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何群草菅人命 宋柔復仇神奇

欠命還命,逃不過天理。

唐僖宗避難於岷蜀,黃巢的軍隊,還在三輔一帶活動。中和元年,詔令丞相晉國公王鐸,為諸道行營都統,大張旗鼓,由三峽而下,坐鎮南燕,節度東路諸侯。又詔令軍容使西門季玄(人名),為都監。秋七月,王鐸抵達滑州,都監至於臨汝。此地正當軍隊往來要道,驛站全部被焚毀,便居住在龍興寺的北禪院,其西廊的小院,則由都監手下的都押衙何群,居住。

何群是滑州人,世代為本軍要職。他自幼兇惡陰險,親戚們都疏遠他,於是他西入長安,投靠有權勢的宦官,就被西門季玄,收納了。到這時,何群已被提拔為都押衙,軍伍之事,全都委託給他。何群志氣驕佚,視隨從如魚肉。曾經有一天,汝州監軍使董弘贄,命孔目官宋柔,奉呈文件給都監,完成使命之後,走出來,正值何群在門口的胡床上坐著。何群因為宋柔沒有先參謁他,而憤怒,斥令幾個士兵,把宋柔揪進去,用馬鞭打了一頓才放走。董弘贄聽說這事,大為恐慌,又打了宋柔數十板子,仍然趕走,不再任用。董弘贄又派信使馳馬向何群道謝,何群毫不動情。過了數旬,日已黃昏,宋柔徒步走著,路經寺門,正好碰上何群從外面回來,剛要進門,瞥見宋柔,怒氣大作,連聲呵斥馬夫,把宋柔捉進院內,等到天色昏黑,就把宋柔殺死,然後支解,扔進了糞坑。

到了掌燈的時候,何群宛然見宋柔披著頭髮,光著雙腳,渾身是血,立於燈後。何群矍然而起,奮劍急刺,宋柔的鬼魂便倏然而滅了。此後每天夜裡,都會見到宋柔的鬼魂。暮秋之月,都監遷移到滎陽郡,住在開元寺,正在子城的東南角。到這時,何群神思恍惚,心中不安,便與裨將竇思禮等,忽然心生圖謀叛亂之意,準備大掠滎陽之後,逃奔江南。都監的部卒三百來人,都畏懼何群,而唯唯聽命。正值太守杜真府,來文牒請都監夜宴,文牒送到,何群對竇思禮等人說:“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一定要在今天晚上起事,免得後悔。”竇思禮等便悄悄部署士卒,到了黃昏時分,都監前去赴宴,何群命親信數十人相隨,告誡說:“到了三更,你們就焚燒六司院門,我們在寺中,必然舉火相呼應。”這夜的一更,何群在帳中打盹,只夢見宋柔向自己大聲斥遭:“今天,我要報仇了!”於是,何群驚醒,召來竇思禮,告訴他。竇思禮答道:“這不過是你想起這事,他能幹什麼?”

二更將過一半,何群便命令其徒黨,披上衣甲,派一名士卒爬上佛堂西邊的大梓樹,瞭望子城裡面。沒有多久,郡里的都虞侯,巡邏到寺院,開門進來,走到殿角,仰視樹梢,心中一動,命人在樹下點燃火把,見到一個穿戴盔甲的人,蹲在樹枝之間。正要詰問,何群趕忙連聲對他說:“這個走捽發了癲病,就逃到上面去了。沒有什麼。”都虞侯顏色頓變,趕忙馳馬而出,宣布戒嚴。何群招呼竇思禮等人說:“事情緊急,不趕快走,就被小子們滅了。”便帶領他的徒黨,斬斷東門的鎖鑰而出逃。走了大約四十里路,何群的心裡發慌,無所適從,而部下也漸漸溜去。他疲倦了,在水邊休息,遠遠聽見軍鼓的聲音,原來跑到僕射坡東北角的土岸來了。竇思禮便走上前,說有密語相告。何群把耳朵湊過去,竇思禮拔出佩刀,飛快地砍下何群的腦袋,落到地上,其餘兵眾一鬨而散。竇恩禮帶眷何群的腦袋,在天色將明的時候,向都監投誠,都監饒了他的罪,讓他召集流散的士卒,這場兵變立即平息。只有何群一人,死於非命。這就是宋柔所講的:“今天,我要報仇了!”的含意。

(選譯自宋代李昉《太平廣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