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最令人擔憂的一幕終於發生了...

一個國家,是不可能永遠違背經濟規律而取得長效發展的。 現在,最令人擔憂的一幕終於發生了——中國經濟的「耐藥性」越來越強。

在中共的刺激政策下,中國各地都有過建設狂潮。這讓中國第一季度GDP數據超出市場預期。不少經濟學家擔心,經濟風險依然存在,只是被拖延了。有分析認為,中共刺激措施不再像以往那樣有效,其政策周期越來越短,中共已經處於兩難之境。還有文章顯示,現在,最令人擔憂的一幕終於發生了——中國經濟的“耐藥性”越來越強

4月17日,中共官方公布了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GDP增長率達到6.4%,高於6.3%的市場共識預期。最罕見的增長,當屬工業增加值,從5.3%強勁反彈到8.5%。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卻說,經濟風險實際依然存在,關鍵是很多問題被延後了,沒有得到解決。

李迅雷表示,“雖然第一季度的數據超出預期,但整體經濟趨勢處於下行狀態。”

英國《金融時報》4月18日報道,中共地方政府今年一季度發債1.2萬億元人民幣,大部分資金用於基建項目。

不過,這些建築工程似乎只是為建而建,完全沒有考慮其投資與回報的比例。河南省洛陽伊濱區就是一個例子。

英媒報道說,從遠處看,伊濱區很像一個欣欣向榮的經濟中心。塵土飛揚的背景下,鱗次櫛比的住宅大樓望不到盡頭,似乎表明此處正經歷一場小規模繁榮。

不過,驅車駛過這個地區,就會發現一片沒有生氣的郊區景觀。樓房幾乎是空的。有些是新建成的,還有一些已經閑置了五年以上。

另外一個例子是中國天津的于家堡金融區,這是天津地方政府大量借貸建起的,但五分之四的辦公空間是空的。

中國經濟最令人擔憂的一幕終於發生了

署名智谷趨勢“路口大爺”4月18日撰文表示,原本被摁住的房地產,又一次坐上了中國經濟力的核心驅動地位。

上幾張圖片大家就清楚了。

房地產投資強勢反彈。1-3月砸下2.38萬億元,其11.8%的增速創下了近四年來最高紀錄,輕輕鬆鬆超越整個經濟大盤。

商品房銷售止跌回暖。不管面積,還是銷售額,都有非常明顯的改善。

現在,多個地方的房價醞釀上漲。70城房價的同比和環比漲幅雙雙擴大,一手房上漲的城市有65個,二手房上漲的城市有57個,又一次回到歷史高位。其中,丹東新房房價以20.2%的環比漲幅領漲全國,投機之風再起。

中共喉舌新華社旗下的《經濟參考報》刊發了原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撰寫的文章,對房地產市場發出了厲聲警告:

“警惕新一輪房價上漲,堅持房地產調控不動搖”

盛松成稱:

“部分城市房地產市場已經出現回暖態勢,且宏觀經濟形勢也有利於房價上漲……即使政策嚴控,房價依然上漲,這也意味著未來穩定房價、防止房價進一步上漲的壓力較大,調控的任務依然艱巨……有些城市開始出現房地產調控政策微松的跡象。”

“路口大爺”表示,“宏觀經濟形勢有利於房價上漲”,這句話已經很直白了,央媽放的水,滲進了房地產

用基建和房地產啟動經濟的復甦進程,中國還是在重走老路。

天風證券的研究數據表明:3月新增中長期社融1.66萬億,其中去往基建和房地產方向(包括居民中長期貸款)的金額可能超過1.4萬億,佔比高達84.3%!

而今年中國要發行地方債2.15萬億,其中,一季度已經發行1.4萬億,同比增長540.82%。盛行的地方債也助力了基建。

每次到了關鍵的結構性轉型節點,中國總是選擇最輕巧的方式:放水,基建和房地產。

相比之下,真正能帶來內生動力的民間投資、製造業投資,卻還在進一步下滑,民間投資增速從1-2月的7.5%下降至6.4%。

文章說,一個國家,是不可能永遠違背經濟規律而取得長效發展的。

現在,最令人擔憂的一幕終於發生了——中國經濟的“耐藥性”越來越強

1刺激政策的效應正在遞減。

金融數據直到今年3月才明顯好轉,而過去金融數據一般最早企穩回升,M2增速平均時滯是3個月,社融增速是5個月。

消費增速時滯8個月以上,過去平均是6個月。

工業增加值增速也是超過半年才反彈,過去時滯為2-5個月。

2投資的效用也不如從前。

三駕馬車,消費、出口、投資,對一季度經濟增長的貢獻作用,分別為65.1%,22.8%,12.1%。

投資的貢獻度較去年同期下降了整整28.3個百分點。統計局解釋為三駕馬車的此消彼長,但從另外一個角度出發,投入了那麼多的資金到投資領域實際效用卻在削弱,似乎也是講得通的。

另外,消費貢獻度雖然最大,卻經不住細細考究。

(進口數據下滑,反應居民實際消費需求不強)

在第一季度的消費數據中,教育文化娛樂消費增速最快,超20%。但是!住房消費的增長金額卻是最多的,占人均消費支出的比重也進一步增長到21.9%。說來說去,中國經濟還是在靠房地產。

中共經濟刺激效果不復以往

花旗新興市場經濟主管戴維·盧賓4月18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表示,中共當前刺激舉措效果不像以前那樣明顯。

文章認為,中共處於兩難之境,它設定了GDP目標和金融穩定目標,但由於中共的經濟增長模式依賴信貸,這兩個目標無法同時達到。GDP增長意味著債務上升,這會帶來金融脆弱性;增強金融穩定則需要去槓桿,這將影響GDP。

文章說,隨著時間推移,中共面臨的難題變得更為嚴重。換句話說,每提高1單位的GDP會比以前更威脅金融穩定。中國債務存量現在非常巨大,因此任何犧牲金融穩定的事情都會讓北京比過去更緊張。一個很說明問題的例子就是,兩年前習近平講話稱,“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