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經濟刺激顧前不顧後 留下一片殘局

在中共的刺激政策下,中國大陸各地都有過建設狂潮,但這些工程很少考慮投資與回報的關係,刺激過後,留下一片片空置的樓宇。今年,中國經濟加速回落,中共再度以基建投資等刺激方式拉動經濟,這讓中國大陸第一季度GDP數據超出市場預期。不少經濟學家擔心,經濟風險依然存在,只是被拖延了。有分析認為,中共刺激措施不再像以往那樣有效,其政策周期越來越短,中共已經處於兩難之境。

中共刺激政策之後留下片片空置建築。(網路圖片)

在中共的刺激政策下,中國大陸各地都有過建設狂潮,但這些工程很少考慮投資與回報的關係,刺激過後,留下一片片空置的樓宇。今年,中國經濟加速回落,中共再度以基建投資等刺激方式拉動經濟,這讓中國第一季度GDP數據超出市場預期。不少經濟學家擔心,經濟風險依然存在,只是被拖延了。有分析認為,中共刺激措施不再像以往那樣有效,其政策周期越來越短,中共已經處於兩難之境。

中共經濟刺激政策留下一片殘局

英國《金融時報》4月18日報道,中共地方政府今年一季度發債1.2萬億元人民幣,大部分資金用於基建項目。

不過,這些建築工程似乎只是為建而建,完全沒有考慮其投資與回報的比例。河南省洛陽伊濱區就是一個例子。

英媒報道說,從遠處看,伊濱區很像一個欣欣向榮的經濟中心。塵土飛揚的背景下,鱗次櫛比的住宅大樓望不到盡頭,似乎表明此處正經歷一場小規模繁榮。

不過,驅車駛過這個地區,就會發現一片沒有生氣的郊區景觀。樓房幾乎是空的。有些是新建成的,還有一些已經閑置了五年以上。

伊濱區的現象表明在中國大陸腹地一些城市,住房需求不太可能很快恢復。洛陽當地人說,該市各處散布著多達120個閑置或廢棄的住房開發項目。

另外一個例子是中國天津的于家堡金融區,這是天津地方政府大量借貸建起的,但五分之四的辦公空間是空的。

據《紐約時報》報道,于家堡金融區自稱是中國大陸的曼哈頓,但可能更適合被視為中共增長模式崩潰的紀念碑。很多建築物的建設已經停止,只留下高聳的骨架。一個龐大的購物中心幾乎沒有顧客。

這是中共典型的經濟刺激後留下的殘局。儘管中共4月17日公布的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達到6.4%,高於6.3%的市場共識預期,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卻說,經濟風險實際依然存在,關鍵是很多問題被延後了,沒有得到解決。

李迅雷表示,“雖然第一季度的數據超出預期,但整體經濟趨勢處於下行狀態。”

從萎靡不振的出口需求到低迷的房地產市場(在洛陽這樣的地方顯而易見),這些因素綜合作用,有可能阻礙經濟增長。

長期以來,中共官方的GDP數據一直受到專家們的質疑,他們認為實際增長速度要慢得多。官方數據往往經過量身定製,使其與共產黨設定的目標至少大致相符。

中共重回信貸刺激模式債務與GDP之比將再度攀升

華爾街日報》4月18日報道,今年對中共而言是政治上的敏感年份,中共的決策者在年初階段選擇推動經濟擴張,而將解決債務問題所需的調整擱置一邊。

Enodo Economics駐倫敦首席經濟學家黛安娜·喬伊列娃(Diana Choyleva)表示,中共所熟悉的抬拉經濟的方式,就是重拾信貸推動的舊式刺激措施。

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基建繁榮的刺激增長方法,同時會積累高額的地方政府債務。

近期,在經濟加速回落的背景下,中共當局釋放了大量信貸資金,並採取了一系列舉措,包括減稅,承諾向小企業放貸,以及要求地方政府為基礎設施建設融資。

業內人士認為,中共這種做法固然可以提振今年經濟增長,但代價是債務與GDP之比進一步上升,更多低效投資將充斥著過去幾年初步再平衡的經濟。

報道說,中國債務與GDP之比目前達到300%,主要由鋼鐵和房地產等行業推動。但最新數據顯示,這些行業並未收縮,中共正再度依賴其中部分行業推動經濟反彈。

中共經濟刺激效果不復以往

花旗新興市場經濟主管戴維·盧賓4月18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表示,中共當前刺激舉措效果不像以前那樣明顯。

文章認為,中共處於兩難之境,它設定了GDP目標和金融穩定目標,但由於中共的經濟增長模式依賴信貸,這兩個目標無法同時達到。GDP增長意味著債務上升,這會帶來金融脆弱性;增強金融穩定則需要去槓桿,這將影響GDP。

文章說,隨著時間推移,中共面臨的難題變得更為嚴重。換句話說,每提高1單位的GDP會比以前更威脅金融穩定。中國債務存量現在非常巨大,因此任何犧牲金融穩定的事情都會讓北京比過去更緊張。一個很說明問題的例子就是,兩年前習近平講話稱,“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

文章認為,中共的兩難處境的日益嚴重,已經帶來兩個後果。第一個後果是,中共當局傾向於更頻繁地在兩個目標之間切換,這造成其政策周期越來越短。大致來說,2009年至2012年的4年刺激周期之後是2013年至2015年的3年去槓桿周期,隨後是2016年至2017年的兩年刺激周期,隨後在2018年初重新聚焦於去槓桿,這次去槓桿只持續了幾個月。

第二個後果是,每當它轉換目標時,都可能使轉換的力度低於以往。

文章表示,這是中共本輪刺激的效果降低預期的原因之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