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策略或者壓力:習近平的「民主」困境

中下層官僚的政治素質再次讓北京政治巨頭們大腦發脹。據悉,在中國北部的一個省份,一個廳級單位的諸多分支里沒有一個官員能夠回答一項旨在維護習近平政治地位的考題的正確內容。看起來,他們更像漫不經心替主人收取租金的僱員。

在一些持嚴厲批評態度的中國學者眼裡,那些漫不經心的“僱員”組成了強大的既得利益集團。

而據我的了解,還有一種非常強大的既得利益集團,他們對高層政治主張十分清晰,乃至於對習近平主席的講話倒背如流。這些人是未來的政治明星。按著習先生的思路,這些人是不同層次分布的廣泛“接班人”。

對於習近平紀念五四運動一百年的講話,他們偽裝出超級熱情,表演藝術超過好萊塢巨星。“巨星”們在習先生講話兩天後,馬上表現出他們的熱情。中國最權威媒體之一的新華社報道了該次熱情的表演。“演員”們有共產主義青年團的高階官員,有一些是著名大學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後者也是青年人。

那些發言者沒有一個人提到“民主”一詞。

“民主”好像成了習近平的專利。習先生在高規格的紀念講話里,使用“民主”一詞只有一次。

這種謹慎並不是今天才有,六年前,一次後來被納入習近平著作的講話,是紀念五四運動的。在那篇講話里,習先生很謹慎地使用了“民主”一詞一次。這個情況是中國國內一位非常低調的政治學者告訴我的。

這位學者說:“五四運動的宗旨是科學與民主。中國人叫它們為賽先生、德先生。習主席不想講這兩點。他需要的是從那場運動史料裡面,為空前的統治正當性危機挖掘到補救資源。”

其他一些人士告訴我:民主已經非常迫切,因為中國共產黨自身提出的最新價值系列,民主排在了富強之後。或者說,現在富強了,民主應該啟動了。

不過,不同意見的人士說:民主、富強等價值主張沒有先後,是並列的。

不管怎麼說,許多在統治體系的人就像本文開頭提到的北中國地區中下層官僚一樣,他們無法完整敘述叫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十二個辭彙。富強、民主是該體系的最前兩個詞。

習主席是否會走民主路線,現在沒人說得清。猜測者說:等他全面壓制政敵之後會采實質性的民主,而不是現在只有表面現象的民主。如果按著表面現象看,中國確實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了。

這樣論調在北京宣傳體系中出現過,但遭到了無情的嘲諷。

前幾天,習近平檢閱了多國軍艦組成的海軍禮儀編隊,這是中國已經強大的信號。那麼,強大當然已經富有了之後呢?應該民主了吧?

上面提到的“演員”們沒人願意回答這樣的邏輯問題。看起來,他們裝作無知是壓力使然。同樣的,習主席壓力應該是非常之大的。或許這是去年一個中共年度全會沒有召開的根本原因。

習近平能夠“民主”嗎?中國頂尖級政治分析人士有兩種意見:其一,習先生很可能將是民主的受害者,在中共黨內啟動民主,他會被強勢能幹的潛在反對者“選掉”;其二,作為名義上最有權力的中國“獨一人”,習先生可以利用民意把自己“選成”中國的總統,從而使統治具有正當性。

不管怎麼說,也不管人們如何理解“策略”的含義,可以判斷:習先生正處在壓力與策略的艱難博弈之中。中國不民主,終究會是美國的敵人且是最大的敵人。時間持續,一場熱戰必然爆發,除非中國以神秘的方式悄然征服了美國。中國人把這種情況叫做“兵不血刃”(gain victory with unstained swords),或者“不戰而屈人之兵”(The supreme art of war is to subdue the enemy without fighting)。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