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高調紀念五四定性愛國主義 學者揭密中共不敢說的驚人真相

中共主席習近平4月30日出席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稱當代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的高度統一。而對於五四運動的真實情況,香港歷史學者馮學榮揭露,“五四運動”被證明是一場放火燒屋、掄鐵棒打人的暴行,是一場暴亂,既沒救國,也沒立德,一場胡鬧而已。

習近平高調紀念五四100年

中共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不僅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員出席,而且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發表主旨講話。

習近平30日發表主旨講話,引用孫中山先生說,做人最大的事情,就是要愛國。他說,對每一個中國人來說,愛國是本分,也是職責,是心之所系、情之所歸。

習近平表示,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高度統一。

習近平也引用毛澤東"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要一代代青年前赴後繼、艱苦卓絕的接續奮鬥。

百年前“五四運動”後果:留下馬列主義暴力火種

1919年5月4日,北京大學等13所學校共三千多名學生匯聚到天安門前集會,抗議當時的民國北京政府準備承認由日本接收德國在山東的殖民地利益。抗議世界列強欺侮中國、抗議日本侵略中國的五四示威很快演變為反政府示威。

當日下午1點鐘,學生們彙集在天安門,高呼“外爭國權,內懲國賊”、“取消二十一條”、“還我青島”的口號,並要求懲辦高官曹汝霖、陸宗輿、章宗祥三人。

學生們在使館區受阻後,繼而轉入崇文門大街、東長安街,憤怒的學生遂轉而奔向曹汝霖在北京的住宅趙家樓,遇上並暴打在該處的駐日公使章宗祥,最後找不到曹汝霖的學生,放火燒掉了趙家樓。

在整個運動過程中,作為軍政府的北洋政府,既沒有開槍,也沒有屠殺,沒人死亡。

台灣版,傳記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曹汝霖《一生之回憶》第195-199頁顯示:

北京市警察局長吳炳湘及時趕來,大喝一聲,學生們才轟然逃散。動手打人、放火積極的學生,往往體能最好、跑得也最快,所以,行凶積極份子被抓到的,沒有幾個。

北京市警察局局長吳炳湘驅趕了五四運動的學生之後,連同曹汝霖一道、到醫院去看望被搶救的章宗祥。醫生告訴曹汝霖:「章宗祥的身體,大大小小的傷,一共有五十六處。而且還有腦震蕩。」這意味著這群五四運動的學生暴徒們,至少用拳腳或武器打了章宗祥五十六下。章宗祥大難不死,算是命大。

學生打人的驚人消息一出,(北洋國軍)北京衛戍司令段芝貴立即放話:老子我要派部隊進京,嚇唬嚇唬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徒學生!

北洋政府總理錢能訓聞訊,大驚,立即發表異議,說:「中華民國的國防軍隊,是一支對外的武裝,怎麼可以用來對付自己的老百姓?!」

北京市警察局長吳炳湘也說:「國內的治安,是我公安警察的事兒,怎麼可以動用國防軍隊?!段芝貴竟敢出兵鎮壓學生!媽的,老子我不管了!」

馮學榮評論“五四運動”

香港歷史學者馮學榮曾表示,“五四運動,除了打傷一個人、燒毀一棟房、撤了三個官、留下暴力的火種之外,沒有什麼裨益可言。”“既沒有救國,也沒有立德。一場胡鬧,僅此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有的五四運動幹將,在多年以後,投奔了日本陣營,當起了“漢奸”。例如,梅思平。他就是五四運動當天的積极參与者,後來,他參與了汪精衛政權,在汪政權里當了一等的高官。此人後來被國民政府槍斃。

五四運動,並非一場公民行使憲法權利的運動,而是一場砸石頭、放火燒屋、掄鐵棒打人的暴行,是一場暴亂。事後,當年的公共知識份子梁漱溟發表社論、譴責大學生的暴力行為。(參1919年5月18日《每周評論》)。

“五四運動”給禮儀之邦的中國留下了暴力的種子,其唯一的後果就是為“馬列主義”的引進,打開方便之門。

當時的中共出於自己政治需要,鼓吹“五四運動”是“先進青年”因無法容忍社會現狀的腐敗黑暗,出於“救國救民、改造社會”的熱忱而發起的“愛國學生運動”。

而1989年“六四”運動,要求反腐敗的學生們,卻慘遭屠殺。同時“六四”還被中共定性為“反革命暴亂”。

時事評論人士周曉輝2013年撰文表示,根據台灣公布的史料,1919年爆發的“五四”運動,實施暴行的恰恰是喪失了人性的學生,他們不僅衝破了北洋政府貼在曹汝霖家大門上的封條,而且端起石頭狠砸曹家癱瘓的無辜老人,其後火燒曹家,並將在其家做客的章宗祥打成腦震蕩。而當時負責保護曹家的警察們因上面有“文明對待示威學生”的命令,只能坐壁上觀。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