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莫忘六四抗暴者 孫立勇:用良知抵禦殘暴

《“六四”抗暴者法庭檔案》2019年5月出版,集結108位六四抗暴者資料。(孫立勇提供)

時值六四學運30周年,曾任職北京市警界、親歷六四、現流亡澳洲的孫立勇出版《“六四”抗暴者法庭檔案》一書,呈現108位在六四期間捍衛學生的北京市民,他們部分是在監獄裡及出獄後接受的訪談,盼以此書紀念這批抗暴者當年的壯舉與苦難,作為對中共政權永久的控訴。

孫立勇從2007年開始撰寫六四抗暴者的苦難生活。他1990年因出版地下刊物《民主中國》、《鐘聲》,被關押在北京第二監獄五監區11隊。這些抗暴者被關在12隊,他們在監獄裡遭受的酷刑、強制勞動,孫立勇都歷歷在目,這些人出獄後的困苦更令人鼻酸。

槍林彈雨中北京市民對抗殘暴

孫立勇是恢復高考後北京市公安學校的第2屆畢業生,畢業後進入北京市公安東城分局工作,86學潮後因同情學生、得罪領導,被調職到北京橡膠供銷公司保衛科工作。89民運爆發時,他每天都去天安門觀望、思考,廣場上很多警察也都是他的同學、還有很多秘密警察。

6月3日晚上,他抱著2歲多的女兒去天安門,親眼目睹中共屠殺民眾槍林彈雨的血腥場面,看到當場倒下的無辜學生、市民,並看到無數的石頭扔向開來的坦克車。他當時拍攝了許多在屠殺中受難的死者照片,其中在一處就有57具屍體。

1989年六四事件,北京市民加入捍衛學生行列。中共鎮壓民眾的血腥畫面震驚世界。(六四檔案照)

他注意到,非常多的市民6月3日晚上站出來捍衛學生,阻攔戒嚴部隊進城,“市民們的想法非常簡單,是為了保護學生,覺得你坦克不能開到天安門去,不能去殺害學生,國家不能動用坦克、裝甲車、戒嚴部隊、衝鋒槍來對付學生。”

這些前去抗暴、阻攔的北京市民,後來都被共產黨判刑,從有期徒刑、死緩到無期徒刑,他們出獄後回到社會上生活相當悲慘。孫立勇說:“在北京找工作,必須要有‘無犯罪證明’,你到派出所開證明,你是放火隊、你燒坦克,拿這麼一個犯罪證明,你去哪兒找工作?根本沒法找。”

被遺忘的群體不能遺忘的壯舉

“當初那些北京市民,他們為了保護學生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但他們今天的困苦,在這個世界上是被忽視的,當年的學生領袖們也很少提及當年的北京市民的抗暴舉動。”

孫立勇受邀參加余志堅紀念獎頒獎儀式並致詞。(孫立勇提供)

有鑒於六四事件中這些北京抗暴者的事迹不能被遺忘,孫立勇開始著手搜集資料,包含當年的判決書、起訴書、逮捕證、釋放證的所有法律文書原本掃描,一共收集了108人的法庭檔案,於今年2月份寄給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圖書館系宋永毅教授。孫立勇得到他的鼓舞,這本書在短短的三個月的時間出版成冊,填補了中國現代史對這些草根人物的記錄,於2019年5月10日出版。

孫立勇認為,這是對共產黨永久的控訴,“把中共對這些抗暴者的判決書保留下來,實質意義上,是給共產黨準備一份起訴書,起訴它在這場鎮壓中如何迫害這些抗暴者,留下了一個歷史的見證。”

發起人道捐助讓下一代感受溫暖

此外,他也發起對六四抗暴者子女的成長基金,從2010年至2018年,捐助了1.7萬美元給抗暴者的子女,捐了5.7萬澳幣幫助66位當時被判刑入獄的六四抗暴者的孩子,“希望通過這種人道主義的救助,使這些抗暴者的孩子知道,他們的父輩曾經為中國大陸的民主奮鬥過。”

今年三月份,一位六四抗暴者張燕生因心衰、腎衰需要救助,孫立勇捐助他幾百塊錢,讓他得以接受治療。張燕生當年被以搶劫罪判處無期,而所謂的搶劫罪,就是六四時中共軍隊要進城,他們不讓軍隊開進城內、互相爭奪,張燕生因此被判無期。孫立勇表示,“這些人都是中國歷史的活化石,他們能夠活著,就是對共產黨最有利的一個指控。”

2019年4月10日,多位六四人士探望張燕生。(孫立勇提供)

孫立勇表示,現在這些在中國大陸推進大陸民主自由的異議人士、當年的抗暴者,大約有2000人左右還在監獄裡,能夠送給他們一份溫暖、關懷,實際上,也是對中國大陸民主自由進程添磚加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林岑心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