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中國人平均每天要工作9.2個小時 媒體:太愛勞動了!

為了趕上啤酒半價,在互聯網公司上班的她,每天下午6點準時下班。

這個“她”是日劇《我,到點下班》的女主,這種人設在北上廣深大概不算常見,看看那些花式曬加班的朋友圈就知道了。

是低效地加班到深夜,還是高效地在8小時內完成工作?這個問題有時是無解的,有太多因素要考慮,每個人的選擇都一言難盡。

五一國際勞動節,你是要過節還是要勞動呢?

日劇《我,到點下班》截圖

中國人有多勤勞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的相關規定,我們每天的工作時間不能超過8小時,標準工時是每周40個小時;就算生產經營情況特殊,也得保證每周至少休息一天,每周的工作時間加在一起不能超過44個小時。

但事實上,我們都“違法”了。梳理歷年《中國勞動統計年鑒》可以發現,近十幾年來,中國城鎮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間,沒有一年是低於44小時上限的。

這中間有兩年,看上去馬上就要降到標準線,可之後又蹭地一下反彈回原點,那時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正席捲全球。此後,城鎮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間有所回升,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卻在逐步回落。

國家統計局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3月份全國企業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間為46.0小時,按照一周工作五天來算,中國人平均每天要工作9.2個小時。

雖然,大部分人嘴上都拒絕過勞,可身體卻在很誠實地工作著。

據《時間都去哪兒了?中國時間利用調查研究報告》,2017年中國工資勞動者超時工作相當普遍,有42.2%的勞動者每天工作時間大於8小時;其中,製造業從業者的情況最為嚴重,接近六成從業者每天超時工作。

中國人的勤勞是世界聞名的。根據上述研究報告,中國人每天有酬勞動平均時長為5.44小時,比素以加班著稱的日本人還要長。

當然了,工作時長的這個冷冰冰的數字,也可能無法代表有效的工作時間。

據媒體報道,一項調查研究發現在美國,有60%的網購都發生於早上9點到下午5點的上班時間內,這個現象被稱為“賽博摸魚”。上班不摸魚的員工在全球佔比平均不超過13%,給全球企業帶來了每年近一萬億美元的損失。

有些人純屬“窮忙”

日本中京財經研究所此前的研究顯示,超過70%的受調查企業承認,因加班而導致疲勞工作、效率下降的代價已超越額外工作帶來的收益。

通過整理OECD(經合組織)各國相關數據我們發現,工作時長和生產力似乎真的不成正比。有些工作時間長的國家,每小時勞動所創造的GDP反而更低。

以2017年的數據為例,工作時間最短的德國、丹麥、挪威三國,每小時勞動所創造的GDP都要比工作時間最長的墨西哥、韓國、智利高很多。其中,全年工作時長為1356小時的德國,每小時勞動所創造的GDP為72.2美元,這是全年工作時長2257小時的墨西哥的3.3倍。

這樣看來,拋開勞動人口數量不談,對於某些國家的勞動者來說,在單位時間內創造價值有限的情況下,勤勞致富可能是唯一的選擇。

在《我們子孫的經濟可能性》一文中,凱恩斯預測到2030年,生產率增長將會導致閑暇時間極大增長,每周工作時間會減少到15小時。

這個預測現在看來是有點過了,但我們把時間拉長一點就可以看到,經合組織各國勞動者每小時勞動所創造的GDP在逐步提升的同時,年均工作時長確實呈現出不同程度的下降。

以我們的鄰國日韓為例,1970年日本人年工作時長為2243小時,跟現在中國人的工作時長差距不算太大,可到了2017年日本人的年工作時長已經降到了1710小時;2008年韓國人年工作時長為2209小時,到2017年下降到2024小時。

今年4月,日本對加班時間上限加以限制的新法規開始實行。根據規定,大企業的年加班時間最長需控制在720小時以內,包含休息日加班在內,月加班時間需控制在100小時以內。

文章開頭提到的日劇,就是在這一政策實行後播出的。

從政策法規到文藝作品,日本人似乎不再迴避“過勞死”現象,試圖重新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但想要加班文化有所動搖,真的還需要時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