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圍獵明尼蘇達:劉靜堯就是劉強東生命中的那場大雨

1

劉強東版“美國往事”一波三折,反轉、反轉、再反轉。

涉事雙方都拋出對自己最有利的證據,意欲徹底擊殺對手,可都經不起嚴密推敲,以致於一樁國際醜聞延宕至今。

律師遮遮掩掩,水軍越攪越渾,媒體聞性潮動,還有民族主義和陰謀論甚囂塵上。除了兩個當事人,誰也不敢打包票,那一夜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可以明晰的是,這是一個交雜圈層、兩性、代際、文憑的故事,每一個人全聽從慾望驅動,互為獵物,沒有一個人能獨善其身。

2

這樁醜聞的基調早在1997年就寫下了註腳。

五個主角分別露面。

第一個,劉強東。

因為上大學時承包餐館虧損,1996年他從人大畢業後南下深圳,進入了“日寶來福”,一家中日合資公司,母公司就是“日本生命”——日本最聲名狼藉的傳銷公司。

“日寶來福”是中國傳銷的鼻祖。聰明如他,當然知道這個公司有問題,但為了掙錢,還是呆了一年半,並很快進入管理層,很滋潤。

第二個,李華。

原名李曉華,籍貫四川內江,出身教育世家,畢業於華南理工,進入深圳團委工作,1990年代初“下海”,取得香港居民身份。1996年,他創辦卓越集團。

卓越集團從事住宅和商業地產開發,曾開發卓越蔚藍海岸、卓越時代廣場等標杆項目。

第三個,姚其涌。

其人極為神秘。早年就職於重慶長江港航監督局,1995年創辦宏兆企業集團並出任董事長。

宏兆企業集團實際上是在香港註冊的一家公司,主要業務在深圳,並在北京、上海、廣東、河南、湖南等多地開設分公司。

上述三人,都野心勃勃,渴望成功。1990年代的深圳,機會與慾望齊飛,他們大抵不會想到,十多年後,就能成為億萬富豪。時代太魔幻了。

更魔幻的是,很多年後,他們居然因為一個女人扯到一起,聲名狼藉。

這個女人就是第四個主角——劉靜堯,1997年,她剛出生。

而把名不見經傳的劉靜堯帶入土豪圈子的是崔海濤,第五個主角。

1997年,崔海濤還在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讀大三,一年後獲雙學士學位,三年後從清華大學IMBA畢業,並出國留學,2005年獲沃頓商學院博士,加入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成為全球DBA項目副院長。

所謂DBA項目是MBA的升級版,由卡爾森管理學院和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合辦。

3

清華大學,把這幾個主角聯繫在一起。

姚其湧,清華大學經管學院企業家學者項目二期學員,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香港校友會會長。

劉強東,清華大學經管學院企業家學者項目四期的學員。

李華,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2012金融EMBA校友。

各類名目繁多的MBA和EMBA已經淪為赤裸裸的圈層俱樂部,他們結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

2017年8月25日,京東300億智能產業新城落戶東莞鳳崗。據當地媒體報道,出席簽約儀式的,除了東莞市主要領導、劉強東,還有姚其涌。

一個多月後,“宿遷京東宏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註冊成立,註冊資金1000萬元。股東信息顯示,“宿遷欣榮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占股63.7%,“深圳遠兆傳媒有限公司”持股36.3%。後者是姚其涌名下公司。

少為人知的是,姚其湧的親信姚漣妮、姚年躍,以“深圳前海宏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共掌控了“宿遷東和晟榮股權投資中心”(京東金融大股東之一)28%的股份,而“宿遷東和晟榮股權投資中心”掌控了京東金融超過10%的股份。

所以,姚其湧與劉強東的親密關係遠超外界想像。

而李華和劉強東有著很多共同點。

第一,都娶了比自己差不多小20歲的嬌妻。相比章澤天的知名度,李華的妻子較為低調,但來頭不小,她是曾參選2009“亞姐”的藝人仝曉燕。

第二,2018年5月,劉強東攜手章澤天向清華大學捐款2億。5個月後,李華向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捐贈2.7億元人民幣。他們共同位列清華大學榮譽校友之席。

第三,李華和劉強東均參加了DBA項目,是同班同學,劉強東還是副班長。

21年後,劉、姚、李,都登上了人生巔峰,坐上私人飛機,嗖地飛往了美國。

4

劉靜堯在那裡等他們。

這個21歲的姑娘已經是明尼蘇達大學本科生,還在DBA項目做志願者。

劉靜堯去做志願者是崔海濤牽的線。

崔海濤是以個人名義向劉婧堯的父親發出邀請,他對劉婧堯的父親說,DBA項目是面向中國富有且有影響力的總裁而開設。通過作為志願者參與項目,劉靜堯將有機會和最頂級的總裁級人物建立人脈關係,這在她申請研究生和追求職業機遇的時候都非常有價值。

據劉靜堯的起訴書,她父親是崔海濤在中國的研究生。

從2012年起,崔海濤就在長江商學院做市場營銷學訪問助理教授,據此推測,劉靜堯的父親應該是他在長江商學院的學生。

長江商學院是李嘉誠於2002年設立,早期學員都是中國最頂尖的一批企業家,儘管後來注水嚴重,但學員依舊算得上是成功商人。

所以,劉靜堯的父親不差錢。

坦白講,在生意圈摸爬滾打的人,能不知道土豪們的嘴臉?但劉靜堯的父親還是被崔浩濤說服了,絲毫不擔心女兒深入“狼穴”。蠻奇怪。

不由得想起章澤天的父親。他也是江蘇南京的一名成功企業家,並在高校兼職做教授,與一般土豪不同,應該更有想法。

可他還是促成了女兒和劉強東的婚姻,把女兒嫁給一個與自己同齡的傢伙,這絕對不能歸結為愛情,後來的事實也證明了這點。

只能說,有錢人的世界我們不懂。

而劉婧堯決定接受邀請,除了希望結識比父親圈層更高的土豪,更主要是希望被卡爾森管理學院錄取,在本科畢業後繼續攻讀研究生學位,這個機會對她來說非常重要。

學校不再是象牙塔,依附於那些掌握巨大資源的人才能暢行無阻。

崔浩濤就是這樣的人。他還於2016年,經西南財經大學推薦,入選“長江學者”,中國最高檔的人才激勵計劃。

志願者一般在學院前台做些接待,土豪有錢但英語很差,需要志願者給予引導。土豪們還愛好跑步,所以志願者還要參加陪跑和協調。

就是在一次跑步活動中,劉靜堯認識了姚其涌。幾次談話後,他贏得了她的信任,並承諾為她提供一個畢業後到他公司工作的機會。

這個姑娘自以為進入了土豪的內部,未來金光燦爛。其實,一張大網已經布下。

5

一場由對年輕女孩很感興趣的土豪們所組的局,女孩從一開始決定涉足其中,就註定難以收回腳步。

據彭博社報道,劉靜堯稱是被姚其涌騙去參加那場晚宴的,並被安排坐在劉強東身邊。劉強東要求確保劉靜堯參加晚宴。

然後,那樁醜聞就發生了,轟動美國,並漂洋過海,在中國鬧翻了天。

李華被爆出作為“調解員”,試圖說服劉靜堯,但未果。

劉強東親承出軌,形象大毀。

明尼蘇達,湖泊眾多,被稱為“萬湖之州”。對於水,劉強東不陌生,他自小在京杭大運河邊上長大。

宿遷有句俗語,人間三大苦:打鐵、跑船、賣豆腐。

劉強子父母就是跑船的,他從小與妹妹寄養在外婆家,是中國最早的一批留守兒童,絕對的苦出身。

男孩窮養,長的皮實。

從世俗意義上講,劉強東確實成大器了,就像菲茨傑拉德筆下的蓋茨比。

當下酷似美國“爵士時代”。“這是一個奇蹟的時代,一個藝術的時代,一個揮金如土的時代,也是一個充滿嘲諷的時代。”

菲茨傑拉德將“爵士時代”的紙醉金迷描寫得繪聲繪色。在《了不起的蓋茨比》一書中,蓋茨比每周六都會舉辦party,男男女女們奢華高調,就連呼出的空氣都帶著金錢的味道。

那時,女性主義興起,年輕女性們勇於解放自我,在社交中和男人們周旋。只是,她還太年輕,不知道生活中所有的禮物都暗中標註了價格。

人生就是這樣,落土八分命。

外界今日打量劉強東,嘲諷者有之、幸災樂禍者有之、惋惜者有之、支持者有之,就彷彿菲茨傑拉德在雨中打量停下來的蓋茨比:

“大雨一下子就淋濕了他的全身,他在雨中已經沒有任何體面可言。往前的話是通往星空的天堂之路,回頭的話會墜入甜蜜的煉獄深淵。他選擇了後者,從他敲響門的那一刻起,便已經敗給了愛。”

劉靜堯就是劉強東生命中的那場“大雨”。從他走進她公寓的那一刻起,他已經敗給了慾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猛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