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兩百高官家屬"叛變" 王岐山講話不算數

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事實上成為中共政局一個分水嶺。當時習近平王岐山打虎已掀下大批高官政要。中共高層換屆決定慣用以整肅官場的反腐運動會否再續高潮。據說當局為免上屆覆轍,加強對新晉人選的審核,其中有關財產公示和家屬在海外居留權、國籍等是重點審核項目,發現近兩百政要家屬是外國人,王岐山對此曾有驚人表態。

2019年中共兩會,已沒有打虎將之威的王岐山身邊圍了一圈子問題官員,比如周強。

防擴散資料顯示近兩百中共黨國政要家屬是外國人。據港媒《爭鳴》2017年4月號披露,中共黨國要人的家屬國籍屬於防擴散資料,暫被列入防擴散資料的包括:

一、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205人(包括已被開除的)、中央候補委員171名(包括已被開除的),其中至少有115名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有子女在外國持有居留權或持有外國國籍。

二、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常委161名(包括已開除的),其中有40多名常委有子女在外國持有居留權或持有外國國籍。

以上兩項加起來涉及近兩百名高官。

據悉,當時由於已在位的這些委員、常委難以整體撼動,當局唯有在新進入的官員審核方面下功夫。

港媒報導說,在該年3月中旬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時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手握審核十九大人選大權,要求可能進十九大的准中共中央委員、准候補中共中央委員、准中共中紀委委員必須公示財產及配偶子女在外國的居留權和外國國籍,並放話“動真格的,不存在退讓、妥協、再擱置的空間”。

王岐山還驚呼:如果中共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班子,都經受不了這一役,那不是要全線崩潰嗎?王岐山在一次中紀委常委會議上,引述了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講話:“反腐敗鬥爭工作進入生與死決鬥時期,停滯不前,就是政治上自殺,折中妥協就是毀黨誤國。”

報導稱,習王認為反腐工作在各領域開展,深度、進度仍面臨著壓力、障礙和挑戰,目前難啃的硬骨頭已經暴露無遺。而這難啃的硬骨頭是三塊特殊的“老骨頭”,它們分別是:

一、中共黨政國家機關部門高級官員、配偶、子女何時向社會公開公示財產、收入、在國(境)外資產及所持有的居留權、國籍;

二、部分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被揭露涉嫌利用在位期間的職權,為配偶、子女及親屬謀取非法、違法利益,有關調查工作的進展何時向社會公開、公示;

三、現任部分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被揭露帶病晉陞,涉嫌利用在不同時期擔任領導職位為配偶、子女及親屬謀取非法、違法利益,有關調查、審核工作進展何時向社會公開、公示。

報導還披露,以上內容針對時任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政治局常委、常務副總理張高麗;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部長劉奇葆;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李建國等人。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在《大紀元》2016年12月30日刊發的專訪中披露說:“十八大之前李源潮做了一個調查,十七大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央紀委委員的家屬子女已在國外定居、買房,準備棄官逃跑的佔了85%以上。‘六四’以後,可以說是共產黨在江澤民腐敗治國的影響下急劇地沉淪,腐敗墮落的官員數量之多、級別之高都令人瞠目結舌!”

與此呼應的是,香港《動向》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所作的統計,調查結果竟發現,九成中央委員親屬移民海外。

據維基解密曝光,中國大陸貪官在瑞士銀行有5000多個人賬戶,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央級大員,從副總理一級、銀行行長、部長到中央委員,很多人擁有賬戶瑞士。此外,在香港工作過的局一級官員大部分也有瑞士銀行賬戶。

中共權貴階層在海外的巨額隱秘離岸資產早前被曝光,由國際調查記者聯盟2016年初公布的“巴拿馬文件”披露,至少9名當時的現任和前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親屬,以及還有一批省部級高官捲入事件。

事實上,有關中共官員的財產申報和公示的制度,因中共利益集團的強烈抵抗而遲遲不能推行。

2014年8月,習近平、李克強當局曾出台《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試圖嘗試官員財產公開制度,但遭到利益集團阻撓。據《明報》2014年8月報導,在中共十八屆政治局常委中,張高麗成為抗拒財產申報的常委。

報導說,中共十八屆七常委要公布財產的消息傳出後,已有前任政治局常委強烈反對,並有人誓言,如果七常委公布財產,就讓他們難堪,最終讓他們下台。

據稱,江派新老常委曾慶紅、張德江和張高麗等,曾以公開個人財產會引發全國對中共的“大批判”、“社會上大混亂”為借口,先後三次阻撓、威脅主張“財產申報”的官員。

早在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許志永、孫含會、王永紅等公民發表致新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等中共高層領導人公開信,要求205名中國部級以上官員率先財產公示,徵集公民聯署超過8000人。丁家喜聯絡各地公民,參與聯絡組織了多個城市的要求官員財產公示的活動。

但2013年4月17日丁家喜被當局以“非法集會”罪名刑事拘留,罪名先後轉變為“尋釁滋事”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刑三年六個月。

據港媒透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2016年底進行了首次黨內申報財產。這一度被認為是習近平全面推出官員財產申報制度前的預熱。但實際情況是,全面公示官員財產始終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有觀點認為,因為前後任中共高層幾乎無一例外都是因權致富,而且整體腐敗已經相當嚴重,有“陽光政治”“反腐利器”之稱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自然難以推行。

據《維權網》報導,今年中共全國“兩會”前夕,一批在京訪民再度要求官員公布私人財產。訪民2月10日在北京南站,拉起寫有“強烈要求官員公開私人財產”的紅色橫幅,並上傳網路。但僅此而已。在過往曾經是兩會最熱話題的官員財產公開,今年代表們全部禁聲。

時過境遷王岐山說話不算數黨國新舊官員繼續腐敗

《中國紀檢監察報》今年3月20日發表文章,讚揚當局2018年3月通過監察法並設立國家監察委之後,中國反腐運動所取得的成就。

不過,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專家說法指出,中國所自豪的監察委系統自身就有著很嚴重的腐敗問題,卻缺乏監督機制,代表這體系有著致命弱點,“眾多貪官均肯花大錢,給監察委、紀委行賄,但這套系統內卻毫無監督機制來抗衡”。

專家特別表示,健全反腐體制首先最應該做到的就是“擁有權力者應將財產公示”,但是中共始終迴避這個議題,而且權位越高者,其擁有的私人財產越能保密,致使中國的體制從第一拍就背離反腐的基本原則。

中共一黨專制之下,在習近平反腐中上來的官員同樣是腐敗官員,不少貪腐淫亂醜聞在海內外流傳的高官仍然受到重用。中共十九大上位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天津書記李鴻忠、雲南省長阮成發、福建副省長李德金等等都是醜聞纏身。有“腐敗總教練”之稱的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共眾多權貴家族,並未被反腐運動觸及。

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諸多預測認為習近平會打破所謂“七上八下”的天花板,讓王岐山連任,據說王岐山也只是表面推辭,但最終一舉全退。這裡面內幕深深:本來配合習近平肅清江派為主的反習勢力的王岐山,在差點直搗黃龍府捉“虎王”之際,卻突然收兵。

有評論認為,王岐山的退位似乎只是一場權力的交戰或政治交易,習王或因實力不夠而妥協,或因受保黨的意識局限制約,權衡之下寧願反腐“放一放”,功虧一簣。

而王岐山自己在過去兩年間角色的轉換,由打虎將再到國家副主席,雖然也算就了高位,成為中共國之主的副代表,但只算空掛榮譽之位,說不好聽是閑職,即使排行僅在七常委之後,早已失去當年掌管一國反腐,讓國級貪官也心驚叩首之威。如此說來,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驚人表態只是空喊口號,說話不算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