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為什麼貿易協議不足以解決美中緊張關係

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American Apparel and Footwear Association)總裁瑞克·埃爾費貝(Rick Helfenbein)表示,美中過去一年的貿易摩擦已導致縮減對中國大陸的依賴、改變全球供應鏈,料10年內都難恢復。

美中貿易談判正在進行中,雖有望達成貿易協議,但外界認為,貿易協議可能緩解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但不足以解決所有美中之間的爭端。

英國廣播公司(BBC)周一(22日)報導,貿易協議或將緩和美中摩擦的一個階段,但只能帶來暫時的、有限的影響;而兩國在關鍵技術領域的摩擦很可能會進一步加大。

美中摩擦的領域早已遠遠超出貿易範疇,後面更是代表兩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對抗。不管接下來雙方有無達成貿易協議,這種對抗或摩擦都將成為常態。

“我們已經進入了一種新常態,美中地緣政治競爭加劇並變得越加明確。”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亞洲區主管邁克爾·赫爾森(Michael Hirson)告訴BBC。

華為的背後中共在海外的投棋布子

有分析師指出,在關鍵技術領域的美中摩擦很可能會進一步加大。比如像全球關注的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美國等數個國家或地區對中國企業的安全性表達了強烈擔憂。

美國除限制聯邦機構使用華為產品外,也推動盟友避開華為設備。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以及台灣都表示,阻止在下一代5G移動網路中使用華為設備。

華為則不斷否認其與中國(中共)政府的關係,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亦稱,他的公司絕不會進行任何間諜活動。

但是,華為藉著民營企業的名號,得益於中共政策性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國開行)提供的大額融資承諾支持,靠遠低於市場價的官方低息貸款在海外修建電訊網路,以此快速佔領全球市場

從2005年起,華為的海外收入就開始超過國內業務,成為其最主要收入來源。而海外的知名電信設備製造商的市場被快速蠶食和被迫縮小。

彭博社在2012年一篇關於國家開發銀行的報告中說,國際知名電信設備製造商阿爾卡特-朗訊的一位員工曾告訴他的老闆:“我們不會死在華為手上,就算死,也是死在國開行手上。”

傳任正非與前國開行行長陳元關係密切,陳元曾公開表示,其幫助中國企業拓展海外業務叫“投棋布子”、“服務國家戰略”。按照他的說法,華為順理成章就是國開行投出去問路的棋子。

巧合的是,任正非的女兒、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於去年12月在加拿大被捕,面臨美國引渡。就在她出事前幾個月,孟晚舟還作為華為常務董事跟國家開發銀行進行公開的簽約儀式。

美中貿易摩擦後續效應顯現

從事中國投資事務的美國哈瑞士布里肯(Harris Bricken)律師事務所的管理合伙人丹·哈瑞士(Dan Harris)告訴《華日》:“不可能因為中美達成了任何協議,兩邊的人就都說之前(發生的事)是鬧著玩的。”

“關稅、逮捕、威脅和更高的風險已經對公司造成影響,這種影響不會說沒就沒。”他補充說。

上海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hanghai)2月底的一項調查發現,65%的成員表示,美中緊張關係影響他們公司的中長期策略,更有近四分之一的成員推遲了進一步投資中國的計劃。

受美國對華商品加征關稅影響最明顯的是服裝和鞋類。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American Apparel and Footwear Association)總裁瑞克·埃爾費貝(Rick Helfenbein)更表示,過去的貿易摩擦改變了行業的供應鏈,至少10年都不會恢復。

他說,當服裝企業與分析師和投資者談論中國大陸不確定性因素帶來的影響時,錯誤的回答是“我們90%的業務與中國大陸有關”,明智的回答是“我們正在努力減少對中國大陸的依賴”。

川普政府多次強調,希望帶回正常的美中貿易合作關係,中共過去扭曲的不公貿易行為必須要改變。

其實,美國對中共的擔憂增加,跟近幾年來中共的激進措施有很大的關係。比如:“一帶一路”倡議、“中國製造2025”計劃以及培育國家冠軍企業佔領全球市場,但同時又對內加強意識形態控制,這都在加重外界對中共濫用資源、滲透世界的擔憂。

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在去年10月的一次演講中表示,中國(中共)選擇了“經濟侵略”,而不是開放經濟、選擇成為“更大的夥伴關係”。

多位分析人士認為,美中雙方的對峙不可避免,更深層的是美、中不同的制度使得他們在全球經濟中永遠是尷尬的同床異夢。同樣的,無論是美國企業還是中國企業,目前都對重振雙邊投資顯得格外謹慎。

美中摩擦常態化未來將如何

華爾街日報》周日(4月21日)刊文說,美中兩國正在磋商的貿易協議有望使美國公司在中國大陸獲得更好待遇,並讓中國大陸採購更多的美國農作物和其它產品。

隨著美中摩擦常態化,分析師預計非關稅措施在未來可能產生更加深遠的影響,美國或繼續保留非關稅措施作為施壓中國(中共)改變其不公做法的工具。

其次,美國還可能限制中共對美投資、限定美國公司向中國大陸出口技術的範圍,對單個中國公司的進一步行動也是可用的工具。

美中關係具體將如何發展,則部分取決於他們即將達成的貿易協議類型。受針鋒相對的關稅影響,雙方在去年12月達成休戰協議後、開始進行談判。

但分析師一致認為,不論達成任何貿易協議,兩大經濟大國之間的關係已經不同於過去。他們可能在某些領域“完全合作、蓬勃發展,建立互惠互利的關係”,但同時又可能在其它領域設置障礙、進行“選擇性脫鉤”操作。

美國智庫韓禮士基金全球貿易研究人員史蒂夫·奧爾森(Stephen Olson)告訴BBC,他認為,越來越多的領域可能被雙方圍起來,特別是那些與技術有關的部門。

“我們要處理的是一個傳統自由市場經濟學、自由貿易經濟學、華盛頓共識的經濟體與另一個龐大的技術複雜、集中管理的經濟體之間的摩擦,而後者通過一套不同的規則參與遊戲。”他提醒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