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趙紫陽智囊嚴家祺隔海喊話:王滬寧沒良心 孟宏偉知中南海秘辛與高層緊張 逃亡未遂

中共血腥鎮壓六四民運30周年之際,趙紫陽的前舊部、六四後逃亡海外的嚴家祺批露了兩個秘密。一個是他曾在六四逃到香港後,裝扮成警察逃到法國的秘聞,另一個是他曾有恩於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另外,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長孟宏偉被捕前曾打算卸任後定居海外等內幕流出。

嚴家祺隔海喊話:王滬寧沒良心

據香港《蘋果日報》5月8日報導,嚴家祺夫婦現居馬里蘭州的老人宿舍,環境優美,報導說,嚴心中悲痛似乎比10年前更深。傷痛,不只是回不了中國,更是源於悲憤中國正義不彰,源於對妻子高皋的內疚,源於毀了拯救者一生,亦源於舊友、中共七常委之一王滬寧埋沒良心。

一度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的嚴家祺說自己連累身邊人,連自己有時也責備自己,“一個是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她們,我一想到她們就感到,應該說共產黨害了她們,我看到如果……哎呀,如果我不寫聲明,是不是對她們會有點影響,我感到有一些對不起她們,像(前總書記)趙紫陽就對不起”。

在訪問中,嚴家祺主動提起王滬寧這位他昔日的好友。嚴家祺對王滬寧有知遇之恩,兩人多次共同外訪,沒有嚴家祺的推薦,王滬寧根本無法認識江澤民及胡錦濤,更遑論後來的“三朝國師”。

據嚴家祺說:“我也希望他聽一聽:讓六四恢復真相,翻六四的案,六四不是暴亂,而是共產黨對人民的犯罪行為!我希望他能夠為中國、香港、六四恢復真相作出貢獻,如果不做這件事情,中國的問題,他個人,也都會出現新的問題”。

嚴家祺越說越激動,再次差點哭起來:“六四的案不翻,我要發瘋,我希望王滬寧聽到我的聲音之後,看著我的眼晴,看著我流眼淚的眼睛,請他們去看看天安門母親,請他去丁子霖家裡去看一眼,你先不翻案,去看看人家可以嗎,都30年啦。”

現年76歲的嚴家祺,曾擔任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首任所長;在六四前,嚴家祺曾在趙紫陽領導下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過,是趙紫陽的重要智囊。他也曾在胡耀邦主持召開的“理論務虛會”上提出“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務終身制”。

六四運動後,趙紫陽被軟禁,直到其去世;中共中央委員、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鮑彤被捕;包括嚴家祺在內的不少學者及學生領袖出逃到海外。

王滬寧仕途發跡於上海,最初在復旦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明報》曾刊文提到,六四時的王滬寧,還是“一介書生”,擔任上海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主任兼教授。1989年王滬寧曾到美國訪學,六四後還曾避居法國3個月,但並無支持學運的表態。

1995年王滬寧被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收編,步入政壇。當時正是“六四”學運被江澤民當局鎮壓的6年之後。

王被調到北京的第一個職位是中共黨內智庫機構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組組長,後來做一直做多年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滬寧後被提拔進入黨內掌握重權的中央書記處,為胡錦濤服務十年,中共十八大後,王滬寧轉而效忠於習近平。

批鄧小平是獨裁者必須辭職

上述報道還稱,六四期間,時任總書記趙紫陽正在外訪期間,在鄧小平等人的指使下,《人民日報》4月26日刊發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被激怒的學生第二次走上街頭,而且人數更多。

為了打破學生與中共政府間的僵局,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統戰部部長閻復明約請知識分子斡旋,嚴家祺、戴睛、包遵信等到天安門廣場宣讀了《我們對今天局勢的緊急呼籲》並勸說學生停止絕食(5月13日),但未果。

四天後,嚴家祺、包遵信等發表《五一七宣言》,指出中國當時所出現問題,是由於“獨裁者掌握了無限權力,政府喪失了自己的責任,喪失了人性”……又形容鄧小平是“一位沒有皇帝頭銜的皇帝,一位年邁昏庸的獨裁者”,並要求推翻“四二六社論”,結束老人政治,獨裁者必須辭職。發動知識分子簽名,聲援學生。

中共國際銀彈外交上位國際刑警主席;準備逃亡的孟宏偉知悉中南海諸多秘密

美國《華爾街日報》5月6日報導,2016年,在巴厘島舉行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選舉會議上,孟宏偉成功上位。而孟宏偉能夠當選,是因為有一個中國代表團在現場遊說小國投票,承諾將向他們的政府和警察部門提供數10億美元的援助。

同時,報導也指出,中共公安部高官能擔任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原本稱得上是一項中共的外交成就。

報導稱,他的前任們既無薪酬,也無實權,每年需前往里昂兩次,很少有人當選後離開祖國或放棄原來的日常工作。真正掌權的是五年選舉一次的秘書長,他手握該組織的預算權。

但會議紀要顯示,孟宏偉說這種情況該結束了,秘書長應該執行命令——而不是下達命令。

此話一出,孟宏偉就和秘書長Jürgen Stock有了衝突,Stock很少公開反對孟宏偉,私下裡卻用自己的方式設置障礙,例如引用內部規則駁回孟宏偉調整國際刑警組織預算的要求。

不過,此舉被看成中共利用孟宏偉擔任國際刑警主席的身份,追捕流亡異見人士。

報導稱,孟宏偉一方面迎合中共方面的需求,一方面又搖擺不定。

報導稱,國際刑警組織曾多次拒絕對中方所謂的逃犯發出紅色通緝令,令中方顏面掃地,而孟宏偉則想讓國際刑警組織與中方目的保持一致。

2017年9月26日,習近平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出席國際刑警組織第86屆全體大會開幕式並發表演講。

通過官方的圖片顯示,合影中孟宏偉就站在習近平的身邊。

報導還引用知情人士透露,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孟宏偉沒有發出中方需要的紅色通緝令,因此,他與中共高層關係十分緊張,同時,他對中共黨內秘密知之甚深。

正是因為這樣,他給自己留了後路,就是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任期結束後定居海外。只可惜,這個願望沒有達成,就以其“落馬”而收尾。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