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陸媒披露中共網路審查產業內幕 遭刪除

日前視覺中國發表聲明與人民網「合作」,分析認為此舉實質是中共深入監管圖片市場。而此前陸媒的一篇長文披露了中共網路內容審查的運作內幕及審查產業的布局。不過,該文章隨後在大陸被全部刪除。

這十多年來,中共對互聯網審查的機制不斷升級。

日前視覺中國發表聲明與人民網“合作”,分析認為此舉實質是中共深入監管圖片市場。而此前陸媒的一篇長文披露了中共網路內容審查的運作內幕及審查產業的布局。不過,該文章隨後在大陸被全部刪除。

分析:視覺中國被人民網監管

4月26日,視覺中國通過其官方微博發布《視覺中國關於整改進展情況的聲明》。

聲明稱,對於近期公司開展的整改,已完成內部測試,測試結果符合預期,下一步將擴大測試範圍,並繼續落實各項整改措施。

其聲明中還有更重要的一個信息。

視覺中國表示,正與人民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展開合作,“提升自身內容質量和合規服務的能力”。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視覺中國自稱與人民網展開合作。說好聽點,這叫“合作”,說難聽點,實際是視覺中國未來在圖片發布上將遭到人民網的監管。中共繼續嚴控輿論。

此前有海外報導指,視覺中國因為在毛澤東圖片上標註其為“獨裁者”,而受到查處。

也有報導指,人民網將內容審核業務稱為“內容風控業務”,是人民網四大業務之一。

在視覺中國版權事件出現後不久,4月14日人民網稱,計劃與“兄弟媒體”做圖片合作聯盟。並稱,大陸主流媒體應儘快在圖片采編、使用和版權交易等方面形成聯動機制,建立合作聯盟。

大紀元在4月19日發表《視覺中國版權事件幕後的“角力”》一文認為,人民網進入圖片市場,是中共開始控制圖片市場。

視覺中國的聲明證實了大紀元的分析。

陸媒披露中共網路審查產業布局內幕遭刪除

4月18,大陸《南方周末》發表了《濟南:崛起的互聯網審核之都》一文,指濟南成為天津之後的“審查之都”,全天候24小時不間斷對時政新聞進行過濾,越來越多的文字、圖片、視頻、直播先到濟南等待審核後,再向全國播放。

3月11日,中共濟南市委與人民網簽署協議,在濟南建設互聯網審核平台。文章說,一夜之間,山東濟南成了各大互聯網公司內容審核平台扎堆之地。該地區審核編輯的總人數已接近5000人。

文章披露,網路公司位元組跳動、鳳凰網、一點資訊、最右APP等,已在濟南建立審核基地。人民網將內容審核業務稱為“內容風控業務”,是人民網四大業務之一。

在整個內容審核的產業格局上,天津、濟南是北方的兩大基地,西安是西北地區基地,重慶、成都負責西南地區,武漢則負責華中地區。

文章描述,在互聯網平台的背後,成千上萬的年輕人用肉眼盯著電腦屏幕,每天瀏覽幾千個文章、評論、圖片、視頻等,從裡面過濾掉“有害、違規”的內容。他們分布在天津、濟南、武漢、西安、重慶、成都等二三線城市,拿著四五千元的工資,24小時輪班不停作業。

陸媒記者採訪內容審核員獲知,他們要審核的內容主要以新聞為主。

不過,這篇報導很快在大陸網站被刪除,在眾多轉載網站上也消失了。

分析:10年來中共互聯網審查機制升級

4月17日,海外媒體文章《維基解密:中共互聯網審查機制如何運作》披露,在維基解密(WikiLeaks)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被捕的同時,維基解密在含有https的加密網站 https://file.wikileaks.org/file/上公布的檔案依然可以全部打開。這些海量文件中包括多份有關中共政府互聯網審查的記錄。

文章舉例,這些記錄中,編號229878是一份有關中共和黑龍江地方互聯網宣傳領導小組辦公室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所下達的日常具體指令表格。

從4月1日到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當天,網宣辦值班人員基本每天都會就具體內容指令各大門戶、新聞網站和其它論壇等遵照執行。表格共分為6列,分別為序號、指令發布時間、指令發布者、指令內容、處理結果和處理時間或回復時間,詳細記錄了一條指令從發布到處理完畢的詳細過程。

比如當年6月26日有關中國成品油調價的內容,網宣部門指令,“對借成品油調價攻擊黨和政府、煽動群體性事件等有害信息要即時、堅決予以刪除。”

當年4月11日網宣辦值班人員出一份通知,要求就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宣判結果,不要作為網站頭條,“要加強對論壇、博客各跟帖的引導與管理,及時刪除藉機攻擊黨和政府、煽動不滿的各類有害信息”。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對比2008年維基解密的內容,和十多年後《南方周末》報導的內容可以看出,中共互聯網審查機制已經升級。最重要的變化在於,十多年之前,中共還處於守勢,即刪除那些已經發表的帖子和文章,對這部分做過濾。

李林一認為,從《南方周末》的文章來看,現在的網路審查,中共已經把它升級成為了預警審查。最具特點的是這句話,“越來越多的文字、圖片、視頻、直播將會先在濟南匯聚,等審核通過後,再播往全國。”也就是說,很多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在發表之前,各大網路公司就雇了很多年輕人在那裡先做審查,然後再發表。

李林一分析,從這個角度去看視覺中國與人民網在圖片上展開“合作”,就更能明白中共的用意。這是“黨領導一切”在圖片市場上的體現,也是中共危機感更沉重的體現。但是,在互聯網時代,這種做法是愚蠢的。因為信息無國界,即便以舉國之力封鎖信息,也難達到完全封鎖的效果。

互聯網審查:中共催生的新行業

中共審查部門嚴管網路,無所不用其極。同時,中共的網路審查員已形成龐大的雜牌軍。這個雜牌軍由專業審查員、業餘審查員、網路監督員、網路保安、網警、網路管理員、五毛黨等構成。

《新京報》2013年曾披露說,在中國從事網路控制的人數多達200多萬人。

由於中共嚴厲的網路審查制度,不少中國公司不得不僱用數千人來監管其企業網站的內容,這就催生了一個增長快速、利潤豐厚的新行業:審查工廠。

紐約時報》今年1月的報導說,中共以前對互聯網審查三緘其口,現在卻宣揚由政府監管互聯網的願景。許多網路媒體公司都有自己的內部內容審查團隊,有時可以多達數千人。

李城志為總部在北京的科技服務公司博彥科技工作,其業務包括為其它公司承擔審查工作。他在該公司位於成都市的辦公室工作。

報導說,李城志這樣的從業人員展現了網路審查的極端——它控制著中國8億多互聯網用戶每天看到的內容。李城志說,最嚴重的錯誤幾乎都與高層領導有關。有一次,因為太累,他錯過了一個不在白名單上的網站發的一張習近平的小照片。他至今為此而“自責不已”。

博彥科技在其內容審查工廠僱用了4000多名像李城志這樣的員工,日夜瀏覽和審查網路內容。而在2016年這樣的員工只有200名左右。

據博彥的網站介紹,其內容監控服務“彩虹盾”收錄了十多萬個基礎敏感詞和三百多萬個衍生詞。

中共的網路審查已延伸到海外

到了現在,中共不僅嚴格審查中國民眾網路言論,同時還把對互聯網的控制和審查擴展到海外。

除監控言論升級外,中共還向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外國公司施壓或是促使對方自我審查,甚至連使用國外加密軟體也不安全。

大陸維權人士張廣紅,去年使用美國臉書旗下的社交通訊軟體WhatsApp,和海外朋友分享一篇批評中共國家領導人的文章。2017年9月張廣紅被拘留。張廣紅案也說明,中共將其審查的手伸得更長。

美國《紐約時報》今年1月報導,上海一名男子被扣留在拘留所15天,另一人的家庭受到警方威脅,還有一人被用鐵鏈鎖在椅子上接受了8小時的盤問。他們被控的罪行是“發推”(在推特上發文)。

報導說,在陡然升級的網路審查行動中,中共警方在盤問和拘捕越來越多的推特用戶,即便這個社群媒體平台在中國被屏蔽,該國絕大多數人都看不到。

報導引述接受採訪的推特用戶說,警方使用了威脅手段,有時還進行人身限制。在推特上擁有8000多名粉絲的活動人士黃成城說,他在重慶遭到八小時的審訊,手腳被銬在椅子上。調查結束後,他簽署了一份遠離推特的承諾。

去年11月,一名50歲的工程師正在辦公室忙著上網發文,國安人員進入他在大陸東南部的工作地點,給他看他之前所發的60條推文的列印本,題目從中美貿易戰到地下基督徒的苦難都有。國安人員要求這位有4.8萬個“粉絲”的工程師,刪除網上所有的文章。但他並沒有聽從國安的要求,但24個小時之後,他發現有黑客駭入他的推特賬號,刪除了他之前所有的1.1萬條推文。

金融時報》披露,二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在對網路言論自由進行協同攻擊。即使是外國人,也面臨中共的審查控制,典型的是,到中國旅行,他們無法訪問谷歌或臉書,這是一個很常見但卻是令人感到沮喪的經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