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102歲老人養老院離世 4小時遭捆綁3次

4月7日下午,八旬老人胡蘭如像往常一樣,與女兒一起到江西南昌市青山湖區九九頤家康養中心看望自己102歲的母親高仔,“老人健康狀態無異常,與家人吃了東西並做過交談。”家人離開後,當晚22點40分,家人接到養老院電話通知:“老人走了,走得很安詳。”康養中心提供的監控畫面,也只有老人咽氣的片刻。

↑涉事康養中心

事發突然,家屬趕到後,迅速料理了老人的後事,並在4月9日將老人火化。事後,家人再次去康養中心要求調取更多監控畫面,監控畫面顯示,老人去世當天17時、19時和20時三個時間點,護工三次來到老人床邊,將老人“綁”在床上,老人多次掙扎並將綁帶解開,但被護工發現後又再次被“綁”,老人掙扎直到去世。

據家屬稱,發現監控後,家屬立即向青山湖區湖坊派出所報案,但被告知老人遺體已火化,無法立案。去世老人的外孫女彭女士告訴記者,事情發生後,高仔的家人將監控視頻和事情經過都拖托朋友交給了一位微博影響力較大的朋友,請求其轉發,該條微博發布後,在網上迅速引發關注。

百歲老人睡前被“綁”在床上

距老人去世已經一個月了,想起敬老院攝像頭中拍下的百歲老人高仔去世前的所遭受一切,彭女士仍然感到震驚和心痛。

根據老人家屬所寫的事發經過,紅星新聞看到,老人高仔的兩個女兒都已八十高齡,無法在家贍養老人,經過與家人商量,於2017年9月16日將百歲老人高仔送到九九頤家康養中心。高仔神志清楚,健康狀況良好,由於摔過跤,走路需要輪椅或者攙扶。

↑家屬所寫的情況經過部分截圖

彭女士說,外婆高仔的日常起居是由一對夫妻照顧,這對夫妻系該敬老院護工,包括外婆高仔在內,這兩個護工一共要照顧院內15位老人的起居。彭女士說,之前曾聽外婆抱怨過,“外婆跟我們說過一次,說他們給我綁起來,我又不是做賊的。”之後家人曾去找過該敬老院的負責人反映情況,但該負責人否認了捆綁老人的情況存在。

彭女士講述,“老人去世當天下午兩三點鐘,我媽媽還去看了她,晚上還吃了八個餃子。(視頻顯示)下午五點吃飯,洗完腳,抱上床,就開始綁。”據視頻顯示,當晚從開始“綁”老人,直至老人去世,一共經歷了4個多鐘頭,分別是在當天的17時、19時和20時左右,分三次“捆綁”老人將其固定在床上。

而老人每次掙扎解開綁帶以後,護工發現了都會再次將老人“綁”在床上。“我看到視頻里,外婆解開綁帶後,還把綁帶偷偷藏進被窩裡,很可憐很心疼。”彭女士稱,第三次“綁”老人時,分管院長也在場。

彭女士稱,通過查看早前監控發現,“捆綁”老人的舉動,從4月1日就開始了,“外婆腦袋非常清醒,沒有老年痴呆症。”彭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老人神志清楚,不喜歡被人“捆綁”限制自由,她也不明白敬老院為何要“綁”著老人。

涉事敬老院院長:各部門已介入處理

5月16日中午,南昌市九九頤家康養中心院長告訴紅星新聞,網傳養老院護工“捆綁”老人的監控視頻真偽他不好評判。“我們肯定不會對老人有捆綁行為的,不可能對任何老人使用這種方式。”該院長稱,“網上的信息(指家屬撰寫的事情經過)都是家屬對養老院的一個自我理解,對養老院百害無一益的事,養老院不會去做。”“我們養老院出於何種目的要這麼做呢?”他表示,現在事情後續,各部門已經介入正在處理中,不便接受採訪。

5月16日,紅星新聞就此事採訪了涉事單位九九頤家康養中心,該機構一位工作人員稱,“我們這邊沒有發生過虐待老人這種情況,有這種情況發生我們會作開除處理。”該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此前院內出現過與老人對罵的情況,涉事員工已經被開除了。

該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單位對護工的要求是有經驗者優先,年齡在40歲至50歲期間,男女皆可。“一般是同性照顧,護工正式上崗前都有院方組織的培訓,有一個考核期,”考核期過了便能留下成為正式員工。他解釋,過去是要求持證上崗,但自從護工上崗證取消後,院內強調以有經驗者優先。

上述工作人員稱,養老院內無論是基礎設施還是餐飲都能得到保障,但價格是根據老人的情況來定。生活能夠自理、無大病的老人一個月3600元左右,不能自理的老人價格則要往上加。

南昌市青山湖公安分局刑偵三中心警察向紅星新聞確認,確實接到家屬的報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成都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