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外交智庫:川普對中(共)國的巧妙施壓已經取得成功

美國重要外交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發布特別報告,肯定川普總統對中政策。報告認為他的整體外交政策比反對者所批評的要好。

報告認為川普的對中政策扭轉了過去20年、3屆美國政府——從柯林頓、小布希到奧巴馬政府對北京戰略意圖的誤讀。

報告稱“鑒於中(共)國實力的崛起對世界秩序以及美國及其盟友不斷累積的危險戰略後果”,這種誤讀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對美國外交政策損害最大的三大錯誤之一”。

其餘兩個分別是1965年在越南的軍事升級和2003年入侵伊拉克。報告稱“這一長期失敗的對中政策有可能成為過去70年來美國(外交)政策的最大瑕疵。”

報告說,川普政府喚醒了面臨中共對美國國家利益和民主價值越來越大威脅的美國,“在北京果斷地將大部分亞洲國家納入其軌道並遠離美國的時候,如果沒有川普政府對中共實力日益增長的危險進行持續的政治推動,美國可能還在繼續其夢遊。”(sleepwalking)。

這份特別報告的作者是外交關係協會美國外交政策資深研究員羅伯特·布萊克維爾(Robert Blackwill)。他也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院亨利·基辛格全球事務中心的高級研究員。他給予川普對中政策的評分為B+。可以解讀為介於優(A)與好(B)之間。

對國家利益的影響是更重要的評估標準

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Richard Hass)在該報告的前言中肯定布拉克維爾對川普外交政策的評估,“並沒有根據他(川普)和他的政府的外在言辭,而是根據這些政策對美國國家利益所產生的影響。”

在這份評估川普政府眾多外交政策的報告中,對中政策被置於最前面。

報告說,“值得肯定的是,川普政府從那以後採取了同過去的許多錯誤不同的更為清晰的對中政策。”

這些政策行動包括:2017年12月川普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強調“中(共)國正利用經濟誘惑和懲罰手段,影響力運作和暗示威脅使用武力以說服其它國家重視其政治和經濟議程。”2018年1月發布《國家國防戰略》,稱“中(共)國是一個戰略競爭對手,它利用掠奪性經濟恐嚇鄰國,同時將南中國海軍事化。”2018年10月4日,彭斯副總統發表了“美國政府就美中關係50年來最嚴厲的演講”。2019年2月11日,川普總統簽署《美國人工智慧計劃》的行政命令。

貿易戰——巧妙施壓已經成功

關於川普發動對中貿易戰,這份報告說,他“公開、大聲對抗北京及其長期的不公平貿易做法”,“儘管對國際商務以及貿易赤字和關稅的作用有著重大的誤解”,但“川普對中(共)國的巧妙施壓已經取得成功。”

報告說,“川普的對抗性貿易政策可能導向一個重大協議。雖然美中貿易談判結果仍不明朗,但川普可能獲得中(共)國政府在貿易上的重大讓步,而這是奧巴馬政府尋求過、而未能通過外交途徑獲得的。”

報告說,雖然北京可能對其承諾再次食言,但川普的貿易策略卻“可能已經突破了迄今為止北京為其貿易不端行為設置的難以逾越的屏障。”

報告認為,在制裁中國公司,如中興、華為等,川普的政策採取了“進一步行動”。

報告指出,“與其任何前任相比,川普總統對北京施加了自1990年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以來更大的經濟壓力來改變其貿易做法。”

保持美國投射力在亞洲的存在

在亞洲地區安全方面,川普政府堅定地保持了美國在西太平洋爭議地區的存在。

川普政府期間,部署在亞洲的美國海軍艦艇數量從奧巴馬政府時期的273艘增加到287艘。在南中國海,美國海軍至少已經進行了10次航行自由行動。到2019年2月,這些行動的數量是奧巴馬政府8年任期總數兩倍

美國印太司令部在前沿優先部署了最先進的戰機,包括F-35和P-8波塞冬海上巡邏機,許多無人駕駛飛行機,以及遠程轟炸機。

五角大樓斥資研究無人飛行器和無人系統以及遠程反艦導彈,以補償水面艦艇有易受“反介入/區域拒止”武器,如陸基導彈,攻擊的弱點。

為應對中共遠程導彈攻擊具體目標的能力,印太司令部正繼續履行防禦態勢調整計劃,這包括在環太平洋地區增加新的軍事基地,以及在衝突發生時分散供應庫存和改善與區域盟友溝通的努力。

報告說,美國“在很多方面一直與日本和其它傳統地區夥伴保持著強大關係”,包括與日本自衛隊的聯合軍演,與澳大利亞舉行最大規模的軍演。

川普政府還為把印度作為其區域戰略更重要部分而努力。這包括了2018年5月把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美國正計划進行與印度的首次陸海空軍演。川普政府繼續奧巴馬政府的東南亞海洋安全計劃,增撥3億美元改善東南亞國家在孟加拉灣、南中國海和許多太平洋島嶼周邊的通訊系統和巡邏能力。

對抗“一帶一路”力度不夠

針對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華盛頓推出了一些發展項目,包括2500萬美元的電訊項目、5000萬美元的能源基礎建設,和3000萬美元新基礎建設過渡協助網。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已經在印太地區投資39億美元,其繼任機構美國國際發展金融公司的借貸規模將加倍,為更多新項目提供資金。

但報告指出,“華盛頓如果希望成功對抗北京,必須推動更大規模的私人投資”。

美在亞洲實力投射是平衡北京的前提

報告同時指出,美國首先要加強其對亞洲的軍事、外交和經濟實力的投射,加強其與盟友的互動,幫助他們建立軍事實力——而不僅僅是空談競爭。華盛頓必須認識到日本是美國在亞洲和世界的最重要盟友。報告認為,北京認的是實力和對其是否有利,根據以往經驗,可能需要時間讓北京確認它值得與華盛頓坐下來認真談判。

報告認為,現在美中關係自二戰以來進入了第4階段。第一階段:美國未能阻止毛澤東奪取政權,雙方進入敵對期;第二階段:尼克松和基辛格打開中國大門,對抗蘇聯,結束越戰。第三階段:華盛頓尋求把北京納入國際體系使之成為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加入美國倡導的國際秩序。第四階段已經開始,美國完全明確了中共實力崛起帶來的威脅,並有效採取了初步行動加以應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