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17歲男孩跳橋:我傷害不了父母 所以傷害自己來懲罰他們!

這兩天,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上,可能大家都被同一個事件刷屏,或者在周圍的朋友當中,引起了激烈討論。

4月17日晚,上海盧浦大橋,一名年僅17歲的男孩突然跑下車後跳橋。

從隨後發布的來自各個角度的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男孩在跳橋之前,母親先是不顧車流危險,把車停在了高架橋中間,甚至後來還下車站在后座處對孩子進行批評。最終,在母親返回駕駛座的幾分鐘後,男孩捂著臉跑下車,悲劇發生。

從跑下車到跳橋,全程不超過5秒。我們不知道當時二人的爭吵內容是什麼,但孩子在那5秒里表現出的絕望卻能鋪天蓋地地將人席捲,同時也讓人疑問,到底要多麼絕望,才能在頃刻之間選擇由生走向死。

事件發生後,在網上引起熱議:

也有不少網友表示,自己有跟男孩相似的經歷:

明明應該是這個世界上跟自己最親近的父母,在很多時候,卻給我們帶來了最深的傷害,這種精神暴力或許不會像身體傷害一樣造成外在損傷,但它會從內部擊垮一個人的意志,甚至會使一個人選擇自我傷害的方式來彼此報復。

視頻里的母親,緊跟著兒子跑出,卻沒能抓住兒子而捶地痛哭的樣子令人心碎。我們不禁試想,如果母親沒有情緒激動地把車停在高架上,沒有施行精神暴力,沒有說刺激性的話語,或許悲劇就不會發生。

而現在,精神暴力變得越來越常見,不時就會傳出“男孩無法承受批評而自殺”之類的新聞,究竟是我們太脆弱,還是精神暴力太可怕?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精神暴力,看看它會造成什麼影響,以及遇到精神暴力我們應該怎樣做,希望可以幫助減少此類事件的發生。

01.

什麼是精神暴力?

精神暴力(psychological abuse)是對他人的精神施加暴力,而對他人的身心造成傷害的行為。

一般被認為包括言語的威脅和侮辱、企圖控制和無視等行為。精神暴力有時可能還伴隨著身體暴力(K. Daniel& Roland.D,2001)。

精神暴力一般可以分為言語暴力和非言語暴力兩類。

言語暴力

企圖通過對話對他人造成精神傷害,或者是對話被他人感知到存在此類意圖。這種交流行為可能是積極的也可能是消極的,具體表現為威脅、指責、辱罵、打壓和貶低等。

美國曾有過這樣一項實驗,對3,346名美國父母進行全國代表性樣本分析,結果表明63%的人報告了一次或多次口頭攻擊事件(RichardJ. Gelles et al.,1991)。

言語暴力通常也是更為常見的,通過言語表達的憤怒往往更為直接,在情緒交鋒中,也更容易導致不可控的行為發生,比如新聞中的男孩用更強烈的方式來還擊——結束自己的生命。

非言語暴力

施行非言語暴力者通常通過一些動作來表達自己的憤怒,比如摔門、毀掉某些東西,又或者通過孤立、忽視、冷戰等方式對他人造成精神傷害(Evans,2012)。

這種來自精神上的“冷”暴力或“熱”暴力,容易使人不知所措,因為對方極可能並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只能靠猜,來小心翼翼調整自己的行為。在親子關係中,非言語的精神暴力方式也是很多家長用來使孩子認識到自己“錯誤”,從而維護自身權威的重要手段。

02.

如果你遭受了精神暴力,可能會感受到什麼

你可能感覺到被洗腦了

你可能會被施暴者告知,你並不是自己以為的那樣,並且慢慢相信他說的是對的。比如你認為自己是個不笨的人,只是一次考試沒有考好而已,但是施暴者不會這樣認為,相反,他會不斷否定你,因為沒有考好而予以言語羞辱,把一次的失誤放大成不可饒恕的罪過。在不斷強調下,你會因此產生負罪感,開始認為這些針對你的消極的批評性言論是對的,慢慢地,你會喪失自我認同感。

你可能感到被背叛了

如果對你施加精神暴力的人是你所愛或者敬重的,比如我們的父母,在我們受到傷害時,不是安慰你或者予以你支持,而是不問緣由地橫加指責,那麼你會產生一種被背叛的感覺。他們會把明明不是你的錯造成的後果,完全歸因於你自己,美其名曰“一個巴掌拍不響”。

你可能無法與他人建立親密關係

在我們人生的最初階段,對於親密關係的認知首先來自於父母,而如果父母對於我們的態度是侮辱和打壓,那我們會很容易對親密關係產生失望心理,無法獲得足夠的安全感,並且很難信任他人。畢竟對最親近的人敞開心扉,面臨的可能是無休止的精神暴力,那麼在其他親密關係中,我們也很難讓自己不那麼患得患失。

03.

精神暴力可能會造成什麼?

很多經歷過身體暴力和精神暴力的人,都認為精神暴力帶來的感受更加糟糕,當然會有例外,但總的來說,精神暴力會使你深深懷疑自己(Evans,2012),長此以往,會產生更加嚴重的心理問題。

降低成年期的幸福感,並帶來情緒問題

Bolger教授等人通過對美國2004年至2013年遭受過精神暴力的孩子進行分析,研究出父母的言語攻擊所造成的傷害被大大低估,其持續的不良後果會使我們對情緒和行為的理解變得混亂,降低對情緒的掌控能力。

遭受言語暴力的孩子可能在發育過程中喪失了一次感知幸福的機會,他會不知道什麼是正常親密關係中應有的行為,也不知道健康的親密關係會帶來怎樣的感受,以至於這種缺失延續到成年期,影響到本應發育完善的幸福感、滿足感和友善感。

可能會增加罹患人格障礙的風險

研究顯示,在童年時期經歷過父母辱罵的後代,在青春期或成年早期,比起沒有經歷過言語虐待的後代,有更高的出現邊緣型、自戀、強迫症和偏執型人格障礙的風險。

在經歷過身體虐待的兒童當中,如果還曾受到過精神暴力,那麼他產生人格障礙和精神分裂症的幾率也會變得更大(Jeffrey G etal.,2001)。

這些研究結果均表明,童年辱罵可能有助於某些類型的精神癥狀的發展。

你可能也會成為一個施虐者

Richard教授等人曾對處於不同年齡的兒童進行研究,均顯示出相同結果:不論是小學生、初中生還是高中生,經常遭受父母口頭攻擊的兒童,即便沒有經歷過身體暴力,產生攻擊行為、不良行為和人際關係問題的概率也遠高於其他兒童。

來自父母的精神暴力會給孩子傳遞一個信息,那就是,對關係親密的人進行言語攻擊是可以被接受的。遲早,父母或許會被他們“傳授”給孩子的情緒表達方式所反噬。當這些孩子長大後,他們會成為施虐者,繼續對自己的伴侶或者孩子施行精神暴力(Jorgenson,1985;Steinmtz,1977),痛苦會代代相傳。

那麼你可能會問,有哪些人更容易變成施虐者呢?

目前的研究尚未有定論,可以肯定的是,從小浸染在精神暴力的環境中的孩子,比起家庭關係和睦的孩子來說,有更大可能有意無意地產生相似的行為。

但這並不意味著遭受過精神暴力的你,從此就被釘在了“恥辱柱”上。接下來我們就來談一談,面對精神暴力,我們應該怎樣做。

04.

面對精神暴力,我們該怎麼做?

堅信精神暴力是應當被指責的

在很多情況下,當精神暴力者是你愛的或者信任的人,你可能會懷疑,對方所說的是不是對的,事情是不是像對方所說的那樣,問題全在自己身上。或者會有其他人告訴你,“如果你改變了,他就不會罵你了”。

顯然,這樣的邏輯沒有什麼道理,你不該為精神暴力者的行為負責,好比女性安全議題的焦點不該放在女性是不是應該穿裙子上。堅信精神暴力應當被指責,可以有效減少自我懷疑,增強自我認同感。

照顧好自己

從精神暴力的傷害中恢復,照顧好自己是你能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被精神暴力並不你的錯,你應當盡量對自己好一點。

1.去你感覺你是你自己的地方。如果你去咖啡店、湖邊或者你最喜歡的商店可以讓你感到快樂,那麼這些地方就是每當你情緒低落的時候應該去的地方。

2.明確精神暴力帶給你的影響,並且相信它是可以被消除的。

3.找到能給自己帶來意義的目標,並為之不斷努力。人生的重點不該是沉浸於傷害。

即便暫時沒有辦法離開施暴者,或者嘗試跟施暴者溝通卻失敗,也要明確的是生命是一個自我發現和自我提升的旅程。

他講自他講,清風拂山崗

不把精神暴力者的話放在心裡,是自我保護非常重要的一個方式,或許做起來很難,但我們應當記住什麼是健康和正常的交流方式,必要時,可以尋求他人的幫助,比如和朋友聊天,或者加入幫助類的組織,積極疏導情緒,而不是選擇自我壓抑,自我歸因。

當你逐漸走出後,不要回頭看,要提醒你自己活在當下或者計劃將來,過去的已經過去了。如果你還是會想起曾經受到過的傷害,可以通過一個動作或者口令來提醒自己,像是鄧布利多會將多餘的記憶導入冥想盆當中,你也可以將手指放在腦邊,邊轉動邊告誡自己“我已經把記憶消除了”。

視頻中這個自殺的孩子,不是由於軟弱而選擇死亡。他同時也是用自殺報復了自己的母親。在KY的後台我們經常會看到絕望的孩子,恨不得殺死自己,從而讓父母為自己過去對孩子肆意的傷害感到悔恨。

在這裡我們想跟所有被父母傷害的孩子說,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是你自己,沒有人值得你用傷害自己的方式去懲罰。《慾望都市》里有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Ilove you,but I love memore",而愛自己的方式是積蓄力量、等待時機遠離傷害我們的人,去過上一種真正幸福快樂的人生。

沒有人值得你付出幸福去懲罰,沒有人值得你陪ta同下地獄。讓我們都把過去的傷害留在過去,因為你值得一種最快樂的人生。而這段話還不止在父母身上適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