但最近,京東的快遞員被曝取消了底薪。難道是因為縣長降薪了?

比如,他曾經公開表示,‌‌“我們永遠不會開除任何一個兄弟。‌‌”但現在京東被曝出要淘汰三類人,不能拼搏的人,不能幹的人,性價比低的人。難道這些曾經的兄弟突然不是兄弟了?

類似的打臉的案例,有人總結了好多,我就不羅列了。

劉強東為何給人留下了這麼多打臉的案例?我覺得可能有這樣兩個原因——

一個是自去年東哥在美國出的那點事兒後,他的所謂人設崩塌,公司股價一路下跌。圍觀一個成功人士‌‌“出醜‌‌”,可以讓公眾有某種快感。挖掘他過去那些不靠譜的言論,也是一種圍觀方式。

一個是東哥極可能是一個‌‌“表演型‌‌”人格——他愛在公開場合發聲,而且一發聲就有種崇高感、使命感,然後就把自己演成了兄弟們的大哥、善良的老闆、嚴格守法的商人、很有道德感的男人。越是在大場合,他的發言越正能量。在面對數量龐大的底層員工時,在央視的節目中,在身為政協委員討論國是時,他不知不覺地做出承諾、立下‌‌“志向、‌‌”拔高自己。但事實上,他做不到,因為他畢竟是一個商人,商人做事最終要受到很多很多的約束。

一個老闆怎麼可以承諾不裁員?賺錢是商人的本性和使命。當人力成本過大的時候,裁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或許是之前把企業做大之後,東哥有了一種建成一個帝國的虛幻感,覺得在這個帝國里自己是無所不能的,於是便在面對鏡頭時各種承諾。

2016年,劉強東在接受採訪時說,‌‌“共產主義將在我們這一代實現‌‌”。東哥好像挺喜歡這樣的大詞兒的。他掌握著京東帝國絕對的資源調配權,他大概覺得至少在京東內部可以實現某種程度上的‌‌“天下大同‌‌”。那種大權在握,覺得有能力建立一個美麗新世界的虛幻感,容易讓人不切實際。

京東確實是一個帝國,但也不過就是一個商業機構。老闆不管有多大的夢想,最終還是要落實到每一分錢上面。若干年前,中國很多人覺得進入了美麗新世界,吃飯可以不要錢了。但後來發現,每一頓免費的飯菜,其實都是有代價的,結果是很多人餓肚子,甚至是餓死人。

懷著崇高感說出永遠不會開除一個兄弟的東哥,在面對某種不佳的現實狀況時,還是會淘汰人的,否則自己的帝國就會因為成本過高而有危險。總之,就是東哥在現實面前,確實食言了,而且註定會食言。他的承諾,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公司就是公司,老闆不可能做到永不裁員——否則,公司會因為養很多‌‌“性價比低‌‌”的人而倒閉的。

嗯,根據網上傳出的信息,京東要淘汰‌‌“性價比低‌‌”的人。這個說法有點恐怖。這彷彿在說,我要幹掉你,是因為你不行。這是在給自己的裁員找理由,同時又是羞辱被裁掉的員工。我覺得這種說法不厚道,有點像某個地方淘汰‌‌“低端人口‌‌”。不歡迎也就罷了,還要羞辱一番人家,不好。

我覺得公司裁員其實是不需要理由的。即便是一個優秀的團隊,也可能幹一項沒有希望的業務。當老闆發現這個業務無望,把整個團隊即便是優秀的團隊砍掉也是很正常的。只要履行合法的手續,把人打發走就行了,員工自會找到出路。公司裁員不必有負罪感,也不必把被裁掉的人說得很不堪,從而掩蓋自己的負罪感。

把被裁掉的人說得不堪,也是一種表演。就說京東要淘汰掉的那三種人吧,什麼是不能拼搏的人?什麼是不能幹的人?什麼是性價比低的人?這玩意兒就是三個筐,任何一個員工能可以被裝進去。劉強東是一個能拼搏的人嗎?從他創業的艱辛來看,他是一個能拼搏的人,可是從他在美國明尼蘇達的故事來看,他大概已經不那麼拼搏了。那件事導致公司市值大幅縮水,也可以推導出他是一個性價比低的員工。那東哥會把自己裁掉嗎?

所以,想淘汰三種人這種說法,自己內心裡這麼認為就行了,公開說出來就是一種不合適的表演——把裁員說得具有崇高的意義,沒必要的。裁人是老闆天經地義的權力,沒有必要說一堆理由,更沒有必要從中衍生出崇高感,只能衍生出荒誕感,只能給人提供打臉的證據。

我這麼說,絕對沒有黑劉強東的意思。一個公司的創始人,若法律賦予了他對公司的絕對控制權,如何使用這些權力,是他自己的事情。公司員工覺得老闆的最好辦法是辭職,外部人挑剔一個企業家的最好辦法是不去這個公司打工甚至不購買這個公司的商品和服務。其他的挑剔方式,比如,在網上嘲諷,在私下裡詆毀,我覺得比較無聊。

我向來不贊成員工挑剔自己的公司以及老闆。你覺得不好,離開就行了,好聚好散。我也向來不願意對一個企業家進行道德評價,只要他的行為不違法,他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

權力這東西著實是很美妙的,它可以定義很多東西,可以給掌握它的人以巨大的幻覺,以至於讓人做出不當的事情。所以,我們需要警惕公權力的擴張,因為你逃脫不掉它的服務。但我們完全不必警惕老闆的權力,因為我們沒有賣給老闆,隨時可以離開。

劉強東通過他的奮鬥,做成了一個商業帝國。他坐在這個帝國金字塔的頂端,也必然地會因為治下有數萬人,他的一個決定可能影響數萬人的前途而有一種權力在握的感覺。在這種感覺之下,立下一些自己可能實現不了或者註定實現不了的flag並不奇怪,尤其是一個表演型人格的人。讓一個大權在握的人總是理智和清醒,是非常非常難的。中國歷史上每一個王朝都證明,金字塔頂端的人總是理智和清醒簡直絕無可能。

一個人擁有巨大的權力之後,還能清醒,還能謙卑,還能敬畏權力,他幾乎就是‌‌“偉人‌‌”了。劉強東不是偉人,是一個商人,也是一個俗人。歷史地看,他以前的一些不知不覺的‌‌“表演‌‌”有些過頭了。但這不是大問題。只要公司能夠持續盈利壯大,依然會有大量的人追隨他。如果他真如自己所說,把公司做到超過阿里,還會有人著書立說證明他的NB的。

所以,我覺得劉強東不必理會網上對他的嘲諷。一個企業家的使命是把公司做NB,把公司做NB之後,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