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李平:痛悼英年早逝的德先生

中國近百年歷史最大的慘案是什麼?是國共內戰、日本侵華,還是三年大饑荒、文化大革命?不。最大的慘案是德先生英年早逝,它從1919年面世,到1949年被愛國愛黨的毒藥毒死,年僅30,並因此引發大躍進、文革等慘絕人寰的悲劇,並因此摧毀香港民主普選之路,並因此讓中國新一代青年步入“聽黨話、跟黨走”的帝制陰影。

行反右文革之惡戴德先生面具

德先生(民主)與賽先生(科學)是新文化運動乃至五四運動的兩面旗幟,但遲至1919年才正式在中國面世。當年1月15日,《新青年》雜誌創辦人陳獨秀髮表《〈新青年〉罪案之答辯書》文章,指雜誌備受非難“只因為擁護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賽因斯(Science)兩位先生”。他既感慨“西洋人因為擁護德、賽兩先生,鬧了多少事,流了多少血,德、賽兩先生才漸漸從黑暗中把他們救出,引到光明世界”,又認定“只有這兩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

後來成為中共創黨總書記的陳獨秀可能始料未及,國人因為擁護德、賽兩位先生,鬧了多少事、流了多少血,但沒有被他們引到光明世界,反而被他創立的黨用作號召推翻國民黨統治的工具,但在1949年建政後就把德先生關進全國政協的牢籠,用愛國愛黨的葯毒死了。此時,德先生只不過在中國面世30年,正當英年。

可悲的是,德先生在中國英年早逝,70年來還不斷地受中共凌辱。從假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之名的反右派鬥爭到假人民專政之名的文化大革命,中共多少惡行都戴著德先生的面具。此前受德先生感召而支持中共建政的民主黨派,在經歷多番思想改造後,已徹底淪為中共的政治花瓶。尤令人不齒的是,哪怕是經歷了1989年六四屠殺後,中共血腥鎮壓民主運動已超越北洋政府對五四運動的打壓,堪比國民黨政府對民運的鎮壓,竟然還能腆顏宣稱:“我們必須理直氣壯地說,中國才是最大的民主國家,中國還是民主治理比較廣泛而又有效的國家。”德先生如地下有靈,聽到此言豈能不激到彈起?

竊領導五四之功盜德先生之名

德先生在中國誕生早於五四運動,更早於中共,中共既要竊領導五四運動之功,又要盜德先生之名,於是製造了愛國愛黨這味毒藥,把五四運動定義為中共領導下的愛國民主運動,並且一代又一代加以提煉,到習近平手上時已能冠冕堂皇地殺人於無形。他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的大會上說,新時代中國青年要發揚五四運動精神就要“熱愛偉大祖國,聽黨話、跟黨走”。說白了,黨是領導一切的,黨的一切是習近平領導的,中國青年就要聽習話、跟習走。

中共如此大費周章地營造新帝制輿論,還要盛讚五四運動“徹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性”,不是自相矛盾,而是臉皮厚過長城城牆,做了婊子還要立貞節牌坊。一如表面上為香港設立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目標,實際上扭盡六壬顛覆香港百年殖民建立的法治和自由;一如以“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為校訓的清華大學在五四百年之際以鐵板圍起校內王國維紀念碑,只為了遮掩“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碑文。

陳獨秀當年說:“若因為擁護(德、賽)這兩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壓迫,社會的攻擊笑罵,就是斷頭流血,都不推辭。”哀哉,中共的首任總書記如能活到今日又不改擁護德先生之志,還有不辭斷頭流血之勇嗎,還能力撐佔中九子、雙學三子嗎?哀哉,英年早逝的德先生,何時能復活,引導中港走向光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