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朱軍憔悴現身 女受害人:給一億也不和解

涉嫌性騷擾女實習生事件被曝光後,央視主持人朱軍很少露面。近日,有網友曬出朱軍的一組動態,他和幾位朋友交流展示書法作品,照片中,朱軍蒼老了許多,兩鬢斑白,人也非常浮腫。朱軍現身會友之時,當事人弦子也對媒體放話:給1億也不和解,希望她是最後受害者。

央視主持人朱軍近照曝光,看起來蒼老不少,兩鬢頭髮也有些微斑白。(微博圖片)

涉嫌性騷擾女實習生事件被曝光後,央視主持人朱軍很少露面。近日,有網友曬出朱軍的一組動態,他和幾位朋友交流展示書法作品,照片中,朱軍蒼老了許多,兩鬢斑白,人也非常浮腫。朱軍現身會友之時,當事人弦子也對媒體放話:給1億也不和解,希望她是最後受害者。

4月19日陸媒引述消息,有網友曬出朱軍訪友展示書法的照片,照片中朱軍看起來蒼老不少,兩鬢頭髮也有些微斑白。此次露面是朱軍陷入“性侵”風波以來,第二次出現在公眾面前。上一次露面時,朱軍是和妻子譚梅一起,現身某電影節活動。

當時網民紛紛熱議:“夫妻二人一起演戲。老婆強顏歡笑。”

“這些主持人必須是人格分裂,否則不可能在台上情緒飽滿的煽情,台下盡幹些偷雞摸狗的事。”

去年7月,朱軍涉嫌性侵女實習生事件被曝光,當事人“弦子”自曝2014年到央視實習時,遭到主持人朱軍摸臀、舌吻,甚至被指性侵,她報案後,沒想到案子拖了4年多毫無進展。2018年反對性侵害的“Me Too”運動席捲全球,弦子決定直接把朱軍告上法院。

事發後,弦子曾在老師和朋友的陪同下報警,警方也曾立案並進行了取證。但最終警方以朱軍具有“對社會巨大正面影響力”為由,規勸弦子放棄起訴,事件不了了之。

財新網同年7月27日發布《女實習生指控主持人朱軍性騷擾》,詳細講述了朱軍性騷擾女生的細節。

針對此案,朱軍也向北京市海淀法區法院提出終止審理,但法院於2019年1月18日開會後,決定駁回朱軍的要求。

但因該案波及,朱軍在央視的主持工作受到影響,2019年的央視“春晚”,朱軍疑似受“性侵”醜聞影響缺席主持人陣容。

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始終沒有一個結果,就在朱軍頻繁露面之際,近日女受害人弦子也接受陸媒採訪時說:朱軍案按說在四年前報警、主動起訴朱軍,我可能在很多人心中也配得上獨立人格這個詞?但我依然不覺得自己承受了足夠的挑戰,有自我標榜的資格。她強調一點:給一個億也不會和解的,這個我保證。

弦子指出: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受害者必須自證是“正常人”,我曾因此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非常痛苦,直到法院調取了五年前的病例。這是折磨受害人有效且無聊的手段,希望我是最後一個承受者。

原告當事人弦子接受採訪了,並且透露了起訴案件最新進展和決心。(微博圖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