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你讀的宋詞 藏著千年的風情

詞,是宋代的代表性文學樣式。

據統計,保存至今的宋詞作品一共有兩萬一千多首(有一種統計,一個殘句也算一首,是21055首),可謂數量巨大。

這其中,名家輩出,佳作如林。眾所周知,詩言志,詞言情。宋代詞家,在表現感情上,馳騁各自才華的情形,可以說是“不淋漓盡致不痛快”。

那麼,宋詞中,哪些是表現感情最為深摯感人的作品呢?

《蘇幕遮》

范仲淹

碧雲天,黃葉地,

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

山映斜陽天接水,

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

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

明月樓高休獨倚,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范仲淹在宋代堪稱名臣,他不但官做得大,政績也相當卓著。雖是文人,領軍守邊也毫不含糊,人稱“甲兵十萬在胸中”,威震中外。

加上他的名文《岳陽樓記》中“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名句,廣泛傳播,婦孺皆知。因此,范仲淹給人的印象大體是不苟言笑、正襟危坐的。

殊不知,范仲淹的骨子裡也是詩人,是情種。他的感情世界,也是風流倜儻,繽紛旖旎的。在存世的五首作品中,幾乎每一首都是一往情深的。

在邊關思念家鄉,思念女人,英雄老去,他都借酒澆愁,愁腸百結,淚下如雨。這一首《蘇幕遮》就很有代表性。

《憶帝京》

柳永

薄衾小枕涼天氣,乍覺別離滋味。

展轉數寒更,起了還重睡。

畢竟不成眠,一夜長如歲。

也擬待卻回征轡,又爭奈已成行計。

萬種思量,多方開解,

只恁寂寞厭厭地。

系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

柳永的風流,在宋代無人能及。他的詞中,離別、思念無不纏綿悱惻,令人動容。

《雨霖鈴》《寒蟬凄切》、《蝶戀花》《佇倚危樓風細細》,都是名作;前者寫離別,後者寫思念,其中“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都是家喻戶曉的名句。

一個長夜難眠,一個萬般無奈,都是將思念刻骨銘心的深情之人。

《江城子》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難自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軾因為仕途坎坷,因為天賦聰明,融會了儒道釋三家思想,因而成為一代達人。無論受到多大的打擊,被流放到多麼偏遠艱苦的地區,他都能夠隨遇而安。

這裡所選《江城子》,是記夢之作。蘇軾原配妻子王氏(名弗)死去整整十年之後,蘇軾還對她念念不忘,惦念入夢,夢醒作詞,關切之情溢於言表。這樣深厚的生死未了情,古往今來的悼亡詩歌中,實屬罕見。

《鷓鴣天》

賀鑄

重過閶門事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

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樓新壟兩依依。

空床卧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賀鑄雖然出身貴族,但是他性情耿直,尚氣近俠,不媚權貴,因而一生困厄下僚,日子過得相當局促。

難得的是,他們夫妻兩情相悅,相濡以沫,患難與共。

賀鑄這一首詞,專門表現老年夫妻的患難之情。除了生死相隔、寡居孤獨的悲痛之外,詞還以一個日常生活細節(妻子夜間挑燈補衣),表現了詞人對亡妻的無限眷戀。

《聲聲慢》

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

凄凄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

怎敵他、晚(曉)來風急。

雁過也,最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

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者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李清照的這一首詞,歷來有不少人認為作於南渡之後,當時她丈夫趙明誠已經病死。因而,將其解釋為孀居之苦、亡國之痛交織在一起的作品。

《摸魚兒》

辛棄疾

更能消、幾番風雨,

匆匆春又歸去。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

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

怨春不語。

算只有殷勤,畫檐蛛網,

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閑愁最苦!

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

煙柳斷腸處。

辛棄疾是一位帶有傳奇色彩的英雄人物,但是,他生不逢時,一腔熱血、一身膽魄無從發揮。救國、報國的理想,終於隨著歲月的流逝化為泡影。

辛棄疾的一生,始終沒有放棄為國家收復北方失地的理想,時時受著報國無門的苦痛的折磨。

《滿江紅》

岳飛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抗金名將岳飛的這一首詞,表現的是帶有明顯的民族情緒的忠君愛國之情,令人讀之熱血賁張,慷慨激昂。

跟岳飛的《滿江紅》不同,蔣捷的《虞美人》則以表面的平靜冷峻,表現出了人生老去的悲苦心情。

《虞美人》

蔣捷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宋朝滅亡之後,詞人不願意到元朝做官。因此,隱居不出,過著漂泊的生活。這首詞就通過三個不同的聽雨地點,概括了他一生的經歷。貌似消沉,實則憤慨。

後代讀者,即使亡國之痛未必能引發其共鳴。但是,人生的階段性變化,一定是會感慨系之的。

賞讀詩詞,更是品嘗一種人生況味。

繁花似錦的大宋王朝已經消逝在歷史的長河中了,但被稱為“一代之文學”的宋詞,卻在大浪淘沙的歲月中毫不褪色,情韻依舊。那些詞人的所思、所想、所感、所嘆,已從瞬間成為永恆。

從今天開始,不妨讀讀幾首宋詩,那低調的美,輕輕的,淡淡的,就如湖上細雨,就如點水蜻蜓,喚醒內心沉睡的美,召喚更柔軟輕靈的靈魂。

讓我們走近宋詞,去領略宋人瞬間的故事吧;讓我們走出宋詞,去體味宋詞永恆的古典之美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唐詩宋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