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六四30周年在即 天安門母親繼續抗爭要求為六四正名

軍醫蔣彥永

在觸動中共敏感政治神經的八九民運六四屠殺30周年的前夕,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之一的張先玲表示,當局封殺鎮壓紀念六四的活動,是膽怯的表現,但邪惡戰勝不了正義。同時,曾幾次上書中共高層要求對鎮壓認罪的前解放軍少將軍醫蔣彥永,星期二「被住進」曾工作過60多年解放軍301醫院繼續「嚴加看管」,無法與外界聯繫。

在1989年六四屠殺30周年紀念日逐漸接近之際,當局已經更加嚴格地控制相關信息及人士,而且力度超過以往。「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的張先玲幾十年來參與「天安門母親」這一受難者群體與強權和遺忘的抗爭,並在另一位主要發起人、前人大哲學系副教授丁子霖近年體弱多病後,逐漸挑起大梁,成為「天安門母親」的主要發言人。而今年也已經82歲的張先玲近日因高血壓卧病在床。她星期三傍晚表示,天安門母親群體抗爭的所代表的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以及當局的鎮壓。

她說:「我身體不好,血壓高,我現在躺在床上,所以我只能說幾句話。今年30周年,當局肯定會採取更嚴厲的措施,這是在我們預料之中的事情。但是我總歸認為,它再大的最後的鎮壓,只能是一種膽怯的表現,再大的鎮壓也不可能壓下正義的聲音,也不可能壓下正義的力量。」

1989年6月4日凌晨1點多,張先玲年僅19歲的高中生王楠,在北京南長街遭戒嚴部隊掃射的子彈射穿頭顱,由於戒嚴部隊不許救護車到長安街將受傷人員拉走醫治,王楠幾個小時後失血過多身亡。張先玲數年前輾轉將兒子當時戴過的留有彈孔的摩托車頭盔捐獻給了香港支聯會發起的「六四紀念館」作為永久遺物展品。

「天安門母親」是由獨子在六四中被打死的丁子霖和張先玲等人發起,一群六四遇害者的母親組成。幾十年來,她們要求中共平反六四,徹查及公布六四事件並向死傷者家屬公開道歉。這一自發性的組織及其成員經常受到當局的阻撓、騷擾和刁難,包括不可公開悼念六四遇害親人,時常被軟禁、跟蹤和監控等等。

六四慘案30年後,「天安門母親」中已有55位難屬相繼離世。在今年兩會召開時,天安門母親像以往一樣發表長篇文章,並致函國家領導人,重申「真相、賠償、問責」三項基本訴求,要求將六四問題納入法治軌道解決,為死難者正名。

天安門母親堅持抗爭

同時,中國資深媒體人、曾因六四遭當局關押的高瑜女士星期三在推特上透露了為六四30周年,今年兩會再次上書最高層的前301醫院外科主任、86歲的蔣彥永醫生,住進301醫院繼續被嚴加看管,就連他的夫人也沒有他的聯繫方式,且因腿疾嚴重也無法到醫院尋求看望。

此前,高瑜4月8日曾發推表示,蔣彥永當天被批准到301醫院接受會診,走出干休所大門時,受到崗哨的阻擋,不讓出門,還遭推搡。家中兩部座機也被掐線。蔣彥永非常氣憤,斥責解放軍違反憲法。

1989年六四屠殺發生後曾在醫院搶救和救治六四死傷者的蔣彥永,日前接受港媒採訪時透露,他在今年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再次去信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全國人大,希望他們主動解決六四問題,正確評價六四事件。他上書後即被當局24小時看守。

蔣彥永表示,六四事件最初被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後改為「政治風波」,說明當初鎮壓是錯誤,重新評定六四是人心所向,也可以減少對社會帶來的不安。

蔣彥永還透露,中共體制內一直都有聲音要求高層主動糾正處理六四事件的做法。2008年兩會期間,3位民主黨派的領導人聯名提出要糾正六四錯誤。2016年全國政協會議,全國政協副主席韓啟德等3人,也都明確要求儘快糾正六四錯誤。

一生堅持將真話的蔣彥永2003年對外披露當年薩斯SARS(非典)疫情真相,迫使 中共當局承認非典泛濫,從而引發全球的關注。同時,這也使他成為當局的「麻煩」,走上「持不同政見」的道路。

記者星期二傍晚撥打蔣彥永家中電話及手機,都無法撥通。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