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辦公室主任下崗成農民工 白天搬磚 晚上寫詩!

父親的椅子是空著的

母親的灶台是空著的

老家的堂屋是空著的

院子里的那一束寂靜是空著的

如此刻我空著的心

……

這是不久之前的清明節,孟令新剛剛完成的一首詩。像這樣的詩歌,在過去的14年時間裡,他創作了700多首,加起來有18萬字。他還根據自己的打工經歷,寫了兩部長篇小說,一部16萬字,一部21萬字。孟令新的筆一直沒停下,他說“寫詩,是我生命的支點。”

孟令新今年44歲,老家是山東濱州的農村,如今在山東青島打工,做建築工人。他和眾多打工族一樣,起早貪黑地奔波於一個個建築工地,幹活養家;但是他又和大多數農民工不一樣,他白天在工地搬磚、挖溝、裝水電,晚上在出租屋裡讀書、寫詩,他是工友們眼中才華橫溢的“詩人”。

孟令新高中畢業後去了濟南工作,在當時的濟南玻璃廠下屬企業做工人。後來,他又做過統計員,做過宣傳員,到2004年的時候,他是那家廠子的辦公室主任,還負責製作廠里的內部刊物、辦黑板報,是廠里小有名氣的“筆杆子”。孟令新從那時候就開始寫詩,還拿過全國詩歌大獎賽銅獎,有的發表在廠里的內刊上。

孟令新20年前做的工廠內刊,他的很多詩歌作品就發表在這份刊物上。

天有不測風雲。2004年,他所在的工廠破產,孟令新從一個工廠白領,變成了下崗職工。

學歷不達標,年齡又偏大,再加上不會用電腦,跟不上時代潮流……孟令新的再就業之路走得十分艱難。他用了半年時間,輾轉上海、天津等地找工作,求職崗位從大中企業公關到普通公司文員,均以失敗告終。

2005年下半年,迫於生計壓力,孟令新來到山東青島,做起了“蹲馬路牙子靠活”的農民工。起初,孟令新在青島租了一間只有5平米的地下室。昔日朝九晚五,坐在窗明几淨的辦公室,如今天不亮就蹲在冷風裡,打著哆嗦等僱主;曾經手裡拿的是筆杆子,而今賺錢全靠賣體力。那種落差,再樂觀的人,內心也難免承受不了。

孟令新也曾感慨命運不公,但濱州鄉下嗷嗷待哺的孩子和年邁的父母容不得他絕望,他只能選擇堅強。

錢,能省一分是一分。他住的是月租200元,只有5平米的地下室。屋裡大部分空間被一張單人床和幾個摞在一起的紙箱子佔據,孟令新在所剩無幾的空間里,墊上幾塊磚頭,鋪了張石板,自己做了個書桌,“雖然當了農民工,但寫作的愛好我始終沒有放下。”

那時候,幹完一整天體力活兒回屋後,其他工友要麼睡覺,要麼打牌,孟令新就往水泥地上一坐,趴在石板桌上讀書寫字。有的時候寫詩,有的時候寫小說,一不留神就寫到了凌晨。為了省錢,他用的本子都是在二手市場上淘來的。

孟令新創作的詩歌《在黃島,邂逅一場春雨》

那段時間,孟令新以自己做企業內刊和當農民工的經歷為原型,寫成兩部小說,一部16萬字,一部21萬字。對於孟令新的愛好,妻子很支持。“我妻子經常打電話鼓勵我好好寫作,有的時候,她一句關心的話,就能成為我寫詩的靈感。”孟令新說。

後來,孟令新的妻子也來到青島打工,兩人因工作地點遠而各自租住。每次工作結束得早,孟令新總要去看看妻子。

從搬磚、拌水泥開始,到後來學會了鋪電路,如今,孟令新成了一家裝修公司的固定工人,大部分時間都在公司指定的建築工地安裝水電。裝修公司偶爾沒活兒的時候,他也接點零工活兒,讓自己保持忙碌,也為多賺點錢。

從白領到農民工,再到“農民工詩人”,孟令新沒少受到村裡人的指指點點。“整天寫這些沒用的東西,不務正業,你簡直是村裡的笑話。”“一個打零工的還想寫詩,能寫出什麼來?”類似的話,他每年過年回家都能聽到。

孟令新說,人在背井離鄉的時候更易產生靈感。他把自己的凄苦經歷,看作上天賦予的創作機遇。他說,即使被當成“傻瓜”,他也情願開心地“傻”下去。

出租屋裡,孟令新正在讀泰戈爾詩選。泰戈爾是他非常喜歡的詩人,他最欣賞那句“天空沒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飛過”。

機會總是垂青勤懇的人。因為熱愛文學,孟令新時不時會參加一些文學愛好者的線下活動。就在這些活動上,孟令新結識了很多青島市作家協會的詩人,他的作品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肯定。在專業詩人的推薦下,他的詩歌開始出現在各種微信公眾號和文學網站上。

孟令新說,“村裡人看到了我的作品,對我的態度也變了。”老同學拉他進了校友群、老鄉群;失聯多年的老友找到了他;以前認為他想不開的村民,也對他豎起了大拇指,“兄弟,你是我們村的驕傲”。

大才子、大詩人,成了身邊人對孟令新的新評價。他高興,但也覺得承受不起。孟令新覺得,詩歌、小說於他而言只是愛好,他依然是個做裝修的農民工,養家糊口最重要。

如今,孟令新已經搬出了地下室,在青島市北區的一個老小區里租了一間單間。10平米的房間里,大部分的空間被床和沙發佔據,即使空間這麼局促,孟令新還是買了一張二手書桌,用來讀書和寫作。

對於未來,孟令新有個願望,他希望寫更多的詩歌,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作品能出版成書。他說:“我不求詩歌和小說能給我帶來物質上的財富,我只是希望把我的情緒用這種美好的方式表達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