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八九」血淚30年後終成書:為悲劇不再重演

“六四”30周年前夕,華盛頓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推出兩本與“89天安門運動”相關的新書。

1989年4月,在電視上看到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去世,北京山雨欲來,時年26歲、在海南一個傢具廠上班的曹旭雲坐不住了。他隻身來到北京,加入了廣場上的抗議人群。

50多天的堅守里,曹旭雲進了兩次醫院。一次是5月中絕食三天後陷入昏迷,另一次是6月4日凌晨天安門廣場清場時,他被解放軍的棍棒打得渾身是血,兩天一夜後才恢復知覺。

接下來的歲月里,他和很多八九一代一樣,逃亡、謀生,埋頭向前,最終懷著對專制的悲觀、失望,去國離鄉。

星期三(5月15日),曹旭雲帶著他的長篇自傳體小說《愛爾鎮書生》出席了華盛頓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的新書發布會。

從1989年6月9日被老家趕來的父親從北京拽走的那一刻起,曹旭雲就在心裡埋下願望,要寫一本以天安門運動為背景的書,2009年提起筆來,一寫就是十年。

曹旭雲說,很多時候,自己邊寫邊流淚。“我活了56歲,那段壯志凌雲的歲月是唯一值得回憶的,”他說。

“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說,這本書“反映了整整一代人的心路歷程和情懷,展現了他們的勇敢、失望,他們的痛苦、他們的掙扎,也是他們的執著和堅守。”

當天的發布會上,同時推出的還有北京獨立政治學者陳小雅的歷史研究著作《八九民運史》。這部十卷本、130多萬字的鴻篇巨著是她經過30年的採訪、研究、分析後寫就的。

陳小雅原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員。因為堅持從事與天安門相關的研究,她從1996年起被原單位解聘。

前社科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六四”後流亡海外的嚴家祺說,和陳小雅一樣,研究所里還有幾個人因為受到89牽連被開除了,包括6月4日早上到他家裡勸說他離開的兩名同事。

“像這樣的人都被一個一個清理了。想到我單位的人受那麼多苦難,我心裡非常難受,”他說,“不僅為天安門母親,也為這些失業的人感到難受。”

嚴家祺說,陳小雅的《八九民運史》是迄今為止有關那場運動最完整、最全面的論述,對探究89真相做出了重大貢獻。

今年1月,陳小雅出國旅行時得知自己被中共當局限制出境。相關人士告訴她,從2018年10月起接到上級通知,“此人出國可能給國家帶來危害”。

發布會當天,陳小雅通過視頻說,歷經30年磨難,出版這本書的初衷是“為了使悲劇不再發生,使未來少付代價。”

陳小雅說,這本書的署名人雖然只有她一個,但背後卻包含了無數人的付出。

“《八九民運史》這本書寄託了許多不知名的青年學生、市民和老師們的期望。我從來沒有把它看成是個人的財產,我認為這是我們同代人共同的責任,”她說。

出席發布會的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退休教授周孝正說:“只有深刻地揭示歷史才能看見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