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一個奇異的夢 竟破了一樁久而未決的人命案 這謎至今難解!

夢境,對於現代人來說是一個奇異的世界,現代科學很難把它說清楚,現在的定義是指人在某些階段睡眠時產生的想像中的影像、聲音、思考或感覺。而古人講天人合一,對夢境中的提示深信不疑。古籍也記載了許多現代科學所不能解釋的事件,對現代人來說仍然是個謎。

一個奇異的夢,竟破了一樁人命案。圖為宋人作《槐蔭消夏圖》(圖片:北京故宮博物院)

【按:袁枚(1716-1797),字子才,號簡齋。清浙江錢塘(今杭州市)。乾隆四年中進士,選翰林庶吉士,後歷任潥水、沐陽、江寧等縣知縣。

年甫四十,辭官居於南京小倉山,購隋氏廢園,改名“隨園”,吟詠其中,故世亦稱隨園先生。晚年自號蒼山居士、隨園主人。

《子不語》,袁枚編撰,初名《子不語》,後見元人說部有雷同者,乃改為《新齊諧》。書中故事來源於民間傳聞、親朋口述、他人著說、現世生活,多為鬼神精怪,也講奇人異聞。袁枚以簡練的文字、記實的寫法、離奇的故事,文筆幽默,展現了光怪陸離的世間百態,涉及道德、制度、宗教、風俗、人性等方方面面。】

夢境,對於現代人來說是一個奇異的世界,現代科學很難把它說清楚。現在的定義是人在某些階段睡眠時產生的想像中的影像、聲音、思考或感覺。而古人講天人合一,對夢境中的提示深信不疑。古籍也記載了許多現代科學所不能解釋的事件,對現代人來說仍然是個謎。

袁枚在《子不語》中記述了這樣一個夢中破案的故事:

曹州有個姓劉的人,以典當為業,請虞城人張某管理當鋪的生意,已有兩年了。張某有了一些積蓄,年末張某要回家探親,主人挽留到元旦才走,走的時候騎著一匹黑色的騾。約定正月十五回曹州。到了正月十五,張某沒來,劉家於是派人去催他,張家人卻說張某一直沒有回家。兩家打官司都打到撫按跟前了,撫按勒限捕拿。眼看已經到了六月,公差們還毫無頭緒,束手無策。

張某要回家探親,走的時候騎著一匹黑色的騾。圖為元代畫家趙雍騎馬圖《挾彈游騎圖》(圖片:故宮博物院)

一天晚上,差役們到城南查訪,看見有位老人正與一年輕人閑談。“月色這麼好,幹嘛不到涼亭去走走呢?”原來,曹州城南門外十幾里的地方有個涼亭。差役們私下商議:“這麼晚了,他們二人卻要去涼亭,如果回城時城門關了,他們怎麼進城呢?”差役們心中詫異,就搶先到涼亭去等侯。

過了不久,老少二人果然來到涼亭,聽他們所談的,全都是鄰里之間的瑣事。許久,年輕人忽然說:“城裡劉家的事,至今還沒搞清楚。依我看,這事恐怕是西門外賣餅的孫某謀財害命。”老人問有什麼可疑的跡象,年輕人說:“孫家餅店已開了好幾年,今年一開春卻突然關門了,所以我懷疑其中有問題。”老人斥責道:“這種事人命關天,怎麼能胡亂猜測呢!”樣子十分不滿。接著,老人便說:“夜深了,我們回去吧。’’於是,差役們又跟著他們往回走。

那二人走得很快,一會兒就到了城南門。這時,城門已經關閉,差役們看見二人從門縫中進去了,就趕緊叫城門官開門。進城後,差役們見二人仍走在前面,來到一個小巷口,年輕人與老人告別,不開門就進了屋。差役們跟著老人又走過二十多戶人家,到一門前,老人也沒開門,就進去了。

差役們大驚,就敲老人家的門。過了半天,老人才開門出來,點著紙捻,披著衣服,樣子很疲倦。差役們問:“剛才你還與一個年輕人在涼亭觀月,怎麼睡得這麼快?老人神色驚疑,說:“的確有觀月這件事,可那是夢中的情形呀。”於是,差役們又挾持著老人,去找年輕人。年輕人出來後,與老人講的一模一樣。差役們就將他們抓進縣衙,二人向知縣陳述了夢中的情景。

老人神色驚疑,說:“的確有觀月這件事,可那是夢中的情形呀。”圖為明邵彌《贈書圖》(圖片:無錫市博物館)

第二天早上,派了兩個人到某村找到那個姓孫賣餅人的家,那頭黑騾還系在門口呢。於是把這姓孫的上了枷鎖帶到縣衙,一審問就認罪了,然後就是起贓問抵償這些後事了。

這是乙巳年夏天發生的事情。曹州太守吳忠誥曾經去德州慰問官員,與嚴道甫交好,是他告訴道甫這樁事的。

原文:曹州劉姓,以典當為業。虞城張某,為經理其事已二載矣,少有蓄積。歲暮欲歸,主人留至元旦,乘一青騾去,相訂上元日返曹州。至期不至,劉因遣人促之來。至其家,則云:“未嘗歸也。”兩家致訟,控至撫按,勒限飭縣捕拿。延至六月矣,公差惶遽無措。

一夕,訪於城南,見有老人偕一年少相謂曰:“月色甚佳,何不向涼亭一行?”曹州南城十數里,舊有涼亭,公差私議:“二人於此時往,倘城門閉,何由而入?”心異之,遂先至彼相伺。未幾,二人果至。聽所言,皆鄰裡間瑣事。有頃,少年忽云:“城內劉姓事至今未明,余心竊計,乃西門外賣餅孫姓利其財物,因而害之也。”翁問故,少年云:“餅店在此已數載,今春倏閉,是以疑之。”翁叱云:“此事大有干係,何得妄語?”意甚拂然。旋云:“夜深,可歸矣。”

公差尾其後,行甚速,至南城,門已閉,見二人從門隙入。差亟呼司閽啟鑰入城,則兩人尚在前行。至小弄,少年與翁別,入門,門亦未啟也。復隨翁行二十餘家,亦未啟扉而入。差大驚,叩其戶。半晌翁出,持紙捻,披衣,極困憊之狀。差曰:“適間與少年涼亭看月,何遽睡耶?”翁神色遲疑曰:“看月有之,乃夢中事也。”差復脅之往詣少年,少年出,亦如翁狀,乃拘入縣署,述夢中語。次早,遣二人至某村跡孫姓所居,則青騾宛系門首也,因鎖拿到縣,一訊而服,遂起贓問抵償焉。

此乙巳夏間事。曹州守吳忠誥向為綏德州牧,與嚴道甫善,告道甫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