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河南企業家財產被洗劫 歷拉鋸訴訟家破人亡

南陽企業家任傑實名舉報中國建築高官集體貪腐。(網頁截圖)

河南南陽企業家任傑長期實名舉報該省中建七局高官集體貪腐,暗箱操作,致使數億國有資產流入個人腰包。任傑在財產被洗劫後,經歷了漫長的維權與訴訟之路。

根據據任傑的公開舉報信,2012年底,中建七局南陽商住樓完工對外出售。這樣大宗國有資產處置本應面向社會公開招標,但中建七局董事長賀海飛及其部分高官經過秘密運作,由其背後操控的公司以7500萬的低價悄然中標。國有資產就落到了賀海飛等貪官囊中。

日前,任傑告訴大紀元,該商務樓位於南陽市中州路與文化路交叉口。根據當初的拆遷協議,商務樓的第四層預定給任傑,每平米定價3,000元。任傑為此交了60萬元的預定金。

然而,房價暴漲後,中建再次簽訂房屋買賣合同,將商務樓整體銷售給南陽萬通置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萬通置業)。

中國建築逼遷毀約

任傑是南陽知名企業家,2000年,任傑變賣了家產投資280萬建成了該市最豪華的傢俱城“南陽星寶傢俱城”。

2003年,中建七局要在其傢俱城所在的地方統一開發,任傑的傢具城不得不進行拆遷。任傑被逼簽下了“城下之盟”。

“當時南陽市的房子租金一千多塊錢,我是三千多塊錢買的。”他說,“因為當時的租金和房價的比例還是很划算的,我也考查了,所以才同意他們拆遷了。”

當時施工方保證10個月封頂,2年交房子。沒想到中國建築和合作方利益分配不均,雙方鬧得不可開交,一直等到2012年房產才封頂。

“房子封頂的時候,我給他們購房款他們就不要了,”任傑說,“2013年的時候,是房價最瘋狂的時候,房價漲到1萬左右,七八千,這時候他們不想給我了。”

此時,中建七局董事長換成了賀海飛,斷然毀約將此樓價值2億的商業部分賤賣,把任傑的房產一起搶走了。

法院黑箱操作多次翻案

2013年元月起,任傑在中共南陽市卧龍區法院發起對中建七局的訴訟,開始了長達6年的拉鋸戰,法院多次出具了判決書、調解書。

2013年1月17日,法院判決查封了中建七局商務樓第四層(見2013宛龍梅民初字第82號),並做出財產保全公告。

然而,萬通置業將中建七局告上法庭,稱其與中建七局簽訂1-4層整體商務樓的商品房買賣合同,並已交購房款1500萬,將3-4層用作他用屬於違約。法院裁決其合同有效。(見2013宛龍民商三初字第53號)

任傑表示,“(他們)這一打這個官司就非常麻煩了,通過公權力把我的合法財產轉移了。我在網上發了很多帖子,他們勢力很大,把帖子都刪除了。”

任傑找各級部門反映,指出中建七局在萬通的起訴中故意隱瞞事實,對房屋已買賣及查封隻字不提。2013年7月,卧龍區法院以“認定事實不清,程序不當”中止原判決執行。8月,對其處罰30萬元。(見2013宛龍執罰字第53-1號)

2013年12月4日,卧龍區法院做出“糾正”判決,稱中建為了其自身的最大化商業利益,在與任傑先行簽訂房屋買賣合同後,又與萬通簽訂合同,損害了案外人的民事權利。(見2013宛龍民再初字和29號)。

“通過院長辦公會議才把判決撤消掉了,把房子判決給我了。”任傑說,“要按我們老百姓的想法,這不就完(解決)了嗎?但是沒有完,才剛剛開始。這(執行)很麻煩,這就是中國司法的現狀。”

中建七局緊接著上訴到南陽市中級法院,稱與任傑的協議“對價顯失公平”,預售協議應為無效協議。

2014年3月,南陽市中級法院做出調解書(見2014南民二終字第00060號),支持萬通與中建的買賣協議,而“房屋所涉他人糾紛,另行處理”。

任傑認為,“這是比第一次錯誤的判決書更嚴重的錯誤。因為第一次法院可以說不知道,說中建提供虛假材料,讓他們做出了錯誤的判決。到了中院,他是沒有辦法推卸責任的。”

任傑又到處去申訴、告狀,包括到高級法院、中紀委。

2014年9月,南陽市中級法院中止了原調解書的執行,撤銷29號和53號判決。

2014年9月,中共南陽市中級法院做出民事裁定書(見2014南民監字第6號),中止了原調解書的執行。再審撤銷29號和53號判決,該案被發回卧龍區法院重審。2016年3月3日,卧龍區法院判決任傑與中建七局的預定拆遷協議為有效合同(見2016宛龍梅民重字第0016號)。

“中建又上訴到高級法院,高級法院一定要調解,我是死活不同意,因為這房子就是我的,我不同意調解。”任傑表示。

中建七局兩度上黑名單兩度撤下

2016年7月,南陽市中級法院做出終審判決,維持原判。(見2016豫13民終1521號)2017年6月,河南省高級法院駁回中建七院的再審申請(見2017豫民申305號),房子終於判給了任傑,任傑申請強制執行。

“房子是我的也沒有辦法。後來轉到南陽法院執行局執行這個案件,10月份中國建築七局上了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但是無緣無故三天就撤下來了,這就等於法院判決是一紙空文了。”仁傑說。

中建七局兩度被從失信黑名單上刪除,致使經過卧龍區法院、南陽市中院、河南省高院三級法院的判決成為一紙空文。

任傑又不停地向上反映,2017年6月,中國建築七局第二次上了黑名單。但不久又把它下了黑名單。一直等到2018年,中建七局的董事長賀海飛到國外的一個公司去當CEO了,法院才把房子執行給任傑。

“維權路很漫長,我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物力,身體也嚴重受損。我的父親因為這個事情悲憤交加去世了。我本人也從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變得流離失所,妻子和孩子也離我而去。”他說,“所以我現在舉報他,一定要舉報賀海飛和他的後台,要他們賠償我這麼多年的損失。”

“中國建築是非常黑暗的”

任傑透露,中建七局有強大的後台。2014年6月25日,央視曾報導過中建七局大量使用瘦身鋼筋一事,但後來不了了之,此事的幕後是兩個不法商人買通中建高官所為。

任傑還舉報,2008年,中國建築下屬某工程局價值三個億的國有資產處置,奸商通過主管處置國有資產的副總裁運作之後以白菜價據為己有,數億國有資產落入個人腰包。

任傑說,“關鍵時刻,這些貪官就會調動到別的省份工作。典型如中建七局董事長賀海飛、副局長尹大勇、中建上海公司經理胡社興,這樣的例子在中國建築不勝枚舉。”

任傑在舉報貼中表示,自己從一個成功的民營企業家到負債纍纍、家破人亡,故對中國建築貪官們築宰殺民企的套路做了一個總結,即利誘、暗奪和明搶三部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