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華人移民親述:沒錯 移民加拿大後我是人生贏家

我的“贏家人生”如下

每個月為還各種貸款和信用卡而發愁,為了省點錢要開車幾十公里去美國加油;

每年交了個稅、地稅、車險後,那感覺就像“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出門保溫杯自帶咖啡,不是談事情很少去星巴克,除了省錢,也真沒那個時間;

主力電腦是一台2010年的中配台式機,已經有9歲高齡;

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開始工作,夜裡12點拖著疲憊的身軀上床,全天幾乎沒有一刻清閑;

什麼活都干,剪草、修車、修房子、修電器、買米做飯、洗衣拖地,原本一雙書生手現在遍布傷口和老繭。

沒錯,這就是我的“贏家”人生。沒有任何玩笑或者反諷,不是標題黨,我真的認為自己就是“贏家”。

自從三年前移民到加拿大,不斷有朋友用“人生贏家”來評價我。在整個社會約定俗成的概念中,人到中年,財務自由,兒女雙全,似乎最理想的歸宿就是移民海外,頤養天年。“人生贏家”的評價就是這麼來的罷。

如果要用這種贏家的標準評判,我實在是差得遠。

我出生於東北小城的一個普通家庭,北漂多年,雖然有房有車,但每天都在為生存而奔波,財務自由更是海市蜃樓一般遙不可及。而移民後的人生變得更加平凡,簡單的工作簡單的生活,每天陷於瑣碎的家長里短。

你一定奇怪,這究竟算是哪門子“贏家”?

別急,且聽我慢慢道來。

我從小就是個不怎麼上進的孩子,不喜歡競爭,不愛跟別人攀比。我的幸福觀一直很明確,絕不是比別人過得好就是幸福,我的幸福是今天比昨天更好,明天會比今天更棒!我希望在我年老的時候,將會是人生最幸福的階段。

所以人生贏家這個定義中,我贏的是自己,過去的自己。

首先,對比過去的自己,我活得更加有價值了。

這絕不是一句空話。人生的每一天當然有它的價值,但原來的我似乎每天都在尋找著價值的存在。

工作中我不斷的自我暗示,我是一個對公司,對行業對社會都有價值的人。對團隊我也一直努力價值感,鼓勵每一個弟兄姊妹我們的工作有多重要,我們要有自己的價值觀和使命感。

這點毋庸置疑,每天12小時一周七天的工作,肯定為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價值,甭管這些價值來自利潤、品牌、用戶還是無形的公司影響力。

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總有強力的無力感將我壓倒。一個社會、一個公司甚至一個小團隊都不缺任何人,事實證明也是如此,我之前工作的任何一家公司都沒有因為我的離開有過一絲影響。即使同事感情和工作銜接上有些許波動,但那也是轉瞬即逝。很快,我就像無數個之前離職的同事一樣,淹沒在飛速的時間流動中,消失、遺忘......

不光是我這樣的普通人,很多的高管、大佬、明星又何嘗不是如此。

面對這樣一個事實,一個人可以如此輕易的被忽略,那麼我付出這麼多時間和心血的價值又在哪裡呢?我不斷地刷存在感是為了什麼呢?

我的工資薪水可以供養孩子,可以供他上學,辦商場遊樂園的會員卡,參加各種音樂體育興趣班;我可以用工資來還車房的貸款,每年一次和家人出去旅遊;省下的一些存起來以備父母生病,外加自己養老。

上班賺錢,這似乎是我存在的唯一意義。我關注教育,可就是沒時間陪孩子;我享受家庭生活,但沒時間跟家人共處,即使過年眼睛也時刻不離微信;我有很多愛好,但在生存面前,愛好不值一提......

我並非在抱怨生活,相反,我一直很感恩神能夠給我這麼多,讓我在全世界最繁華的都市立足,在鱗次櫛比的水泥森林中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盞燈。

但冥冥之中,我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價值。忙忙碌碌的究竟為了什麼?

又要說回移民了,移民不是問題的解藥,更不是通往幸福的萬能鑰匙。就像文章最開頭說的,我現在的生活更加清貧,簡單,瑣碎,甚至卑微。

但有一點我是明確的,我現在的每分鐘都是在為自己活著,我的每分鐘都有“價值”!

我的工作是顧問,用世俗的眼光看這絕不是個高大上的職業,很多人會馬上聯想到國內的二手房中介、二手車中介或者婚姻中介......

我的辦公室就是家裡的書房,我沒有團隊或者助理,在西方是典型的有今天沒明天的自雇職業。

但我卻前所未有的享受這份工作,每一分錢都是雙手所得,我的收入心安理得。在工作中,我能感同身受的理解每一個移民路上的家庭。我為客戶出的每一個主意,我提供的每一份意見,都是我發自內心的。

我的工作不像原來,能夠為公司帶來多大數量級的收入,能給品牌帶來多少提升,能為行業做多少貢獻。而現在,我隻影響一個個獨立的家庭,我的經驗和意見有可能給一段人生和一個家庭帶來幫助,有些人會我的一個鼓勵和一個信息而讓人生帶來改變。

我不必再看任何人的臉色,迎合上級、管理下級;我不必費盡心力的去對接各種資源,搞定外部的限制。我可以毫無顧忌的,完全站在申請人的角度說真話。雖然有時真話並不那麼好聽,現實總是充滿了困難,想申請人想要的不就是真相么。也只有這樣,在漫長的移民申請過程中才能早做規劃,避免風險。

這些都是這份工作的價值,對於整個社會而言這份價值實在是微不足道,但它能夠真切的給一個申請人帶來改變,這樣的價值是能看得見、摸得到的!

更重要的,它也給我帶來喜樂和充實,讓我享受其中

現在,我生命的軌跡有90%的時間都是在家裡。雖然生活依舊艱辛,每天還是像小蜜蜂一樣忙個不停,但我的每一分鐘時間都是有意義的。

除了工作,我的所有時間都是用在這個家上。我會真正的陪伴孩子,從下午兩點半放學到晚上十點睡覺,我幾乎跟孩子形影不離。我特別珍惜這段時光,因為再過幾年,他就不需要你的陪伴,而要更多自己的空間了。

我花在家務上的所有時間,包括洗衣做飯,清潔打掃、修修補補,都是為了提升生活的品質。我會潛心研究一道菜譜,讓飯桌上充滿驚喜;我會用高壓水槍洗去花園中所有的污垢,帶來午後室外的賞心悅目;我會籌劃很久做一件小傢具,讓家裡再多一個功能,同時享受兒時手工的樂趣。

我的時間安排的太滿了,以至於不用日程表根本記不住,這比之前在BAT的所謂996還忙,要說是007才是名至所歸。

但我的每分鐘都是用在能看到成果的地方,這些成果雖然沒有那麼“偉大”,但卻是踏踏實實地實現我存在的意義。

如果說“價值”是讓我覺得贏得人生的第一個因素,那麼“獨立”則是更重要的收穫。

我的之前30多年的人生似乎迷迷糊糊的就過去了。我沒有什麼值得稱道的愛好,更沒有什麼厲害的特長;我讀了父母為我選擇的學校和專業,順理成章的和同學們一起進入到一個行業;我稀里糊塗不明所以地進入一家又一家公司,多年後變成了業務上油滑的老炮;我習慣了開車搶道,看病找人,在生存中我適應了社會的各種明暗規則......

而我自己的價值觀是什麼?我究竟想要的事什麼呢?

似乎在我的前半生中一切都是順水推舟,自然而然的成長,我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推動,一直走啊走啊......我必須要磨去自己的稜角,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流線型,這樣才能在洪流中前行,因為我知道一個道理,不進則退。似乎除了婚姻,沒有一樣是自己的選擇。

我沒的可選,只能和沿著所有人相同的道路,超越對手,奮力前行。這條路如果走對了,那時神的眷顧,是幸運;如果這條路走錯了,沒車沒房沒存款,也沒什麼好奇怪。

移民,是我第一次對自己的人生做出規劃,甚至可以說,是我第一次成為自己的主人。

我可能一輩子都會為這個選擇而驕傲,因為從那時起,我的人生真正由我做主了。

我是屬於晚熟的,直到30歲才逐漸開始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我不善於競爭,我更希望人與人平和的共處;我不喜歡熱鬧,我更傾心安靜的自然;我不習慣社交,我更享受在三五知己的小圈子;我不羨慕高高在上的彪悍人生,我更仰慕匠人的腳踏實地;我不喜歡追求極致,犧牲自己的一切來追求成功,我一切動力的源泉來自家庭。

醒悟不是一瞬間的事情,之前所有的成長經歷促成了最後的選擇。我終於明白我想要什麼樣的人生,我也下定決心,按照自己的內心去做出選擇和努力......

現在,我的生活充滿了各種省錢,也經常為各種日常支出而發愁;我可以四年換一部手機,十年換一部電腦,我可以一直開那輛二手奧德賽;我的睡眠越來越少,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充分結合;我的臉頰曬得黝黑,我的雙手磨出老繭......

這是我的選擇!

這是我的簡單自然、多姿多彩、腳踏實地,真正屬於我的“贏家人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加拿大移民家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