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葉檀:這件事關乎中國5億人未來的財富生活!

中國政府推出放開城市落戶及放開戶籍政策,福兮禍兮?(圖片來源:)

放開戶籍是城鎮化的重要步驟,多數人沒有讀懂其中真正的含義。

城市化並不意味著房價普漲,別跟我說什麼房價小陽春,那是“假陽性”。同一時段,廣州、深圳房價截然不同,能說房價普漲了嗎?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會錯意的距離。

4月9日,媒體披露發改委印發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受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以及放鬆多個城市落戶限制消息影響,各種解讀、房價上漲的消息層出不窮,房地產上市公司股價聞聲上漲。

大概是實在看不下去了,4月12日,官方《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評論員觀察,標題是不溫不火的《寫好新型城鎮化建設大文章》,通讀全文後,有的網站改成了更直接的標題——不管戶籍制度怎麼改、城鎮化如何推,“房住不炒”定位不能動搖。

戶籍放開跟房價上漲,邏輯不同,別混為一談。戶籍放開,讓二線城市、強三線城市、衛星城基礎更實,變成一鍋堅硬的稀粥,對一線城市中性,對收縮型城市,絕對是個重大利空。

未來幾十年,是中國城鎮化銜枚疾進的階段。

一,有2億多在城鎮的常住人口真正落戶城鎮

有多少人會最終落戶到城鎮?根據不同的目標,預測的數據大不相同。按照現有的城鎮化率來統計,實打實的,大概是2億人。

2月28號,中國國家統計局網站發布《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截止2018年年底,中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9.58%,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43.37%。

2018年年末,全國大陸總人口139538萬人,比上年末增加530萬人,其中城鎮常住人口83137萬人,佔總人口比重(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9.58%,比上年末提高1.06個百分點。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43.37%,比上年末提高1.02個百分點。

按照常住人口計算,有56401萬人住在農村,按照戶籍人口計算,有79020萬人口是農村戶籍。這22619萬人,本來就應該把戶口遷到城裡來。他們工作在城鎮,生活在城鎮,繳納稅費在城鎮,跟所住的城鎮血脈相連,戶口卻在農村,浪費了多少資源!

這些人的戶籍遷移到城鎮,其實成本是不高的,難就難在,有些人未必想遷到城市,尤其是東部發達地區,在村裡戶口,就有股權有分紅,遷到農村遷個試試?太難了。

二,到2020年底,有1億在城鎮就業的人落戶城鎮

按照布置,今年是解決1億人落戶的關鍵之年。

2015年6月29日下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布魯塞爾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共同出席2015中歐城鎮化夥伴關係論壇並致辭,當年,中國城鎮化特別要解決好“三個1億人”問題。也就是,到2020年,要讓進城務工農民中的1億人在城鎮落戶,變成真正的城裡人;加快中西部地區城鎮化進程,引導1億農民自願就近就地進城;集中力量進行棚戶區和城市危房改造,解決好1億人的居住問題。

這次發改委的重點任務提出,突出抓好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工作,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目標取得決定性進展,實現常住人口和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均提高1個百分點以上。

1億人落戶是到2020年的目標,這1億人多數是已經在城鎮就業、戶口不在城鎮的人。

為什麼2018年,各個城市放開落戶?主要原因就是完成到2020年的目標。

2016年,國發〔2016〕8號《國務院關於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若干意見》就提出,下面這些人要優先落戶,農村學生升學和參軍進入城鎮的人口、在城鎮就業居住5年以上和舉家遷徙的農業轉移人口以及新生代農民工落戶問題,全面放開對高校畢業生、技術工人、職業院校畢業生、留學歸國人員的落戶限制,加快制定公開透明的落戶標準和切實可行的落戶目標。除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外,其他城市不得採取要求購買房屋、投資納稅、積分制等方式設置落戶限制。

西安、武漢、寧波這些城市都放開,不能光從房價上來理解,沒有城鎮化大背景,沒有經濟發展,這些城市就是想放開,也放不開,沒有能力,沒有膽量。

三,發展現代化農業,大概需要挪出5億多的農村人口

還有第三個數字,中國農村大概需要多少人口?

中國農業生產效率要大提升,農業人口數量必須下降,才能從小農經濟過度到現代農場經濟,或者是日本式的現代精緻農業。

看看其他發達國家需要多少農業人口?6年前美國的數據是,美國農業產值僅占經濟的1.2%,3億多人口住在農村地區的人口僅占約2%,從事農業生產的人不到1%,只有半數將農業作為主業。

假設,中國最終人口穩定在15億人,2%的人住在農村,那就是3000萬,那就意味著中國最終還要從農村挪出5億多的人口——城鎮化哪裡已經結束,明明是剛剛開始!

未來波瀾壯闊的城鎮化經濟大周期,美國用了一百多年完成的,日本從明治維新開始,也用了一百多年的時間,才達到今天93%的城市化率。

從改革開放開始,中國用了40年完成了50%左右的城鎮化率,最樂觀的預計,還得用半個世紀的時間,才能徹底完成城鎮化,達到發達國家的平均水準。

四,最有希望的城市在強二三線在經濟發展良好的衛星城!

超大、特大城市的人口不會大幅增加,在重點任務里說了,超大特大城市要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

官方報紙的文章舉的例子是北京,北京過去兩年“減量發展”,一方面退出一般製造業企業1307家,疏解提升市場和物流中心500個,為創新引領騰出了寶貴空間,另一方面嚴守人口總量上限、嚴控城鄉建設用地規模,為環境改善和老城新顏劃定了戰略留白。

北京的非核心功能在疏解,通州這些地方才有了騰飛的空間。

北京、上海的人口不會再增加,從水資源、從經濟的均衡發展角度,不可能增加。2015年京滬常住人口數據,已經進入均衡新常態。

超大特大城市要做的事情是公平,“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佔主要比例。”

那些在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工作了多年,為超大城市作出貢獻的人,在這些城市繳納了稅費、社保的人,不能年齡大了就被掃地出門,又趕回農村去,讓河南這些省去養老。這不公平!

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就是容納人,也是有限的。

那人口往哪裡去呢?我認為是強二三線城市,比如西安、貴陽這些城市,還有,就是城市群中距離核心城市這個圓心一小時交通圈內的地方。

按理來說,中小城市有容納能力,但就業機會與資源的集聚是在大都市圈,即使是中國最發達的都市圈長三角、珠三角,人口集聚度也不如東京灣大灣區,每平方公里擁有的人口數量根本不在一個數量級。不是因為深圳人口少,而是因為城市群內集聚度不高。

長三角都市圈是比較均衡的,在上海住,跟在杭州、南京、蘇州住沒有太大區別;崑山已經跟上海、蘇州連為一體,做進出口貿易的人,在崑山是個好選擇;做電子商務的人,在杭州比在上海強;只有做金融的人,才應該選擇上海,不同的城市只有適合不適合之分,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未來,類似崑山這樣的城市會越來越多,願意打拚的人,在城市群核心城市的一小時都市圈裡選擇自己的工作巢穴,是最好的選擇。

五,不要把城鎮化跟房價攪和在一起堅持判斷房地產黃金時代已過白銀時代仍在

過去房地產二十年的黃金時間標誌如下:

1988年2月25日,中國國務院頒發《在全國城鎮分期分批推行住房制度改革實施方案的通知》,決定從1988年起,用三到五年時間,在全國城鎮分期分批把住房制度改革推開。

1998年,中止福利分房,開始貨幣化分配,這是房地產全面市場化銜枚疾進開端。所以,中國的房地產黃金時間,是從1998年開始算的。

2018年3月,“房住不炒”在全國兩會中正式提出,給全年房地產市場定下主基調。無論城鎮化如何,房住不炒的基調不會變。

2018年6月18日,全國統一的不動產登記信息管理基礎平台已實現全國聯網,中國不動產登記體系進入到全面運行階段。

以後,是房地產的白銀時代,不會大漲,不會大跌,享受平均收益,機會還在,但不能閉眼買房。

房價上漲,必然伴隨的調控深入;房價下挫,必然伴隨局部寬鬆。千城千策,保持房價區間震蕩,房價將與CPI、GDP、租金回報的上漲同步而行,而不會一騎絕塵。

城鎮化黃金時代,不會變成房價的又一個黃金二十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