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人權和貿易掛鉤 川普整盤棋應對中共不守承諾且迫害信仰

美中之間的對抗已經從貿易衝突上升到意識形態交鋒的階段了,因為中共從不守承諾,並且迫害信仰,因此人權問題就變得很重要。美國現在收集人權迫害者的名單,並將嚴審他們的簽證和綠卡,這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措施。

美國國務院徽標和美國國旗。

在美中貿易戰和美中對抗過程中,最近有兩個和人權相關的重磅消息,一個是美國政府正在收集參與迫害人權的中共官員的信息,可能會拒絕他們入境美國,或者取消他們已經拿到的綠卡。另一個消息和“六·四”相關,是美國國務院把“六·四”事件定義為“大屠殺”,另外副總統彭斯也將對“六四”30周年發表一個演講。

本篇特別關注一下第一點。根據明慧網5月31日發表的一個重要通告,美國的一些宗教信仰團體最近得到通知,美國政府打算做更嚴格的簽證審核,對於迫害宗教和人權團體的人,美國會拒絕發給他們簽證,包括綠卡、非移民的旅遊和探親簽證,對於已經拿到綠卡和簽證的人,美國也可能會拒絕他們入境。此外,美國國務院也明確地告知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可以來提交迫害者的名單。關於這條消息,子涵請本台時事評論員蕭恩先生來做一個點評。

美國1998年《國際宗教自由法案》就針對人權迫害者

記者:美國政府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蕭恩:我們首先可以來看一下,美國國務院下面有一個機構,叫做“國際宗教自由辦公室”,這個辦公室的成立是根據1998年美國通過的《國際宗教自由法案》。根據這個法案,美國本來就可以對其他國家的人權迫害者收集信息。這個做法不是這一次通知了很多的受迫害團體,讓他們提供信息才開始做的。

根據1998年通過的《國際宗教自由法案》,美國總統授權給國務院可以採取很多行動,比如說最簡單的,可以取消相應的外交訪問,還可以取消文化或者經貿方面的溝通,還可以有不同級別的反應,最簡單的可以有一個公開的譴責啊等等。

其實也有一些經貿方面的手段,比如說,美國政府可以禁止對某一些技術產品或者設備出口到某些國家,而這些國家是被註明“特別關注的國家”,他們有人權迫害的嚴重惡化的記錄。就是說這個手段,過去都有。

美中衝突已上升到意識形態的衝突中共不守承諾且迫害信仰

蕭恩:你剛才的問題說,現在為什麼這麼做?這就牽涉到目前美中兩國雖然表面上看,象是一個簡單的貿易衝突,但實際上現在已經是在意識形態交鋒的階段了,所以人權方面的問題就變成了一個很重要的平台。

這裡面牽涉到川普總統從去年起都提到美國不會走社會主義的道路,中共方面表面上跟美國的貿易逆差等問題好象是經貿方面的問題,但也牽涉到共產主義政府多年來都沒有能夠遵守它對國際社會的承諾等等,包括對伊朗禁運的承諾,當然對WTO(世界貿易組織),中共為加入WTO也做了很多承諾,但是,中共都沒有遵守這些承諾。

這裡面就牽涉到共產主義政府,它的理念是怎麼樣的,它的政府的誠信是怎麼樣一個基礎,所以這裡面就會牽涉到基本的意識形態衝突,就必然面臨一個很核心的問題,就是宗教信仰自由這個問題。

中國過去幾千年都是有信仰的,只是在共產黨奪取了中國大陸政權之後,它強迫中國大陸老百姓放棄了很多傳統的信仰,包括現在流行的法輪功等等。它強迫民眾要放棄這些信仰。

美國的立國基礎是宗教信仰自由,而中共這個政府是強迫民眾放棄各種信仰,所以這個衝突就必然浮到檯面上來,等於美國政府在這方面也有一個很強有力的工具。過去美國國務院方面並沒有特別重視在這方面去推動中國大陸方面的信仰自由,現在這個形勢有了一個大的改變。很自然,川普政府就會把宗教信仰自由問題擺到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上。

而且我們也看到,美國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他以前也擔任過美國宗教信仰委員會的委員,他有這方面的背景,所以約翰·博爾頓上台的時候,很多人可能就感到了或者預測到了美國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會加強相應的措施;還有副總統彭斯本人也是比較保守的基督徒,他也是很自然的關鍵人物,是比較看重宗教信仰自由的,所以美國在這方面加強了推進宗教信仰自由,特別是針對中共來做這樣的新晉動作,這都是可以預測得到的。

人權和貿易歷來分不開現在是川普整盤棋上的不同棋子

記者:對美國的這個動作,各家看法不一,《紐約時報》說,美國之前考慮把海康威視等幾家幫助中共侵犯人權的企業列入制裁名單,有分析認為美國是想把宗教自由和現在的貿易戰掛鉤;但也有人認為,美國在制裁海康威視之前就已經拋出了人權問題,說明美國把宗教自由作為獨立的問題,沒有和貿易掛鉤。那麼你怎麼看呢?

蕭恩:人權問題歷來在美國不同階段的政治、政府政策中,它的分量確實會有一些變化,但是人權問題跟經貿問題歷來都不能完全分割。剛才我們提到的1998年通過的《國際宗教自由法案》中就包括了一些經濟手段。後來2016年通過的《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也是授權美國政府能夠對參與了大面積地或者嚴重地迫害人權的人員、組織,或者是團體,給予經濟方面的制裁,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等等,就是說美國是有這些工具的。

川普政府現在先拋出人權問題,然後是經濟制裁,表面上好象是一個順序的問題,所以有人會覺得好象是把人權問題跟經貿問題是割開的,這種看法其實是比較片面的、比較割斷的一種看法。

這些事情都是一整盤棋中的一個部分。比如說,你下一盤圍棋,各個角落都要布置,你各個地方的兵力怎麼排布的話,它都是一盤棋的一部分,看起來是有落子的先後,但不能說是把人權問題和經貿問題分割開了,所以前一種看法更可行。

美國針對迫害人權者的各種法律都有也都有成功案例

蕭恩:美國現在這個階段,如果專門通知這些人權受到迫害的宗教團體來進一步提交名單的話,說明美國對這件事情重視了,因為法律就在那兒,不同的美國行政當局到底要強化到什麼程度,要採取什麼措施,這完全可以隨著形勢的變化而有所側重。

如果不是特別重視人權的話,那麼簡單做一個公開譴責,符合了法案的要求就可以了。但是真地想要推進這個法案的話,那就可以採取比較強硬的措施了,比如說其中一個強硬措施是可以要求那些被定義為“特別關注國家”(CPC,Countries of Particular Concerns),就是在人權迫害方面被特別關注的國家,要求它們跟美國簽訂一個帶有約束性的協議(banding agreement),這個協議可以要求這樣的國家必須改變人權狀況。

美國曾經成功地利用過這個做法。比如在小布希政府時代,他就曾經讓越南政府跟美國簽訂了這麼樣的一個協議。當時越南政府因為強迫很多人放棄他們的信仰,關閉了幾百座教堂。美國就把越南定義為“CPC”,特別關注越南這個國家的信仰迫害。後來越南為了改變這樣一個局面,它就跟美國簽訂了一個有約束性的協議,然後承諾它們要改變做法,又把這幾百座教堂重新開放了。後來美國就把對越南定義的“CPC國家”給取消了。

就是說,美國有不同的做法,可以讓這些迫害人權的國家改變它們的人權狀況。

至於對中共後續會不會有更進一步的措施?美國還是有很多手段可以用的。現在是讓更多的團體進一步把這個名單充實起來。這本身也是很有意義的,這個名單是可長可短的,就象剛才提到的法律的問題,具體執行哪一條,完全可以根據形勢而變。這個迫害人權名單的長短,也反映事情的嚴重性,如果不重視這些事情,那麼有10個人在這個名單上,也算是完成工作了;但是如果有幾百上千的人在這個名單上,就說明非常重視了,那麼國務院下面的機構就可以採取相應的措施了。

有一點我也想提醒,特別是美國的《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通過以後,是可以由國務院負責人權勞工信仰自由方面的助理國務卿來提供名單,並決定什麼樣的制裁方案,就是由助理國務卿來處理這件事情,這就不僅僅是宗教自由辦公室的責任了。雖然也是在國務院下面,但是助理國務卿的級別表明對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是超過“無任所”的宗教自由大使(Ambassador-at-Large)的級別的。

在這件事情上,如果美國政府特別重視運用《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來應對、或者說來懲罰這些迫害人權非常嚴重的個人和團體的話,這是非常有效的做法。

大家可以看到一個例子,去年一名沙特記者被肢解的事件,當時美國的參眾兩院也是要求美國政府在4個月之內儘快調查清楚,有哪些人參與了這件事情,最後美國政府就懲罰了10幾個沙烏地阿拉伯的官員,他們參與迫害了那位沙烏地阿拉伯的記者。這件事情也說明了,如果這個法案真地應用起來的話,是非常有效的。

包括法輪功在內的很多受迫害團體都在提交人權惡棍名單

記者:說到這個名單到底有多長,在這裡也稍微具體說一點消息,美國國務院是呼籲包括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中共在海外參與迫害的個人及其親屬的信息,包括在神韻藝術團、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劇場外,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的會場外,在法輪功真相點,如紐約法拉盛,參與迫害的一些人的相關信息,都要提交。另外也包括實施迫害的中共官員們的子女親屬,還有協同迫害的一些海外僑團,當地的一些流氓特務地痞等等這些人的信息,都可以向美國國務院舉報。

蕭恩:還可以補充一點,據我了解,不僅法輪功組織,其他的一些團體已經在做這個名單呈交的事情了,因為媒體的報導往往會有一些滯後,其實這些事情,據我了解,很多團體都已經在做了。

記者:我們看到美國之前好象說得比較多,現在終於有非常具體的動作。這樣實施下去後,接下來整個局勢,包括中共的人權迫害狀況,會有什麼樣的改變,我們再來觀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子涵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