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他死後 21隻大象趕來給他送葬!人間冷漠 動物比人類更像「人」

有時候,動物像人,能夠體察情感,溫暖人心;更多時候,動物又不像人,它們更懂知恩圖報,也更明白如何不計前嫌。

2012年3月的一個清晨,21頭大象,長途跋涉了近12小時,終於走到一座木屋前。

它們齊聚窗前,仰鼻對天長嘯,如訴如泣,讓聞者心驚。

漫漫長路是為了紀念一位剛剛故去的友人——Lawrence Anthony。

Lawrence Anthony被南非人稱作“象語者”。他是一位探險家、環保主義者、野生動物專家,他宣傳動物保護的作品被翻譯成為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進行義賣。

1990年,Lawrence和妻子Françoise結婚後,賣掉所有家當,從南非一個部落首領那裡買了一個面積超大的原始草原,希望把這裡發展成野生動物保護區。

他們只居住在邊緣的一個小木屋裡,過著很簡單的生活。

安詳的日子被很快打破。他們得知在Kruger國家公園附近有一個8隻大象的象群,由於受到了偷獵者的襲擊,象群非常暴躁,給當地帶來不少的混亂。管理員表示,如果沒人把它們立馬接走,只能將8隻象全部射殺。

Lawrence像發瘋了一樣的上網去籌集善款,雖然他從沒有接觸大象的經驗,但在生死面前,他竭盡全力爭分奪秒,希望能挽救它們。

Lawrence捐款收集的很順利,然而,當他興奮地打電話給管理員時,得到了重大的噩耗,管理員已經無情地射殺了象群的首領,一隻年長的母象。這讓原本就焦躁的象群更加瘋狂,眼看快來不及了。

夫妻倆火速趕到現場時,幾十桿槍已經對準象群,只要它們再次反抗,將會被全部射殺。

勞倫斯奮不顧身地跳下車,沖向持槍的工作人員:“象群現在已經很糟糕了,你們怎麼忍心讓它們受到更多創傷。”

他冒著生命危險走向暴躁的大象,試著輕聲對象群的新首領Nana說話,並唱起柔和的搖籃歌,沒想到,象群就這樣成功被安撫,逐漸冷靜下來,不再做出試圖攻擊村民的舉動。

當天夜裡,兩隻成年母象,兩隻10幾歲小象和兩隻幼象出現在草原上。

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大象卷了一棵9米高的大樹砸斷了電欄柵,逃走了。

它們已經不再相信人類。

Lawrence花重金追回象群,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儘可能地待在電網附近,和大象聊天,給它們唱歌,講故事。

當他說到聲音沙啞的時候,奇蹟發生了。Nana將長長的鼻子伸過電欄柵空隙,觸碰他的手。象群感受到了Lawrence的耐心和愛,放下對人類的戒備。以後,只要Lawrence夫婦出現在電欄柵附近,Nana都會從森林走出來迎接。

就在一切都向欣欣向榮發展時,一個重大的噩耗傳來,2012年3月,出差在外的Lawrence突發心臟病猝死。

彷彿感應到了什麼,第二天早上,21隻大象連夜趕路來到了小木屋,它們的臉上顯露出10多年前的焦慮,那是它們曾經失去親人時表現出來的神情。

40分鐘之後,象群整齊地排成一行,它們向著空中發出隆隆地哀鳴聲。為Lawrence的離去而哀鳴。一連兩天兩夜,它們都不肯離去。

最終,Françoise將丈夫的骨灰撒在了這片他們鍾愛的草原上。從此以後,每一年的3月4號,Nana都會帶領象群再次出現,一起來哀悼他。

人類能輕易地出爾反爾,見利忘義,還為此沾沾自喜,動物遠比我們更忠貞,更高尚。Lawrence和象群的故事讓我們再一次看到“信任”和“愛”是如何迸發魔力的。

◆◆◆

愛可以生出信任,而恨,可以毀滅一切。

在印尼婆羅洲的一個村莊內,有一個很有名的“妓女”,叫Pony,每天塗著鮮艷的口紅,噴著香水,戴好首飾,等待客人到來。

唯一不同的是,Pony是一隻紅毛猩猩,只有6歲而已。

上面這張圖裡的女人是它的“媽媽”,這個身份有多層意義:

她是毒打馴服Pony的馴獸員,把Pony關進黑屋的看守員和飼養員,還是為Pony梳妝打扮、拴上鐵鏈、強迫接客的老鴇……

在經過一系列的嚴酷毒打後,Pony意識到激烈反抗除了更多的鞭打不會帶來任何自由。

到最後,Pony被訓練到一見男人靠近,就老練的轉過身,撅起屁股賣弄風騷。

它認命了。

Pony的客人主要是附近的村民和工人,和其他妓女比起來,Pony的一次服務只要2英鎊。

兩英鎊什麼概念?17塊錢

面對Pony,他們可以放棄人類所有的道德基本準則,鞭打、蹂躪、性虐待...為所欲為地發泄獸慾。畢竟,Pony只是一隻野獸。

只要兩英鎊,就能讓人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感。Pony成為“媽媽”的搖錢樹,遠近聞名的活招牌。

令人髮指的是,Pony只是一隻6歲的猩猩,即使在猩猩裡面,這依然是一個“孩子”的年齡。

而這個6歲的“孩子”,已經能一天熟練的接待十幾位客人。

為了更好地服務客人,Pony每天都被剃毛。她的身上到處都是蚊蟲叮咬的腫塊,丘疹,還有劣質剃刀留下的刀口,慘不忍睹。

被拐走6年後,動物保護組織終於尋找到了Pony。

沒有想到的是,Pony見到救援人員的第一反應還是,轉過身,高高撅起臀部,搖晃著。救援人員流淚了。

解救Pony的過程受到了重重阻力,“媽媽”哭天喊地聲稱Pony是她的女兒。村民們拿起砍刀,不讓救援人員靠近半步。

他們不是捨不得Pony,是捨不得這棵搖錢樹。

經過1年多的交涉,最後動用了35名手持AK的警察,才將Pony救出。

這時的Pony,就像一個破碎的娃娃,不會爬樹,不會像猩猩一樣的生活,它唯一學會的技能就是取悅男人。

Pony被送到了大猩猩學校專門學習如何和同類相處。15年過去了,22歲的Pony,仍然不能和同類正常交流。每一次的放生嘗試也均以失敗告終。

每次見到陌生人,它都會躲到角落,嚇到大小便失禁。

身上的創傷早已痊癒,心理的創傷再也無法被治癒。

而那些曾傷害過pony的惡人們,並沒有得到任何懲罰,因為當地沒有相關法律制裁。

畢竟,Pony只是一隻野獸。

Pony的事件證明:人類不僅會強姦人類,還會輪姦動物!

所以,馮侖說得對,跟其他動物相比,人是禽獸不如的動物。

Lawrence和象群的故事與Pony的悲慘遭遇形成鮮明對比,動物比我們更無辜,更善良,只要給它們愛,它們就會無條件地去信任,去回報。如果肆意踐踏這份信任,動物只能淪為毫無反抗的犧牲品。它們永遠失掉了對人類的信任,而人類,失掉的是自己的靈魂。

當人類成為地球上孤家寡人的那一天,離真正的毀滅只有一步之遙。

生而為人,我們本可以做的更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牆藝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