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六四新書發布會:從歷史的書中站起來

發布會現場,中為公民力量創始人楊建利,左為周孝正,右為嚴家其。

為紀念1989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近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召開了新書發布會,向外界推介兩種有關六四的新書,包括陳小雅的歷史研究巨著十卷本《八九民運史》和六四倖存者曹旭雲的自傳體長篇小說《愛爾鎮書生》。

陳小雅原為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副研究員,她歷經三十年,忍受各種打壓,完成這部130萬字的《八九民運史》。這本書對八九民運的歷史進行了完整的還原。

陳小雅因為中共政府的阻撓,無法來發布會現場。她在給發布會的視頻中,給六四事件作了定義,

“它是執政黨無力處理八九民運造成的社會危機、權力危機的情況下,動用軍隊平息事態,造成嚴重傷亡的一次悲慘事件。”

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原所長嚴家祺在現場評論說,這本書是陳小雅三十年生命的結晶。他還強調,要對恢復歷史的真相有信念,

“歷史的真相是存在的,它的全貌的揭露是指日可待的。今天儘管三十年了,我想也是指日可待的。不要幾年,天安門事件的真相也翻過來,就是要恢復歷史的真相。”

《八九民運史》作者陳小雅通過視頻發言。

但原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周孝正在現場指出,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應該懺悔,認為他們沒有把書讀透,

“你是運動員,(鄧)小平才是裁判員、總裁判長,說你是學生,你就是學生,說你是暴徒,你就是暴徒。連誰是運動員,誰是裁判員都不知道,這幫學生就糊塗在這個份上。都念多少年書了,不知道中國大陸誰是統治階級,誰是被統治階級。統治階級怎麼統治,當然是謊言加槍杆子。”

嚴家其在會後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說,他不同意周孝正的說法,六四的主要原因還是鄧小平對形勢的估計過激,手段過於殘暴。

曹旭雲在89民運中曾擔任天安門廣場“外省援京團”團長,他在赴京前曾是鄉鎮中學教師。曹旭雲在《愛爾鎮書生》一書中,以小說的方式,書寫了他們那一代人的心路歷程和情感。

發布會現場:左為曹旭雲,右為陳奎德。

曹旭雲在發布會上說,

“三十年過去了,這沉重的一頁我們都還沒有翻開,這沉重的一頁的主題是什麼呢?那就是,我們需要擁抱文明。我們不能成為文明社會的乞兒。所以,我們今天才能集中到這裡。”

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陳奎德在發布會上盛讚這本書的意義,

“我們受了那麼深重的苦難,如果我們還不能產生重大的刻骨銘心的精神成就的話,我們就是愧對時代,愧對先人,愧對同胞的。所以,曹先生做的這件事情,我非常地感動。我覺得這是我們等了好久的書。”

但曹旭雲仍對中國大陸的前景感到擔憂,六四之後的三十年,他大多數時間在中國大陸。他對中國大陸現實的判斷是動蕩、墮落和沉淪。

陳奎德則提出了一個“六四人”的概念,泛指因為六四事件而突出於歷史的這批人,包括學生領袖、知識分子,還有其他受牽連的人,

“這些六四人不下幾百萬,用中國的話說,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一旦有歷史風潮起來,一旦有重大的歷史機緣出現,所有的人一定會出來,會一致地行動。這不僅是重大的精神資源,同時也是一個重要的政治資源。”

他還說,《愛爾鎮書生》所描述的那些人到時候都會從書中站起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