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薄周郭令四大老虎秦城監獄服刑細節

過去幾年,習近平當局接連拿下多隻副國級甚至國級大老虎,震動官場。除了徐才厚已病死,薄熙來與周永康、郭伯雄、令計劃都在秦城監獄服刑。這幾大老虎在獄中服刑細節早前已被曝光。

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令計劃等大老虎,都依附著一個共同的“老闆”,即是江澤民。(網路合成圖片)

過去幾年,習近平當局接連拿下多隻副國級甚至國級大老虎,震動官場。除了徐才厚已病死,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令計劃都在秦城監獄服刑。這幾大老虎在獄中服刑細節早前已被曝光。

據香港《爭鳴》披露,同樣被判終身監禁的薄熙來與周永康、郭伯雄、令計劃都在秦城監獄服刑,並特免參加勞動。但按照規定周一至周五需每天學習反思5個小時,每周遞交他們的所謂“學習改造”心得,並由專職督導組對他們每月表現作出一次小結,每季度評核一次,每半年為年中評核,一年一次年終評核。評核標準為良好、一般和差。

薄熙來謀翻案獄中評核為“差”

據悉,薄熙來在2016年年終評核結果為“差”。在服刑期間,薄熙來一直要求複核其案件,要求推翻判決結果。截至去年10月初,薄熙來已經給中共中紀委提交7份申辯書,提交給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3分請求信,要求責令最高檢察院複核其案件,推翻目前的最終判決。

薄熙來還提交了11份申訴書給中共最高檢察院。

周永康“每周寫心得”供出高官同僚

據香港《爭鳴》雜誌2017年1月號報導,周永康被關入秦城監獄服刑後,監獄管理方並未要求他參加獄中的勞動,但要求他每周的周一至周五,每天都要“學習反思”五小時,而且每周要上交“學習改造”的心得。

報導並披露,周在服刑期間供出了原政治局內部、中央政法委內部和四川省委內部不少嚴重違紀違法事件,其中就包括供出其秘書、曾擔任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中央綜治委副主任的周本順,以及揭露時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和任中宣部部長劉奇葆,當年在中央書記處或在四川省委的問題。

而當局已經把這些材料列作防擴散材料。

郭伯雄自認敗類歸罪江澤民

郭伯雄在獄中目前獲得的評核僅是“一般”,郭在所謂“學習改造心得”中承認自己是人民、祖國的罪人,是“軍隊敗類”。郭並自曝“在2003年十一前夕收到徐才厚轉交一張金額150萬元現金支票,一直放在制服內口袋裡長達22天,才叫家屬存入銀行。”

郭伯雄把自己罪過歸咎當年中央政治局領導對軍隊建設“不問不抓”、“黨內腐敗泛濫侵蝕到軍隊,導致軍隊上層腐敗。”這裡指的“中央政治局領導”正是江澤民。

令計劃幾度變瘋:進官場,毀了我一家

中共前政協副主席、前中辦主任令計劃被關押到秦城監獄後,患上了重度精神恍惚症,已經五進五齣中共軍隊總醫院專科醫院。近期令第6次被送入專科醫院,秦城監獄對令計劃的“核評”也被列為“暫緩”。

消息稱,令計劃正常時,曾在其寫的“改造心得”中重複地寫:“進官場,當了大官,毀了我一家。”“我沒想到,也不敢想,全家的下場是悲哀、恥辱。”

發病時,令計劃白天會呼叫兒子姓名和“一些情人的愛稱”,晚上會“仰天哈哈大笑”,或者會“痛哭流涕,自我咒罵。”

自2014年12月22日被宣布落馬後,令計劃曾數次被曝出玩心計對抗審查。最早是香港雜誌《動向》2015年5月號披露,在接受中共內部審查期間,令計劃大玩心機。在審查初期,經常有意出現不正常的言行和精神狀態,自稱“大腦一片空白”,希望即刻死亡等。

但審查工作人員稱,發現令計劃經常觀察監管人員的行蹤,並選擇時機假借夢話來為自己辯護:“我沒有罪,是被冤枉的,是被周永康拉下水。”

《爭鳴》2015年8月號消息,2015年6月初,經過醫院專家會診後確認令計劃已經“康復”,出院繼續被看管。7月15日,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向令計劃作最後通牒式談話。令計劃聽後直冒冷汗,跪求中共中央能寬恕。他又表示,看在他已經去世的父母的份上,給一條生路。

《動向》2015年9月號報導,2015年8月下旬,令計劃的“精神病症”又複發。29日晚被送往武警總醫院醫治。

《爭鳴》2016年9月號爆料,令計劃被判無期徒刑後,在秦城監獄服刑時“舊病複發”,曾對著看守警衛持續大笑大哭,晚上還大唱情歌,半夜說夢話時,曾經大聲呼叫胡錦濤的名字。

2015年9月1日,據稱有中共軍方背景的《環球新聞時訊》雜誌發表題為〈黨政軍老虎扎堆源頭難辭其咎〉的文章,指出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郭伯雄、令計劃等大老虎,依附著一個共同的“老闆”,即是江澤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