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這樣的涉台研究水平代表什麼?

台北中華民國總統府()

人民日報海外版最近刊載一篇名為“和平中立公投,是危險的政治鬧劇”評論作者是“全國台灣研究會副秘書長”嚴峻,從文本的語境邏輯來看,除了體現中國當下台灣研究的基本困境,也反應現階段兩岸關係的本質問題。

文章宣稱的公投荒謬鬧劇,其實來自於中共長期對於兩岸關係的政治定性與偏見,亦即“台灣根本是不是國家,只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就歷史的向來看,台灣自古是中國一部份”命題的本身就具有許多爭議,況且其中也存在許多斷裂與不連續的現象。在鄭成功來台前在天朝心中只是化外之地,馬關條約割台清廷內部多有“寧贈外人,不予家奴”的呼聲,若非戰爭失利國民政府也未曾考量收回失土,彼時在台設有中華民國領事館就是客觀事實。

關鍵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建政以來,未曾實質統治管轄過台澎金馬,冷戰時期兩蔣政權固然在一中立場上採取爭鋒相對、寸步不讓的政策。然而當台灣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後,已經徹底揚棄競奪一中代表權的傳統思維,其後《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的內容,更將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台灣)賦予“國民主權”精神,這意味中華民國在(是)台灣已是客觀的民意事實。就歷史與法理來看,台灣是不是國家豈是北京片面認定?這種認知始終是威權政體“由上而下”或“黨說了算”的慣性思考;黨國體制對於憲政主義、人保障與國民主權向來是抱持否定態度,因此面對台灣民主化、公民社會的內涵與趨勢自然視而不見,對於公投法更視為“洪水猛獸”或套上“法理台獨”的政治紅帽。

有趣的是,社會科學所言之“自我預言的實現”也正在兩岸關係同步發生。當中共十九大以來台政策改采“非友即敵”或“非統即獨”的堅壁清野策略後,無形之間也把台灣理性溫和的中間派推往政治光譜的另一邊,這可從習五點講話之後蔡英文民調回升得到解釋。

再從外交與國際政治角度思考,根據《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所界定的國家概念,台灣自然符合“常住人口、界定的領土、政府、與其他國家建立關係的能力”的國家定義。諷刺的是,台灣在國際社會所欠缺的人格與參與權利,北京恰是主要的剝奪與打壓來源。加害者指責被害者沒有權力主張,就是典型官方的宣示,在中國當下肅殺的政經氛圍下,智庫學者有如此政治正確的表態其實不難想像,只是這種涉台研究水平又有什麼客觀意義可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