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突接「王全璋獄中信」 李文足質疑「黨校進修」口吻

2019年5月6日,李文足(中)與美國、德國、加拿大、瑞士、荷蘭五國駐華人權官員會面,要求各國向中共施壓,公開王全璋近期影像及儘快允許家人會見。(吳亦桐提供)

709案律師王全璋4月底轉到山東臨沂監獄,當局以監獄會見室改造為由阻家人會見;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向西方多國駐華官員求助後,她突然收到“王全璋獄中信”,出現令人生疑的“懺悔和反思”內容,並重複官方理由要李文足近期不要探視。李文足質疑信中內容似“黨校進修四年”,誓言一定要親見王全璋。

王全璋案至今近四年時間,家屬和律師從未見過他本人,官方亦沒公開庭審過程及任何圖片,令案件過程疑竇叢生。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在上周四(2日)收到山東臨沂監獄的通知書,指王全璋已於4月29日轉到該監獄關押,並通知由於監獄會客室正改造,近期暫停會見;再次引髮網上對王全璋生死不明的猜疑。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周一(6日)與美國、德國、加拿大、瑞士、荷蘭五國的人權官員會面,講述王全璋被移送監獄後家屬被阻會見等情況,希望西方政府向中共當局轉達訴求,公布王全璋近期的影像、要求山東臨沂監獄按照法律規定,一個月內安排妻子、父母及近親會見。

疑因國內及國際壓力,李文足周五(10日)收到“王全璋獄中書信”,內容透露王全璋於上月28日接獲天津高院維持原判裁定,到29日中午轉送山東臨沂監獄。信中指監獄環境舒適,有相對自由的活動空間、飲食有很大的改善,所以身體機能正在恢復,且監獄管理規範,有醫護人員為他測量血壓等。信中更表達“懺悔與反思”,指一直在反思自己所犯的錯誤。由於誤判和對歷史、政治的無知,失去一系列機會,給親人帶來巨大的困擾和傷痛,深感內疚。信中強調,目前監獄會客室正裝修,在6月20日之前無法會見。信件最後附有兩句古詩“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似有所指。

李文足公開發表給王全璋的回信,表示讀罷信件,看似“熟悉的字體”,卻是完全陌生的感覺,信中反思的語句猶如“黨校進修四年”後的言辭。李文足指不會按照信中指令,她必須要親眼看到王全璋。李文足向本台表示,幾年間她多次寫信均石沉大海,今次是王全璋首次回信,內容令她有更大擔憂。

李文足說:(王)全璋被抓到現在快四年,官方完全是把他與外界隔絕了。我給他寫過好幾次信,都是石沉大海。當我收到監獄來的信的時候,最開始我還是挺激動的,但是看到信的內容,作為妻子就是擔心他的身體狀況。不管怎麼樣,堅持做我能做的,我一定會繼續要求我的會見權,我一定要親自見到他。

維權律師劉曉原在推特發表評論,認為從信件內容來看,很像是按監獄要求而寫的“命題家書”,但獄方以會見室裝修為由不讓會見,這不僅違法,還侵犯家屬探視權。

山東維權律師劉書慶接受本台訪問時亦指,這封信肯定不是王全璋的真實意思表達,監獄方希望藉信件為“不準家屬會見”背書。

劉書慶說:(王)全璋的這封信肯定不是真實意思表示,應該是受了監獄的壓力和審查,你完全是自主意思表示的話,監獄是不可能讓你傳出這封信來的。監獄重點是想借全璋的口為不能會見做背書,削減國際輿論的一種關注。

王全璋的辯護律師藺其磊認為,李文足的回應非常明智。

藺其磊說:這個信就是以王全璋的口氣說出來,讓李文足接受,不要再去。不能按照它這個思路走,文足寫這個回信非常好。還是堅持去見、提出申訴、訊息公開。

另一位維權律師盧思位分析信件隱藏一些訊息,比如王全璋曾經上訴到天津高院;早前他的羈押環境惡劣;暗示早前身體曾出現大的問題等等。

本台撥通臨沂監獄電話,工作人員指王全璋的情況一切正常,並重複不能會見理由是“會見室改造”。

臨沂監獄工作人員說:首先他(王全璋)是一切正常的;因為會見室在4月份的時候就改造升級呢,正在改造呢。我看到網上的通知的話,可能是在6月中下旬左右能改造完成,但是甚麼時候能完成無法具體保證。現在暫時5月份的話是沒法會見的。

王全璋是維權律師,早前曾代理信仰、土地維權等敏感案件遭當局報復,被稱為“709最後一人”,在被秘密羈押1200天後,去年12月被秘密庭審,今年1月28日當局宣判王全璋有期徒刑四年半。

2019年5月10日,李文足收到“王全璋獄中書信”,信中除隱含一些資訊外,還出現令人困惑的“懺悔和反思”及要求家人近期不要探視等內容,疑為獄方“命題家書”。(吳亦桐提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