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謝田、強永昌:美中貿易較量 中共真有「三張王牌」?

在美國提高對中國2000億商品的關稅後,星期一中國也宣布對600億美國商品加稅,貿易戰全面開打,誰的贏面大?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說,中國有“三張王牌”可以打贏美國,禁止稀土出口、拋售美國國債和趕出中國市場。“王牌論”如何操作?是否合理?是否代表中共官方的主流意見?貿易戰火對中國經濟和政治有何影響?中國民眾要如何應對?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國際貿易研究中心主任強永昌博士;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博士。

強永昌:“三王牌”皆工具,違背國策倒打自己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國際貿易研究中心主任強永昌博士說,金燦榮教授的“三張王牌”論有一定的篇幅,概括起來是三點,禁止稀土出口,拋售美國國債和讓美國企業失去中國市場。對此,不能簡單回答是否同意金燦榮教授,因為“打贏”的概念需要先界定。

到底是讓美國政府放棄徵稅回到原點,還是達成我們一再強調的平等互利的對等協議。如果是前者的話,那麼毫無疑問“三王牌”無效。如果是後者,金教授的觀點有一定的作用,因為中國14億人口市場的吸引力,不僅僅是對美國企業,對其他國家的企業也一樣存在。不過,操作起來肯定不會是這樣的模式。

此外,我們要明確的是,所謂的“三王牌”,不外乎都是政治工具,它們基本有兩個方面的效應,就是正面的和負面的。後兩張王牌的負面效應非常大。而且,這樣的市場措施也不符合我們國家制定的國策,就是改革開放的大方向原則。我相信,不到最後時刻,決策層是不會對這個措施加以考慮的。

強永昌:中美還在磋商,負責政府不會盲打“王牌”

強永昌博士說,我認為,第三張王牌,就是市場王牌如果打出來的話,對川普而言是正中下懷。剛才我也說了,關於市場這張牌,不是一張非常有效的牌,稀土禁售也相同。況且中美經貿關係還沒有壞到那個程度,現在還在磋商中。如果現在盲目使用這樣的工具是不負責任的,會激化矛盾。這與中國一貫立場不相吻合。

而拋售美國國債的提法,毫無疑問對中國而言,這些國債是全國企業和勞動者用血汗掙回來的美元,本來投資於全球最安全的產品上,難道政府不考慮投資的自身價值和回報嗎?真會盲目拋出接近兩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嗎?我認為這是不會發生的。任何一個有責任心、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會做這種對不起本國人民的事情。三張牌就我而言,其實只是說法而已。

強永昌博士說,金教授的“三王牌”論只能代表他自己的觀點,而不代表中國的主流立場。我相信,作為有思想、有智慧的決策層是不會盲目做出這樣的舉動的。

當然,中國昨天反制,對600億美元美國產品加稅是必然反應。這等於是說,別人打上門來,你不能沒有反應一樣。至於中方反制美國遲於美方,也表明中方的一種態度,就是中國在貿易談判問題上是在積極推動,而且態度真誠,希望達成良好結果,也表現中國政府在處理中美經貿關係上秉持一種自我剋制的態度。

謝田:“三王牌”毀自己,對抗國際損害秩序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博士說,“三王牌”基本是自我毀滅的武器。這應該是中國憤青和五毛們的口頭禪,現在從人大教授嘴裡說出來非常荒唐。

我認為,中共對所謂的這“三張牌”的武器,不會用,不能用,也不敢用。比方說,拋售美債,中國擁有1.1萬億美元美國公債,相當於美國全部公債22萬億美元的5%。日本也持有一萬多億美元的美國公債,此外還有其他很多國家。

換言之,中國即使拋售它所持有的全部5%的美國公債,在市場上也起不到什麼作用。況且,美國公債是在全球被認為最安全和零風險並且容易流通的公債。

謝田說,每天在國際貨幣市場上交易的美元債券為5千億美元。換言之,中國的一萬億隻相當於兩天的交易量,根本不會太大地衝擊債券市場。二是強博士也提到,中國如果想短期拋售美國國債不太可能,因為畢竟是中國經過幾十年慢慢積累的成果;而且拋售也肯定會導致價格大跌,這會傷害自己的利益卻讓美國利率上漲,這對美國人來說是好事。

此外,中國果真拋售的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理事會可能會馬上開會,把中共從這個組織踢出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目的就是穩定世界金融體系,促進各國的貿易。中共惡意拋售就是公然以國家的形式試圖摧毀國際金融貨幣體系。這與IMF成員國的宗旨是背道而馳的,會使自己喪失成員資格。

謝田:中共拖延耗時間,美國堅定製邪惡

謝田博士說,稀土牌也相同,中國是最大的稀土儲備國,不過其他國家也有,比方說巴西、俄羅斯、印度和美國等。不過,這些國家認為,稀土開採污染大、成本高;中國開採是冒著環境風險的。如果中國開始控制稀土出口的話,會提高稀土在國際市場的價格,其他國家會開採起來,導致中國失去一個很好的出口機會。

當然,我不認為中共在應對危機時有任何章法。貿易戰問題上,它基本步步退讓,想拖延時間的策略可能奏效了一段時間,讓川普從3月1號開始又把增稅時間延長了三個月。不過,最近兩個月來,中共開始出爾反爾,這是這個統治集團一貫的伎倆。正因為中共沒有信譽,美國才強調要強制要求協議的執行,通過立法來獲得保障。中共也了解,美國的真正需求一是迫使產業鏈從中國外移,切斷中共從世界各國獲得不公平的獲利機會;二是美國要在全球遏制邪惡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經濟手段,現在看來已經達到了目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