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陸一季度GDP增長6.4% 業界釋因

美國經濟學家佩蒂斯(Michael Pettis)表示,中國大陸的GDP成長率可能只有中共官方數據的一半。圖為2019年3月8日,山東省青島市的港口一景。

中共國家統計局4月17日公布了今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長6.4%,高於預期。有外媒對此進行了分析。

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大陸一季度生產總值213,433億元(人民幣,下同),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4%,與上年四季度相比持平,比上年同期和全年分別回落0.4和0.2個百分點。

同比增長6.4%的數據高於業界之前認為的6.3%,也高於路透社預計的6.2%。對此有大陸業界人士開始聲稱大陸經濟已經見底,已經開始穩定了。

但是《紐約時報》則認為,大陸經濟能在第1季增長6.4%是因為近幾個月銀行向該國經濟注入的數千億美元資金,以及官員們向國有銀行施壓發放貸款的結果稱。

紐時警告說:經濟好轉的跡象很可能並非源自中國商界領袖對中國經濟實力的信心突然爆發。

麥格理集團(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胡偉俊(Larry Hu)表示:“這一次,他們動用了壓倒性的力量來提振經濟。這就是經濟在第一季度企穩的原因。”

而在許多方面,中共的政策制定者正在回歸早先的做法:發放更多貸款以換取短期信心的增強。但這種做法讓這個國家被債務淹沒,有可能在未來幾年阻礙經濟發展。

胡偉俊說,中國大陸衡量新增貸款的最廣泛指標“社會融資總量”今年第一季度躍升至1.2萬億美元,銀行貸款達到創紀錄的8650億美元。

有經濟學家們表示,最新一輪由政府推動的金融支出在數量和規模上都令人矚目。

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表示:“中國大陸已經處於全球有史以來最大的信貸泡沫之中,”而且,中共當局一直未能擺脫舉債的習性。

報導警告,這些都是有代價的。在中國大陸繁榮發展的初期,企業和地方政府可以大量借債,他們知道,加速增長有助於確保他們的冒險得到回報。現在,中國經濟規模龐大,這使得中國越來越難以簡單地通過發展擺脫債務增長。

花旗新興經濟部門主管魯賓(David Lubin)日前也撰文表示中共最新一輪的刺激措施無法產生之前對經濟的刺激效果,主要因為中國面臨的政策困境以及中國轉向消費導向的成長模式。

魯賓認為,中共的政策困境在於:該國有GDP成長目標,也有金融穩定目標,但因中國成長模式依賴信貸的本質,因此無法同時達到2個目標。提高GDP成長意味了增加債務,將產生金融脆弱性;增加金融穩定意味了必須去槓桿,又會傷及GDP成長。

而隨著時間演變,中國大陸的政策困境似乎更加惡化,換言之,增加GDP成長1個單位,對金融穩定構成的威脅遠大於過去。由於中國大陸債務水準已居高不下,犧牲金融穩定對北京當局造成的不安也更甚於以往。

中國大陸最新一輪的刺激措施無法產生上述效果的另一原因是中國大陸轉向更消費導向的成長模式,過去靠投資和出口拉抬成長的模式正在減弱,反而更加依賴中國大陸的消費者。過去5年,消費對中國大陸GDP成長的貢獻已超過60%,高於10年前的45%左右。而中國消費支出對全球商品價格、全球貿易、甚至歐元區經濟造成的正面溢出效應可能比過去小很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劉毅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