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西方學者或成為北京侵害人權的幫凶

14個國家的海外維吾爾人走上街頭,抗議中共政府在新疆的高壓政策(受訪者提供)

近日,一個由海外維吾爾知識分子組成的團體對一名美籍維吾爾族生物科學家與中國公司合作,從事DNA研究表示深切憂慮。

這場爭端的核心人物是舒凱拉特·米塔利波夫(Shoukhrat Mitalipov),一位出生在前蘇聯,後加入美國籍的維吾爾生物科學家。他是美國俄勒岡衛生科學大學胚胎細胞和基因治療中心主任。

2014年,他的一項基因編輯手術撼動了遺傳界。當時他把一枚人類卵子從細胞核中剝離出來,放進另一枚卵子中。這項實驗的目的是為了幫助女性避免懷上帶有某些基因缺陷的孩子,但由此引發巨大醫學倫理之爭將米塔利波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他也因此受到美國聯邦監管機構的調查。

那場風波過後,米塔利波夫去了中國,與曾被曝光學術造假的韓國幹細胞科學家黃禹錫一道和中國科學家建立實驗室,合作展開科學研究。

今年2月,《紐約時報》的一則報道稱,中共藉助美國的技術知識,用DNA追蹤維吾爾人。報道指出,美國賽默飛世爾(Thermo Fisher)公司研製的設備和耶魯大學著名遺傳學家肯尼斯·基德(Kenneth Kidd)的DNA數據都被中共利用,成為北京“DNA行動的一部分”。

“如果米塔利波夫博士也是協助中(共)國打造迫害維吾爾人科學設施的專家之一,那麼這顯然不是一個科學問題,而是一個嚴重的道德倫理問題,”這個名叫“維吾爾知識分子論壇”的組織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

儘管沒有確鑿證據,一些人擔心,被中共政府大規模拘禁的維吾爾人中,有的可能成為米塔利波夫的研究對象。瑪雅·米塔利波娃(Maya Mitalipova)是他們中的一位。

她是舒凱拉特·米塔利波夫的妹妹、也是一名美籍生物科學家,在麻省理工學院懷特黑德生物醫學研究所主持人類幹細胞實驗室。

“我不是說他用了維吾爾婦女的卵子,我只是說有很大的可行性,”她說,“相比那些自願為科學研究捐獻自己卵子的女性來說,從女囚犯身上獲得這些原材料要容易得多,因為她們沒有任何為自己發聲的權利,”她對美國之音說。

瑪雅·米塔利波娃說,中國在人體臨床試驗方面的監管比美國鬆散得多,且中共政府有不良人權紀錄,這讓和中國機構合作本身就成為問題。

“當你知道一國政府侵犯本國公民的權益,比如中國,作為一名科學家,我當然不能在那個國家工作,也不能和那個國家合作,”她說。

瑪雅·米塔利波娃對美國之音說:“即便是私營機構也不行,因為即使是這些機構,也受中國共產黨控制。在中國,沒有真正獨立的私營機構。”

美國之音無法聯絡到舒凱拉特·米塔利波夫本人對此置評。

頂尖西方學者與中國機構合作,協助北京研發控制和壓迫技術正在引發憂慮。來自學界、政界、人權團體和草根活動人士說,缺乏監管可能導致西方學界成為中共政府侵害人權的幫凶,儘管一些與中國合作的西方學者堅持認為,他們只是在從事科學研究,並無政治立場,也不清楚這些研究可能被用於何種用途。

英國《金融時報》近日披露,至少九篇有關面部識別和視頻監控的學術論文都是由知名美國研究機構和中國企業的研究人員共同合作完成的。這些中國企業向國家或與軍方有聯繫的機構出售監控技術,比如中國國防科技大學。

報道說,這些論文中的美國作者中,有四位與谷歌公司有關聯。谷歌公司否認參與了這些項目,也否認受到質疑的中國大學有合作。

一些專家指出,學術研究合作是美國立法方面的一個重大盲點,也讓中共政府可以輕易地獲取美國在人工智慧等領域的高精尖技術。

美國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馬可·魯比奧說:“鑒於中(共)國的人權侵犯,和企圖取代美國全球領導力的努力,美國企業和大學應重新考慮與中(共)國的合作。”

澳洲智庫“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的研究顯示,近年來,數千名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科學家前往西方國家學習、訪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