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只有父母有能力用一句話殺死孩子

——為什麼孩子會用生命來懲罰父母

我年少氣盛的時候也自殺過,不過我慫,沒割多深,但是呢,我爸看到的第一件事還是打我,他不覺得自己錯。當然我承認我不是省油的燈,我確實讓我父母為我付出了很多。但是事到如今,我已經到了感恩父母,願意認錯的年紀,我的父親依舊我行我素,沒有絲毫反思之心。他永遠不會覺得自己做錯了。這就是大部分孩子和父母的區別,未來孩子會理解父母,但是父母永遠只記得自己的付出。

那個跳下去的孩子,我想大部分年輕人都能明白他的感受,我甚至在看到的一瞬間先是有解氣的感覺,而後才是惋惜。

首先聲明,我希望所有人都熱愛生命,生命可貴。自殺是一種不能後悔的事情,不要輕易去做。

補充聲明,為了避免對事件主人翁造成影響,我刪除了主語和過程,編輯記錄可以看到前面的部分,我想要表達的只是現象,而不是針對任何個人,我也沒有說所有父母都是壞的不需要感恩,本文只針對語言暴力這一方面進行討論,如果想討論孩子的過錯和父母不容易,可以重新發一個主題討論,這並不對立。

一個狹小的空間,壓抑的環境,指責的言語。我只用想的就呼吸不過來,而這樣的事情是第一次發生的可能性是多少?

如果孩子今天沒有跳下去,他一輩子都無法擺脫這樣的環境,他永遠都是錯的,永遠都是。

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懂得,我年少氣盛的時候也自殺過,不過我慫,沒割多深,但是呢,我爸看到的第一件事還是打我,他不覺得自己錯。

我姨知道以後,說我太不懂事,以後不應該這樣,父母會擔心。

當然我承認我不是省油的燈,我確實讓我父母為我付出了很多。但是事到如今,我已經到了感恩父母,願意認錯的年紀,我的父親依舊我行我素,沒有絲毫反思之心。他永遠不會覺得自己做錯了。這就是大部分孩子和父母的區別,未來孩子會理解父母,但是父母永遠只記得自己的付出。

更可悲的是,在這個循環中,父母也曾是孩子。

你以為他活下來能好過?你以為父母會改?不會的,絕對不會,他們只覺得你腦子有問題,父母說兩句就要死。

沒有人會因為兩句話就去死,但是有人會因為沒完沒了的兩句話去死,沒完沒了的,沒完沒了的,沒完沒了的。

我曾經看過一個視頻,讓人窒息,一個孩子哭紅了臉,歇斯底里的喊著,我知道我錯了,可是我現在想一個人安靜一會,行不行?行不行?

不行,父母拿著手機,耍猴一樣拍著她的憤怒,一邊拍一邊開門,一邊笑,一邊問她問題。

多可悲,你沒有私人空間去處理你的情緒,舔舐你的傷口,你只能漲紅了臉,看著父母對你無情的嘲笑。

這就是親子關係中不平等的部分,孩子無法反抗父母,而父母有能力摧毀一個孩子,撇開這一點談為什麼孩子不能更體諒父母就是耍流氓。

為什麼孩子會用生命來懲罰父母?很簡單,他們沒有別的東西了,他們什麼都沒有了。

前段時間還有一個新聞,孩子都站在天台上了,父親還坐在椅子上,大爺一樣傲慢的指責孩子,說你跳啊。然後孩子真的跳了,被警察拉了回來。

你跳啊!如果這句話出自陌生人之口,他可能會因為教唆被抓起來,但是父母就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出來。

如果孩子要去死卻沒有死,那更好,父母就像打了大勝仗一樣,問他,你不是挺能耐?你不是要去死?你怎麼不死了?你死去啊?你怎麼還回家啊?

不能說是百分百,但是這種下場難保不是孩子的催命符。

看到有人說孩子連父母的評價都承受不了,更受不了社會的重壓。我想補充一下,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正因為是父母,才受不了,他們最知道刀子應該朝哪裡痛讓你更痛,人生氣的時候是很難控制自己想說什麼的,甚至會下意識為了吵贏胡說八道。

我曾獨自和校園暴力做了十幾年的鬥爭,也曾在深夜與人據理力爭,網路上也曾遇到過維權的事,都是自己獨自承擔的,我自問已經算是挨過社會鐵拳的人了。但是我都沒有傷心,只是氣憤,只是不甘,他們沒有能力讓我哭泣,因為他們只是陌生人。

只有父母有這個能力,只有父母可以用一句話殺死孩子。孩子無疑也有問題,沒有人說孩子是沒有錯的,但是我說了,撇開父母和孩子的不對等去看問題就是耍流氓。

父母難道不應該是孩子唯一可以全心全意依賴的人嗎?家不應該是港灣嗎?可為什麼我人生的風雨都是他們帶給我的呢?

我愛他們,他們愛我,和他們傷害了我,並不衝突。

年輕的生命逝去了是可悲的,更可悲的是百分之九十的父母會認為是他太脆弱,他對不起父母,說他兩句就去死,真是吃飽了撐得。

你看,連用生命都換不來一句理解,他還能怎麼辦啊?

就算理解了又怎樣,孩子死了你來奶了,早幹嘛去了。

是的,父母有壓力,孩子有過錯,可有多少父母能保證,自己罵孩子單純是因為孩子錯了?又有多少次是借故把怒氣發泄在孩子身上呢?又有多少次是不問青空皂白的指責,是不屑一顧的傲慢?

這不會是第一個跳下去的孩子,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