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沈舟:起來 不願做犀牛的港人

很多香港人不願當人云亦云的犀牛,不願做黨雲亦云的奴隸,剛剛獲刑的佔中九子就是其中的代表。他們大部份都是社會的精英人物,隨波逐流做一個頭角染紅的犀牛,本來就會有一份安穩富足的生活。他們選擇了公民抗命,不懼身陷牢獄,不僅僅是要堅持獨立人格,更重要的是要戳穿犀牛嚎叫是動人音樂這種謊言,聲張社會公義,維護香港穩定。

因港府修訂《逃犯條例》而逃離香港的林榮基接受傳媒訪問時說,香港人有點像《犀牛》裡面的人。《犀牛》是法國荒誕派劇作家歐仁·尤內斯庫(Eugene Ionesco)的代表作,說的是主角貝蘭吉所在村莊內突然出現一隻犀牛,起初大家並不在意,不料隨後鄰居陸續變成犀牛,因為大家覺得犀牛很美,惟有他不願隨波逐流,企圖保持自己的獨立人格。最後他的妻子也變成犀牛,離他而去。

《犀牛》揭示的主題是,現代社會人類被權力和資本的力量異化,個人不得不放棄獨立思考,使自由的心靈屈從於外界群體的壓迫和欺騙。李怡先生多次談到《犀牛》這部作品,認為香港正在成為一個“人人爭著變犀牛的社會”。他指出,香港今天多數人不會感到生活擔子重到讓人難以承受,但政治荒誕、文明崩解、恬不知恥的謊言洶湧而來,使整個社會見怪不怪,似足荒誕劇《犀牛》中人人爭著要變作犀牛的景象。

當然,也有很多香港人不願當人云亦云的犀牛,不願做黨雲亦云的奴隸,剛剛獲刑的佔中九子就是其中的代表。他們大部份都是社會的精英人物,隨波逐流做一個頭角染紅的犀牛,本來就會有一份安穩富足的生活。他們選擇了公民抗命,不懼身陷牢獄,不僅僅是要堅持獨立人格,更重要的是要戳穿犀牛嚎叫是動人音樂這種謊言,聲張社會公義,維護香港穩定。

九子獲刑後,佔中時任警務處長的曾偉雄發聲,稱香港沒有了穩定,就什麼都沒有。是誰在威脅香港的穩定?中國人大關於政改的8.31決定,是在習近平宣稱中央的權力絕不容許挑戰以及國務院《白皮書》提出對香港實施全面管治權的指導思想下產生的。若中共對香港實施全面管治,一國兩製成為一黨專制的遮羞布,香港還有穩定嗎?

相信中共才是萬分天真

港府目前堅持要修訂《逃犯條例》,人們(包括很多反佔中的商界人士)普遍擔憂,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該條例將成為中共推行對香港實施全面管治的利器。建制派們迴避中共不法意圖對香港可能的進犯,辯稱有香港法治把關,可以高枕無憂,這恰恰可以套用陳仲衡法官告誡佔中九子“相信政府會在一夜之間讓步的想法過於天真”的話來回答建制派的觀點:“相信中共會放棄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是萬分的天真!”

面對修例,林榮基只有選擇逃離香港,但很多人拒絕當犀牛,他們不願放棄做人的尊嚴和自由,28日再次有13萬人參加民陣組織的反修例遊行。林榮基在台灣隔岸呼籲:“呢次你再唔上街,就真系冇得救,要同佢搏命。”他說,若條例最終通過,“我嘅情況會不斷發生”,反問港人“系咪願意放棄?”參與遊行的前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說,通過修例只會令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修例並非堵塞漏洞,而是令香港失去保障。

《犀牛》劇本結尾,主角貝蘭吉對所有的犀牛說:“我不會追隨你們,我原來是什麼樣就還是什麼樣,我是人,一個人。”但他也在猶豫,他傾聽著犀牛的嚎叫,“牠們的歌聲富有魅力,儘管有點冷酷生硬,但確實有迷人之處”,作為一個人,“我多醜啊,誰堅持保存自己的特徵誰就要大禍臨頭”。但最終他表示:“豁出去了!我將自衛,反對你們這些大傢伙,我要保衛自己!我是最後一個人,我將堅持到底!我絕不投降!”

4.28遊行,我見到了許多不願做犀牛的香港人,我看到了香港的希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