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所有靠譜的孩子 背後都有願意放手的家長

之前參加過一個研討會,聽了一場圓桌。圓桌的議題挺有意思的,“如何培養孩子的責任感”。當時一個教育領域的嘉賓分享了股神巴菲特的例子,巴菲特每年都會同大學生座談,有一次有人問,“您認為一個人最重要的品質是什麼?”

很多人以為巴菲特心中的答案可能是聰明、處事靈活、坐擁資源的人等,但巴菲特說,“我做投資,其實投的是人和團隊,最重要的是靠譜。”

的確,聰明有算計的人可能哪裡都有,但是靠得住的人寥寥無幾。

成為一個靠譜的人並不容易,它背後是孩子和現在成年人很需要的一種特質:“擔得起責任”。

它包括了6個維度:

●可靠,人們知道可以指望你;

●守約,能夠遵守約定和承諾;

●盡心,能夠在崗位上用心處事;

●負責,能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思辨,能夠正視對錯不逃避;

●協作,願意為家庭、社區作貢獻;

可以毫不猶豫地說,擔得起責任,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人,往往會讓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或者更大的世界裡取得更大的成功。

也許你會好奇了,到底學齡前的孩子,我們是否需要培養孩子的責任感,那麼小的孩子,懂什麼呢?

但我卻覺得,責任感其實並不需要教,反而是我們需要給到孩子機會,讓孩子能夠有更大的空間去“承擔”他們的責任感。

服從不等於責任

昨天說過一個詞,“共生關係”,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經常會把服從與責任混在一起。

當我們希望孩子做我們要求做的事情,遵守指令,不做任何質疑權威或提出疑問的事情,這時候往往是我們管教上要亮起紅燈的時候,因為那並不是我們希望培養的責任感,我們只不過是要求孩子成為一個“服從權威”的人。

很多時候,能夠激發孩子意識到自己有責任感,往往是我們鼓勵孩子能夠“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因為這點可以讓孩子從被動執行任務,轉為主動思考自己可以如何去做,只有當孩子獲得了自我成就價值,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由衷自豪的時候,我們才能夠真正地孵化“責任感”。

舉個例子吧,二胎家庭應該最頭痛的是手足之間的吵架?當我生Eric的時候,我身邊的所有長輩也都給了我很多的善意擔心,不外乎孩子一定會因為玩具的歸還與否、行為是否需要道歉或其他一些小事而起矛盾,而這個時候,長輩們勸我,“立好父母的權威”,只有嚴治,才能夠有穩定關係。

實際中,我們家也有段時間是這樣子:兩兄弟發生了爭執,就會來找我。哪怕口齒不清也要陳述一下對方做了什麼,以及自己做了什麼。

他們都希望我可以給出一個最終裁決令,告訴他們誰對誰錯,以及如何去處理這個事情。這個是兩兄弟都曾經希望過的,在孩子的眼中,我們成人就是權威,我們給出的方案就是“終判”。

但大多數時候我並沒有這麼做,很多時候我都退下來,讓孩子們自己去解決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我常跟孩子們溝通的主要有4句:

認可並描述事實,比如“你們鬧矛盾了啊?是______的事情,我知道了。”

同理並描述情緒,比如“你們的心情都很不開心呢,哥哥氣嘟嘟的、弟弟嘴巴扁扁的,你們都很難過。”

提出解決建議,比如“接下來你們要想想辦法解決你們兩之間的事情了。”

表達界限和鼓勵,比如“我不會參與進去的,你們總得學會如何跟自己愛的人溝通哦。”

在衝突可控的範圍內,我都會先退在一旁,看看書或者喝杯茶,離得不遠是可以幫助我時刻看到現場情況,如果發生肢體衝突還是要介入的,但我退在一旁其實是一個態度,“我不會參與進去,你們要自己先想辦法。”

傳統關係里父母是家庭里權威的主導、意見的把關,而孩子往往會下意識地把自己當成是服從的角色。

當我們想改變傳統模式,打破把服從當責任的困局,讓孩子習得責任感,需要我們退一步,把解決問題的權利交給孩子,這個過程其實往往更有挑戰性。

失敗的經歷、必要的指導

當孩子自己開始主動面對問題的時候,一定會有失敗。

比如讓孩子自己吃飯,最開始孩子肯定吃的全身哪裡都是米粒,比如這是我家孩子10個月左右的照片,畫面是多麼不堪回首啊。

可是隨著孩子不斷精進不斷練習,他們也一定能夠掌握吃飯的姿勢,讓自己能夠更加靈活、從容地駕馭這個吃飯的事情,而孩子關注的東西往往會更加明確,會計較自己能不能決定吃多少,吃哪類食物,幾點吃等等,這些都是孩子在這個過程中一定會逐漸提出來的想法。

所以,足夠的指導、支持或者信息,這是我們接下來要繼續做的事情,有利於孩子去學習和更清楚的看待“負責任”這件事情,我們可能需要幫助孩子親近食物,跟孩子做很多廚房遊戲都可以增進孩子對食物的喜好程度,多練慣用湯勺來運球類的遊戲都可以幫助孩子精進技術,以及跟孩子提前約定並且溝通吃飯時間,也有利於孩子成為一個在家裡“有時間觀念、有守約意識”的人。

這裡每一項拆開來看,都是我們可能需要認真專研的地方。

因為很多時候,養育無關乎年齡,但我們卻時常要決定自己何時去介入、以及什麼時候讓孩子放手去做會更有效。

當孩子也能夠獨當一面去處事的時候,我們需要提供的幫助和介入其實反過來是越少的,相應的,孩子能夠培養起的責任感也是最大的。

所以孩子做事的成熟程度,決定了我們應該幫助孩子多少。成熟度包括孩子完成特定任務的能力和意願,一共有三個級別:

●低成熟度:孩子沒有動力或者能力

●中成熟度:孩子有能力或者動力,但還不能兩種能力都具備

●高成熟度:孩子既有動力也有能力

舉個例子,孩子的如廁訓練,一個孩子可能可以獲得大量的訓練,但自己本身的生理控制機能並不成熟,另一個孩子可能生理上已經做好了準備,但卻沒有太大的動力去掌握這個技能,這兩者其實都會阻礙了孩子真正能夠獨立如廁。

再比如最開始在手足協商上放手的時候,我家孩子們也並不習慣做這樣子的轉變,那會兒弟弟也才兩歲多吧,基本上都是樹袋熊一樣跑過來,抱著我大哭。

他還那麼小,還不知道如何去處理好衝突,或者確保他處理的方式一定是一個“好的結果”,這時候他也是處在“沒有動力或者能力”的階段。

提高孩子做好一件小事的成熟度,可以幫助孩子孵化更重要的責任感。

當孩子處在低成熟度階段,沒有動力或者能力不足的時候,孩子更需要的是無條件的情感支持。

比如持續描述情緒,持續地鼓勵和信任感的,都可以幫助孩子最終積攢勇氣,願意去面對和嘗試。

當孩子處在中成熟度階段,有能力或者動力,但還不能兩種能力都具備,孩子更需要的是落地的指導,孩子可能願意去做這樣子的事情,但是卻需要我們跟他們一起研究,怎麼樣的做法更有效。

而當孩子處在高成熟度階段,有能力也有動力,那麼更多的時候我們只需要委託項目,信任孩子,讓孩子有獨立完成活動的機會,哪怕結果並不是最完美的,但這個過程對孩子內在的責任感來說,都是很積極的影響。

坦白說,這真的沒有模版。每個家庭的孩子狀況都不一樣,給出一個標配套路是容易的,但是讓大家能夠注意並且觀察到孩子的特點,其實反而是最難的。

我們需要保持對孩子行為的觀察,孩子年齡段多大了,過去的嘗試結果如何,孩子正在努力的方向如何,孩子的性格特徵是怎麼樣的,這些都會影響我們的判斷,而對於所有的教養關係來說,去試驗,然後及時調整,保持同理心,都會成為我們積極搭建關係的重要法寶。

解決問題、責任意識這兩方面,對於孩子來說並非天生就會,但卻是他們後天特別願意去學習的領域,誰不希望自己有獨立、自由的探索空間,以及自己能夠為自己言行負責的時刻呢?

但唯獨我們也願意放手,讓孩子去試,並且不會時刻考核孩子的結果,願意跟孩子一起調試,我們才能真正獲得跟孩子一起穩健前進的關係。

有時候,養育就像推拉門一樣,到底推或者拉的動作,可以帶來的結果是關上了一道門,還是打開了一道門呢,都不確定。

無論是推還是拉這個動作,它們只是為了達到某個結果需要去做的事情,但到底選擇推還是拉,都需要我們看到具體的情況,不同的門的推拉方向可以完全不一樣。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們不去試,就不可能知道門的推拉方向。

對於孩子來說也同理,長大的標誌之一,是他們逐漸意識到自己可以為自己的生活、期望和問題去負責任,不是希望別人來幫忙解決問題,而是自己是需要思考解決問題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新浪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