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維健:中美衝突中西方國家的最嚴重危機

——中美的根本是文明的衝突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川普總統的堅定支持者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星期二(4月9日)在華盛頓說,美中之間是長期的有關“文明的”衝突。在這場較量中,美國正在“失敗”。

毫無疑問金里奇的文明衝突論是對中國戰略性的認識,但是很遺憾他的認識還沒有成為美國的主流觀點,相當多的美國政治人物對中國沒有清醒的認識。川普總統對中國的貿易戰雖然風風火火,還是沒有把文明衝突這一戰略性的政策放在一起考慮。如果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只是作一些貿易,科技,教育,移民等方面的調整,不是戰略性的改變,中國對美的威脅始終是存在的。中國不會因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有多大的損失,這些損失會加到消費者頭,科技上也不可能完全防範中國,中國也已到了能夠自主創新開發的地步。教育移民這二塊最多也只能是限制。而中國又可能利用這些煽動民族主義,把中國出現的問題全部轉嫁到美國身上,並以此凝聚民族精神。這是中共屢試不爽富有成效的方法。零敲碎打已經對中國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脅,美國這些年來幫助,助長中國的發展,已經養虎為患,如果再放虎歸山,必然為虎所害。

金里奇還強調;中國已經取得了令人不安的三大戰略勝利,包括佔領和有效控制南中國海;中國帝國建設已經伸入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在全球5G網路市場可能已經取得了不可逆轉的上升趨勢。從金里奇強調的中國三大戰略勝利來看,美國已相當的危險。而這個世界上一當美國對付不了中國,就沒有一個國家或聯盟能夠對付中國了。畢竟中國有十四億人可供中共奴役,集中全國財力供中共使用,而中共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也指日可待。當中國的勢力推到全球後,世界為成會怎樣的世界呢?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全世界全都成了今天的中國。而不僅僅是香港變中國,台灣變中國,東南亞變中國,非洲變中國,拉丁美洲變中國。

中美之間不可能共存共榮,這是西方左派的一廂情願。中美之間是美國不把中國幹掉,就是中國把美國幹掉。專制與民主之間是沒有調和餘地。如果說民主可以容忍專制存在的話,那麼專制是絕不允許民主存在。最近習近平再一次強調;“社會主義必然戰勝資本主義。”這是最好的證明。中國目前的經濟科技使中共領導人已經有了足夠的信心把紅旗插遍全球。“一帶一路”就是紅旗播遍全球的戰略思考下制定的。儘管美國一再提醒那些涉及“一帶一路”的國家,但中國仍然取得了長足的進展。有人說中美必有一戰,但戰爭早已打響了,只不過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美國幹掉中共專制政權,既幫助中國人建立民主社會,也是美國不受中共侵犯,唯一的一勞永逸的選擇。二戰開始美國持中立態度,直到日軍轟炸珍珠港美國才正式參戰,最後打到日本本土結束日本軍政府,同時修改憲法,改造政治制度,使日本成為國際文明社會的一員,永遠消除日本對美國的威脅。雖然中國還不至於軍力威脅到美國,但政治威脅可能比軍事威脅來得更奏效。中國國防大學等軍事單位製作的“較量無聲”對此作了最好的註解。其中有一句話;21世紀最後的較量決定世界的未來。中國從來沒有對世界如此野心勃勃,因為,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的黨,是國際共產的馬列主義政黨,黨的綱領是“解放”全人類。讓全世界的統治階級(政府)在共產革命面前發抖。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美國及西方民主國家遭受二戰法西斯聯盟侵略以來最嚴重的危機。這個危機的關鍵是沒有看到危機。一當認識到危機克敵制勝是沒有問題的。

金里奇的講話震聾發聵,美國政府能聽多少,能做多少,決定著這個世界的禍與福。

來源:北京之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